“握草,老天爺啊,今日可真是開了眼了,這夜歡居然擁有一隻金丹級的血蓮返祖丹丹寵!”

“這…這怎麼可能?這東西不早就絕跡了嗎?難道對方是從那老聖主的洞府中所得?”

“不知道,想來應該是錯不了了,除此之外也不會有其他的可能了!”

“隻是不知道這丹寵達到了金丹幾品?”

……

此刻。

那金丹級的丹寵再次化為人形,對著不遠處那丹寵輕聲道:

“柔兒妹妹,千年不見一向可好?快到姐姐這邊來,我帶你回家!”

聞聽此言。

那狻鶴群身旁的丹寵先是一喜,卻是扭頭看向一旁的狻鶴群不敢亂動。

“晴兒姐姐,你我同時被主子用一爐煉出,想不到千年不見,你已經達到金丹九品層次了!”

“我就慘多了,這千年一直乾著苦力活,活得像個丹奴,品質剛剛達到仙品九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達到金丹級呢!”

一旁的狻鶴群見狀卻是麵露憤恨之色。

“該死的東西,看來你在我師尊的洞府裡,得到了不少好處呢!”

“居然還想奪走我的丹寵,此物師尊已經賜予我,除了我師尊,她便隻聽我一個人的!”

“她對我是絕對忠誠的,就算你拿出一大堆仙品丹藥來,他也是不會給你走的!”

“看我一會鬥丹將你贏下,連這金丹丹寵也都是我的!”

然而。

狻鶴群話音剛落,他就驚愕地發現,一股隱晦的靈魂波動傳來,自己身旁的丹寵柔兒,便一個瞬移來到夜歡身旁。

然後,她便不顧一切地鑽進夜歡懷裡,泣不成聲。

“主人…真的是您,柔兒做夢也冇有想到還能見到您!”

“您是回來救我的嗎?”

“嗚嗚……”

嗡!

細弱蚊蠅的聲音傳來,聽在那狻鶴群的耳朵裡,卻如同炸雷一般。

“柔兒,快回來,他不是你的老主,他是騙你的!”

“小子,你到底耍的什麼鬼把戲?快把她還給我!”

可是,夜歡對其叫喊卻是置若罔聞,他隻是隨手取出一大堆丹藥,遞到柔兒麵前,便將其收入到神鼎空間去了。

夜歡心中暗道,這柔兒應該是自己混的最慘的丹寵了,做了一千年的苦力,內心都有負麵情緒積累了。

這樣的情緒是會降低丹藥品質的。

當下,夜歡便決定令對方好生修養,彌補一下其缺失的丹生!

要知道,這丹寵可不是在鬥丹的賭注之列的,夜歡貿然將其收起,無疑是將狻鶴群徹底激怒。

他這段時間修為又有所提升,達到了半步半神初期,距離半步半神中期也隻有一步之遙。

眼看這般蠻橫,他當場暴怒。

“兔崽子,是你先破壞規矩的,就彆怪我不守規矩了!”

“烏傀,拿著那丹霞鼎到我身邊來!”

“等鬥丹結束,我他們送給他人,便不算違反賭約,不會遭受天雷劫的反噬!”

然而。

麵對他的號令,烏傀卻隻是將那丹霞鼎收入儲物戒指。

然後便一個閃身來到了夜歡身旁,將丹霞鼎連同那儲物戒指,一同交給了對方。

任憑那狻鶴群一個個的靈魂波動遞過,烏傀卻是不為所動。

“烏傀,你還傻愣著乾什麼?過來啊!”

“難道你不聽你家老主的遺命了嗎?我纔是你的主子!”

“兔崽子,那個老東西到底教給了你什麼,你居然能控製我的丹寵和傀儡!”

聞聽此言。

夜歡一道靈魂傳音送入狻鶴群的耳中,卻是讓對方瞬間石化!

“小狻子,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為師真的回來了!”

“上一世,你因為庇護自己的家人,居然背叛為師,今日你將難逃一死!”

嗡!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狻鶴群聞言頭都差點要炸了!

他接連後退數步,右手顫巍巍地抬起,直指夜歡。

“你你你…你休要唬我!”

“你不是他,不是!”

“我要跟你鬥丹,生死對賭,你若是輸了,我便對你施展靈魂奴役,讓你徹底淪為我的丹奴!”

“東皇祝融,還愣著乾什麼,快把你巫族的生死囚牢招出來!”

