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其接過之後,夜歡不過是往裡麵一掃,便當即怔在原地。

因為,那裡麵堆積著的,正是如同一座山嶽般的海量藥材!

最次的也是七年年份的仙品藥材,洪荒之品幾乎數不勝數!

“啊?這…這也太多了,我就是不吃不喝,練上一年也不見得能將其煉製完!”

“好吧,我就當一回苦力,這些淬體、滌魂類的丹藥都是你的了。”

言罷,夜歡信手一揮,將九成左右的修複肉身、靈魂的丹藥都送至那魔猿麵前。

後者將其接過,更是毫不猶豫地將儲物戒指都一併吞下。

轟!

戒指爆裂,內部的丹藥化為滾滾的藥力洪流,朝著魔猿的四肢百骸湧去。

頃刻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夜歡見狀不由得一咧嘴,那可是近萬枚具有修複神效的丹藥啊,對方就跟吃了個小點心無異!

“嗯,還不錯,雖然少了些,但也聊勝於無了!”

“小子,把你那半真品的金屬性靈力借於我些使使!”

“因為種種原因,我暫時無法離開這神府,不能進入你的神鼎空間!”

“不然的話,倒是能省去許多麻煩事!”

夜歡聞言也不多言,直接調用控靈境上品的金屬性真意,將那浩瀚的半真品金屬性靈力,送往那最深層的大陣之中。

下一刻。

靈力剛剛從夜歡體內招出,一股莫名的吸扯之力便直接湧來,將其儘數掠奪。

“額,這樣有些太慢了!”

“不如,我暫時解除這神府的封鎖之力,你打開神鼎空間,我自行調用即可!”

話音剛落。

夜歡就感覺原本封鎖了八荒鼎的神秘之力消失,他急忙打開空間屏障。

緊接著。

一股霸道至極的控靈真意湧來,頃刻間便從金字號房間中調用出浩瀚入海的各種屬性靈力。

其中還是以金屬性為主,其餘各種屬性為輔,共同凝聚出那殘破的肉身。

這種調用足足持續了盞茶的時間,那魔猿的肉身,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凝聚。

直至最後,一尊烏金與赤金相間的巨猿身影浮現。

其恐怖般的氣息更勝三分!

嘎吱吱。

巨猿右側的手臂抬起,發出一陣陣生硬的摩擦聲。

“嗯,還不錯,隻可惜,還冇有達到真靈境!”

“距離俺老猿的真靈七品還差了太多!”

“不過,肉身修複,功法雛形已經形成,接下來的事,俺老猿自己便能完成!”

“小子,你可算是幫了本尊大忙了,接下來的每一寸光陰,老猿我都不會虛度!”

“這魔猿我暫且帶走,墓府傳承的規矩我已經定下,無法更改。”

“能闖到哪一關便看你的本事了!”

“我已經解開了神府對你體內異空間的部分封印,你可以隨意調用靈力!”

“切記,闖關不可過多依賴自己的大殺招,以曆練為主,步步為贏纔是正道!”

……

說完,一股狂暴的空間波動湧來,直接將猿王強行帶走。

接下來的時間,葉歡便在青石戒指中苦修,每一次鏖戰都直至體內最後一絲體力被榨乾為止。

狼王也在魔狼區域曆練,與夜歡新馴化的天狼王一起,輔助夜歡去闖那一層層的靈陣。

不過,除非是遇到大量的魔獸攻擊,兩隻狼王是不會乾預夜歡曆練的。

到後來,似乎是天魔老祖有所交代的緣故。

夜歡隻需要打敗陣中的獸王,便被允許敲響天魔鐘,進入下一層靈陣曆練。

夜歡也非常沉迷於這種對戰,並冇有著急動用自己的底牌闖關。

現在的他底牌已經做夠多了,保命的手段完全夠用。

他也隻是把這青石戒指,當作是難得的訓練場而已。

順便還能從中獲得大量的上古級藥材,以及諸多魔獸的精血、魔核,給魔狼軍團做補給。

再後來,得到天魔老祖的允許之後,夜歡便直接把那一千頭魔狼定期招入陣中訓練。

兩大隊軍團,以擊殺魔獸的數量判斷勝負。

戰利品則被帶到魔狼穀食用。

一段時間下來,整個魔狼軍團的實力再次躥升!

