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

夜歡來到了最重要的凝丹環節。

要想煉製仙品丹藥,此時夜歡是需要調用大量的外界靈力,與藥力相互融合的。

隻有在足夠多靈力參與的情況下,藥液屬性發生多次躍升,丹藥品質才能達到仙品。

狻鶴群見到夜歡取用的藥材全都達到了七千年份以上,就知道夜歡是打算煉製仙品七紋丹藥。

所以,早早的他就做好了準備。

隻見,凝丹剛一開始,狻鶴群便直接調用自己控靈境中品的真意,將其周遭的天地靈力儘數籠罩。

猛地朝著自己的丹爐所在扯去。

大量的靈力被席捲而來,在場的眾人當場便驚撥出口。

“握草,這狻仙師是要跟這夜歡武鬥啊?可是,他先前煉丹的時候,對方根本就冇有出手阻礙!”

“就是啊,這狻鶴群也是成名上千年的頂級丹師,怎麼能不顧身份,對一個小輩用這種手段呢?”

“切,你們懂什麼,那夜歡之所以一開始不去招惹狻仙師,就是怕對方跟他武鬥!”

“鬥丹嘛,肯定既可以文鬥,又可以武鬥,莫說是天地靈力,隻要有本事,對方丹爐內的丹液也是可以搶奪的!”

“不懂就彆瞎嚷嚷,就算是不乾擾夜歡,他也練不出仙品級的丹藥來。”

“他取出這麼多珍貴的藥材,不過是裝裝樣子罷了,我們師祖乾擾他,那是給他個台階下!”

“免得他自己成不了丹,丟人現眼!”

……

聽到眾人議論紛紛,那凶獸聯盟中與狻鶴群關係好的人,卻是毫不掩飾地對那些質疑之人厲聲嗬斥。

許多人都加入到這個隊伍,以至於一時間無人敢質疑狻鶴群的人品。

確實,能夠煉製仙品六紋丹藥的丹神,哪一個人不想巴結呢?

然而。

令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一幕還是發生了。

眼看囚牢內的靈力幾乎都被那狻鶴群奪了去,夜歡意念催動間,控靈境上品已經靈神合一境的多重真意瞬間被調用。

緊接著。

原本湧向狻鶴群丹鼎的靈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朝夜歡的丹鼎湧去。

一同被裹挾而來的,還有對方鼎爐內的藥液精華。

狻鶴群見狀大驚,急忙催動靈力真意,調用靈魂之力去爭奪那天地靈力。

可是。

當兩股真意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他這才驚愕地發現,夜歡對於靈力掌控方麵的真意之高,完全超出他數個層次。

尤其是水火兩種真意的操控,幾乎達到了正麵碾壓他的地步。

因為。

他驚愕地發現,那股真意襲來,自己體內的熾煉烈陽焰都嚇得顫抖不已。

就彷彿遇到了什麼恐怖至極的天敵一般!

甚至,就連自己動用半步半神初期的靈魂力,去搶奪自己的藥液精華,都以失敗告終。

對方的靈魂力修為不過神玄境後期,居然在品質上遠超自己!

狻鶴群大駭,一股莫名的恐懼之感油然而生!

“啊?這…這怎麼可能?你擁有的到底是什麼火焰,難道比我的熾煉烈陽焰還強?”

“這不可能啊?那可是靈火榜排名第四的火焰。”

“第三位的天照之火在赤焰龍族,第二位的大宇琉璃火原本是我師尊所有,他隕落後,被七魔刹中的老大帶走了,如今下落不明!”

“排名第一的盤古界火,乃是這個位麵火源的根本,完全就是傳說中的存在,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將其馴服!”

“你這到底是什麼火焰?居然是呈現九彩之色,難道是什麼高品質的上古獸火?”

“還有,你這掌控靈力的真意和靈魂力品質也有古怪,以你目前的實力,可不像是能擁有這東西的!”

“難道…您…您真的是師尊他老人家重生了?”

說到後麵,狻鶴群已經有些心虛起來,不光是說話的語氣變了,連對夜歡的稱謂都換成了您。

夜歡聞言有意戲耍於他,意念催動間,極致八品的火焰威壓呼嘯而出,直奔狻鶴群衝撞而去。

嗡!

恐怖的威壓襲來,狻鶴群嚇到猛地一個激靈,體內的功法劇烈地動盪一番,整個人都癱倒在地。

“我的天呐,這股威壓,居然是極致八品的靈火!”

“這是什麼火焰,為什麼我從中感受到赤煉烈陽炎的味道,還有畢方族的鬥彩妖凰火,以及多種氣息。”

“啊!我知道了,這是一種融合火焰!”

“八荒鼎,一定是八荒鼎,那個傳言是真的!”

……

一個個地念頭閃過,狻鶴群已經嚇得脊背發涼。

此刻,他完全可以斷定,麵前站著的就是自己的師尊夜歡。

可是,越是這樣,以他對自己師尊的瞭解,自己犯了這麼多錯,對方是決計不會放過自己的。

漸漸地。

在死亡恐懼的支配下,狻鶴群的心境再次發生了變化。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事已至此,就彆怪我再一次欺師滅祖了!”

“靈魂衝擊!”

唰!

心念轉動,狻鶴群居然毫不避諱地直接對著夜歡發動靈魂衝擊!

要知道,這樣的行為可不屬於鬥丹範疇,屬於**裸地攻擊!

不過,此時的狻鶴群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如果是一個尋常的小輩,他怎麼也不會怕了對方,可是,麵前站著的卻是重生後的老師尊!

他已經怕對方怕到了骨子裡。

圍觀的眾人見到狻鶴群居然再次不顧身份,做出了更加出格的舉動,更是唏噓不已。

奈何,礙於凶獸聯盟的一乾人震懾,許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眼看淩厲的一擊襲來,直奔自己的泥丸宮,夜歡麵色一沉卻是並不慌亂。

“龍魂鐘!”

喝聲落下!

嗡!

一座足有數十丈高大的巨鐘陡然凝聚而成,九條巨龍圍繞在巨鐘周圍蜿蜒盤旋。

龍首張開,一股股恐怖的威壓釋放,輕易間便將那狻鶴群的攻擊接下。

伴隨著太古祖龍的實力達到半神階,夜歡的靈力品質也與日俱增。

這防禦性武技龍魂鐘的品質,更是大幅度提升。

不僅如此。

伴隨著花仙子的認主,對方的神魂也已經融入到靈魂鐘內。

夜歡隻不過是並不擅長動用靈魂之力當作攻擊手段。

不然的話,以他目前的靈魂力修為,已經能夠跟狻鶴群用靈魂力較量一番了。

遮蔽對方攻擊的同時,夜歡還暗中從八荒鼎空間內調用出大量靈力,與三仙鼎中的藥液融合。

單純,從周遭天地間調用的靈力,已經不足以滿足煉製一枚仙品七紋丹藥。

就這樣。

狻鶴群眼睜睜地看向夜歡丹爐中的丹藥雛形凝聚而成,自己的藥液也被一併煉化。

此時的他,若不是礙於自己聖域第一丹師的聖名,已經忍不住要直接出手,動用靈力去攻擊夜歡了。

隻不過,後麵還有極為重要的成丹和刻畫丹紋環節。

他還有暗中出手的機會,畢竟用靈魂力乾擾,許多外行人還是察覺不到的,就算事後狡辯也有頗多解開。

直接動用靈力攻擊,便是有些冒天下之大不韙了。

這是他最後的一塊遮羞布,不到萬不得已,決計不能將其扯下!

然而。

這一刻來的的並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