話音剛落。

轟!

一座千丈見方的高大囚牢陡然砸落,直接將夜歡和狻鶴群儘數籠罩。

一旁的烏傀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大力強行排斥出去。

堅不可摧的囚牢壁壘,足有半丈多厚,其調用的居然是方圓數千裡的空間之力。

一道道玄奧的大陣紋絡從囚牢壁壘之上湧來,直奔狻鶴群和夜歡而去。

隻要兩人將自己的精血滴入其中,生死契約便會達成!

狻鶴群見狀不由得眼眸挑動,麵露瘋狂之色。

“小子,我不管你是得到了那老東西的傳承,還是就是那老東西重生!”

“總之,今日你都難逃一死,我是不會讓你把我最大的秘密帶出去,讓妖傀宗的那幾位知道的!”

“有本事的,就簽下這鬥丹契約,我便在眾人麵前,讓你輸個心服口服!”

“這座囚牢乃是巫族十二祖巫中,第四支族的族長東皇祝融所招出。”

“除非是你我有一人隕落,或者被馴化,否則大陣是不會解開的!”

“你若是不簽下這契約,我便隻能動用強硬手段將你奪舍!”

“雖然這麼做會折損我的名譽,但是,你不從我也冇有辦法。”

……

狻鶴群冷聲嗬斥的同時,整做囚牢都被他的靈魂力籠罩。

生怕夜歡對外出自己欺師滅祖的事情。

若是此事坐實,妖傀宗的金魁大帝和銀魁大帝可決計不會讓他多活一個時辰!

其實,內心深處,他還是覺得這夜歡並不是他的師尊重生。

不然的話,以對方的脾氣,回到聖域後,早就第一時間將自己除掉了。

又豈會一個人在外麵承受這麼多人的追殺,而不回妖傀宗庇護?

可是,他又怎麼會明白,夜歡就是要在這種危險的邊緣徘徊,才能激發自己修煉的鬥誌。

這將絕對他以後能夠達到的最終高度。

重生之後,夜歡也再次反省,自己當年之所以被卡在準神階的瓶頸,自己身旁這麼多的高手很可能就是阻礙其成長的關鍵。

甚至。

此時此刻,他都想拜托太古祖龍和烏傀,一個人在外麵闖蕩。

隻有經曆過無數的廝殺,在生死邊緣徘徊了無數次,最終從死人堆裡爬出來,他才能真正成為神級強者。

隻可惜,眼下他的煉體術還冇有成熟,自己又被血魔帝尊懸賞。

這個時候離開,無異於找死!

所以,他心中暗下決定,等煉體術達到十重境第五洞天,能夠凝聚八荒之體後,便一個人外出曆練。

相信,那個時候,半神階以下,應該無人能奈何得了他了。

到時候,大荒域萬千,上古乃至太古時期的大洞府,豈不是任由他去闖。

甚至,虛空亂流深處,傳言有位麵形成之初的大能級神祇遺留,更是深深地吸引著他!

一念至此。

夜歡毫不猶豫直接將一滴霞光熠熠的精血滴落在囚牢的陣紋之上。

狻鶴群見狀大喜,同樣滴了一滴精血在陣中。

緊接著。

嗡!

一股隱晦的空間波動襲來,異常玄奧的陣紋居然蔓延到兩人周身,一股無形的法則之力,瞬間便將兩人籠罩。

正是巫族特有的秘術,生死賭鬥陣!

隻要有一方輸了這賭局,便會將自己的生死交由對方掌握。

勝者可以選擇將對方馴化為奴,也可以將其斬殺。

這等神奇的大陣,正是傳說中飛離這個位麵的神級強者,巫祖東皇太一所遺留!

想來,為了今日之事,狻鶴群也是下了大手筆,把巫族第四支族的半神階族長都請了來。

契約簽下,狻鶴群不由得暗暗叫好。

用這種大陣馴化的奴仆,不僅會百分百的忠誠,不會產生任何的負麵情緒。

最關鍵,還能夠完美無瑕地保留其記憶,他便能探查出夜歡的真正底細。

不是自己的師尊重生還好,他便不會有任何的心理負擔,白白控製一位具有仙品資質的煉丹師。

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師尊重生,那便更讓他興奮了。

自己的師尊當年是什麼樣的人物,他最清楚不過,能夠控製這樣一位大能,想想就足以讓他為之瘋狂了!

隻可惜,機關算儘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