這一日。

夜歡終於在不動用大殺招底牌的情況下,擊潰了第二層大陣中的十階六品上古魔熊王!

敲響天魔鐘的那一刻,一道流光從中射出,冇入夜歡的識海之中。

“金身法相?”

“是一個防禦性武技!能夠駕馭靈力和空間之力的存在?”

夜歡口中自喃的同時,也開始慢慢研究起這個防禦性武技來。

要知道,本身修煉了八荒煉體術的夜歡,自身的防禦力就已經非常不弱了。

粗略的估計,以他如今九重境中期的煉體術,就算是尋常的十階五品魔獸在不使用武器的情況下,施展全力一擊,也未必能達到將其重創的目的。

最多也就是造成一些斷骨之類的傷勢,一顆大還丹下肚,就能滿血複活,根本不足以致命。

加之有龍玄護盾和龍魂鐘輔助的緣故,夜歡對防禦性武技並不太感興趣。

然而。

當他仔細研究這金身法相之後,夜歡卻是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因為,他赫然發現,那金身法相之玄奧,完全是建立在自身的控靈真意和空間真意的基礎之上。

那是一種能夠凝聚自身靈力、靈魂之力,以及周遭天地間的空間之力,在動用一種玄奧法則的情況下,才能施展的防禦性武技。

即便是這股記憶中自帶武技的施展之法,夜歡都是嘗試了數個時辰才真正將其掌握。

此刻。

夜歡意念催動間,體內積蓄已久的體力,以及靈魂之力,外加無比浩瀚的各種屬性靈力,都被調用出來,形成了一尊巨大的魔猿虛影,將夜歡周身儘數包裹。

虛影之高大,足有丈許多高!

最關鍵的,夜歡意念催動間,周遭天地間的空間之力,還能被調用,可以任意加持在各個區域。

感受到這法相虛影堅不可摧的防禦力,夜歡直接朝著一旁的兩隻狼王喊道:

“大狼、二狼,你們兩個過來,動用你們的全力,攻擊我!”

“隻要不動用武器,不必留手!”

二狼聞言先是一愣,旋即便毫不猶豫地衝上前去。

轟!轟!

一道道凶悍的爪刃劃過,伴隨著璀璨的火光乍現。

然而。

那堪稱恐怖的轟擊之下,夜歡也隻不過是被轟得節節倒退,外層的魔猿虛影卻隻是留下了一些淺淺地凹痕。

其防禦力,居然足以承受十階八品上古天狼王的全力一擊!

“狼王,動用你的風罡三玄棍試一下!”

“先用七分力!”

聽到夜歡這話,狼王信手一揮,一根近百丈長的巨棍浮現,狼王也化身為一隻八十丈有餘的直立巨狼。

“天狼逐日擊!”

嘩!

浩瀚的風屬性靈力被灌注到棍中。

風罡三玄棍舞動,裹挾著毀天滅地之勢,朝著夜歡暴打而來。

“握草,我冇說可以動用武技,力氣太大了,快收一收!”

夜歡見勢不妙,急忙開口。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巨棍已經閃電般揮出,就算是狼王有心想撤,也無能為力了。

哢嚓!

一道驚天炸響傳來,夜歡的身形如同炮彈一般倒射而出。

周身上下那隻堅不可摧的巨猿虛影陡然炸裂,化為漫天的碎屑肆意飛舞。

爆射而出的碎屑如同淩厲的鋼刀一般,轟擊在周遭的靈陣之上,砸出一股股劇烈的漣漪。

夜歡的身形也以一種堪稱恐怖的速度,朝著第三層的靈陣壁壘砸去。

轟!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夜歡一陣頭暈目眩地跌落在地,整個人都摔了個七葷八素。

“老大…我…我冇收住!”

狼王衝將上來,一臉地愧疚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