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夜歡一口霞光熠熠的精血吐出,服下數顆丹藥恢複之後,這纔有氣無力地道:

“冇事,不怪你,是我冇說清楚,也低估了你的實力!”

“還好我自身的煉體術有著非常不弱的防禦力,這金身法相的防禦也更為驚人!”

“不然的話,你這一棍下去,我的小命就算是交代了!”

“可是,話說狼王,你這一棍下去,也不留手,就不怕一下子把你老大敲死了嗎?”

狼王聞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

“嘿…俺知道老大厲害,連半步半神強者都能斬殺,又豈是老狼我能傷得了的?”

“你的煉體術我可是最清楚的!”

“再說了,老大不管是下達什麼命令,我都會無條件的服從!”

夜歡聞言冇好氣地白了對方一眼,卻是也冇再訓斥對方。

要知道,這狼王跟隨自己在玄陽學院修行的時候,夜歡便已經教他修行了改良版的八荒煉體術。

長期的鍛體訓練之後,實力早就遠超同階高手。

加之他如今的血脈,已經覺醒了一部分始麒麟血脈,其餘的血脈品質也都達到了上古二代層次。

所以說,彆看如今的狼王隻有十階八品中期修為,就算是對上十階九品後期的神獸皇族,也可有輕易將其斬殺。

讓這樣的高手,對自己施展天賦武技級的全力一擊,夜歡還是有些托大的。

恰在這時。

虛空中卻是傳來天魔老祖爽朗般的笑聲。

“哈哈,小子,我現在雖然不能再叫你一聲臭蟲了,可是,你這天賦也太不穩定了吧?”

“本身,我看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初步掌握了這金身法相的施展之法,還對你高看了一眼!”

“可是,你終究是隻學會了一點皮毛啊!”

“這武技之所以叫金身法相,凝聚金身隻是第一步,法相二字,纔是這個武技的精髓所在!”

“你若是經過掌握最後這兩個字,莫說是小狼剛纔那樣的攻擊!”

“就算是他動用十分力,全力施展,也不會傷你分毫!”

“你還是好好下功夫,參悟一下這武技的精髓吧!”

“不過,你能以眼下的實力,將這準神境武技,發揮到這等程度,已經算是非常難得了!”

……

夜歡聞言不由得眉頭緊鎖,“法相?”

於是,夜歡閉目凝神,開始仔細參悟起這武技的玄奧來。

在此期間,夜歡也會讓狼王不斷地對自己進行攻擊,以此洞察這防禦的真諦。

一番嘗試過後,夜歡也發現其卸力的部分玄奧所在,卻是冇能真正明白這武技與法相二字有何關聯。

正在夜歡猶豫之際,虛空之中那隆隆之聲再起。

“小子,第三層靈陣中的獸王都已經修煉了本座的金身法相。”

“如果你一時不得其法,不如再深入到內層與之鏖戰,或許能對你有所幫助!”

聽到這話,夜歡徑直起身,不假思索地朝第三層靈陣行去。

這一層的靈陣中,是一群防禦極其凶悍的魔象!

不過,尋常的魔像便已經擁有了十階六品層次的修為。

象王的實力更是達到了恐怖的十階七品中期!

其血脈品質,更是達到了上古八代層次!

於是,夜歡二話不說,直接跟那象王便展開了肉搏戰。

這一交手不要緊,對方那堪稱恐怖的勁力,直接將夜歡震得氣血翻湧。

更加恐怖的,便是那魔象堪稱變態的防禦了。

任憑對方隻不過時間七品層次的修為,比起狼王還差了一大截。

可是,其防禦力卻是遠在狼王之上。

一番苦戰之後,夜歡終於發現此中玄機。

每一次攻擊落下,夜歡都會發現周遭的空間會泛起一陣陣劇烈的漣漪。

原來,是大部分的勁力,都被象甲傾瀉到周遭的天地之間了。

“我明白了,這其中居然還融合了空間切換級的空間真意!”

“所謂法相,就是將自身防禦,與周遭的虛空用空間真意連接!”

“聽老龍說,神階的大能級高手,通曉法天象地之術!”

“這金身法相,雖然達不到法天象地的目標,卻是能夠通過運用空間真意的防身,與周遭空間見了法相關聯!”

“這樣一來,隨著日後實力的提升,空間真意品質提高,防禦之力定然更勝三分!”

“好一個金身法相!”

夜歡暢快的聲音傳出,再次開啟金身法相之後,防禦力已經更上一個台階。

第九層的靈陣深處,那天魔老祖見到這一幕也是暗暗點頭。

“這小子的天賦好生恐怖,我老人家當初獲得這金身法相之術的時候,修為已經達到半神階!”

“即便如此,我也是參悟了百年之後才領悟到法相二字的真諦!”

“這傢夥居然在短短的幾日時間,就真的領悟了?”

“最關鍵的,這傢夥居然通過這金身法相之術,反向參悟出來更高層的空間真意!”

“在不動用神玄境後期靈魂力的情況下,就憑藉靈力上的造詣,將周遭的空間強行連接!”

“真不愧是被那位至高神看中的存在,這等大機緣,當真是羨煞我也!”

“不知道此人日後若是參悟法天象地那樣的神階武技,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

接下來的時間。

夜歡便憑藉自己的金身法相,在第三層靈陣之中肆意行走。

到最後,那十階七品的象王都拿他冇有辦法。

兩個人你傷不到我,我也傷不到你。

可是夜歡那不知疲倦,如同橡皮糖一般的黏人勁,卻是讓象王叫苦連連。

到後來,他隻要一看到夜歡前來,便直接招出囚牢之術,避而不戰!

無奈之下,夜歡隻得前往天魔鐘的所在,直接將其敲響。

不過,這一次敲響天魔鐘,想象中的準神階武技並冇有再次出現。

一股空間真意襲來,裹挾而來的卻是一卷玄奧的大陣卷軸。

夜歡將其抓在手中,登時便被上麵記載的陣法給怔住了。

“啊?這…這就是那天魔斬上刻畫的靈陣!”

“居然比八荒鼎自帶的陣法還要玄奧!”

“這要是將其刻畫在其餘的武器之上,威力定然恐怖至極!”

“有了它,修複天魔斬也方便了許多!”

聞言,那天魔老祖再次解釋道:

“實不相瞞,這天魔滅神陣,便是第一代八荒鼎宿主贈與我的!”

“當時八荒鼎剛剛投射到這個位麵,那宿主還冇能真正發揮出其神威,便引起了諸多頂級強者的注意!”

“我與那人交好,他便幫我打造了這天魔斬!”

“後來爆發大戰,我也是憑藉天魔斬,幫其打退了無數強者的進攻!”

“隻不過,那個時候我的實力還冇有成長起來,實力遠不及那第一位宿主!”

“最終導致他重傷後血脈耗儘隕落,我也重傷躲藏了起來!”

“這一戰,我們兩個以一死一傷為代價,斬殺了數十萬的勁敵!”

“其中還包括,到達這個位麵的第一代魔神,以及他的十二位兄弟!”

“外加巫族和靈族的無數準神級高手!”

“也正因為此,八荒鼎的威名在整個位麵遠播,所有人都將其封為第一至寶!”

“我也因為受這宿主的些許饋贈,苦心將其中的幾卷陣法,以及幾個武技參悟之後,在這個位麵闖出了些名堂!”

“隻可惜,我因為給那宿主報仇,事後殺了上百萬人,祖龍前輩嫌棄我殺孽太重,不肯讓我做第二代宿主!”

“不然的話,肯定憑藉神鼎自帶的異位麵神位,成神飛離這個位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