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夜歡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什麼?這神鼎還自帶異位麵神位?那是一個什麼樣的神位?是對應的何種天地法則或者奧義?”

聽到這話,那天魔老祖似乎是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推脫道:

“額…這個我怎麼知道,我也隻是聽那宿主這麼說罷了!”

“具體是不是真的有神位,我還不確定呢!”

“你是新的宿主,你應該比我清楚纔是!”

“好了,好了,我老人家要休息了,幾百萬年冇有跟外人交流,一下子居然說這麼多廢話!”

……

話音落下,不管夜歡再怎麼追問,天魔老祖卻是不願意再多說一句。

夜歡見狀也隻好作罷,將陣法記在心裡之後,便開始在第四層的大陣中修煉。

這一層的靈陣中,稱霸的是一群魔虎。

尋常的成年魔虎修為便達到了十階七品層次。

其中的一隻雌性魔虎王,更是有著十階八品後期修為。

這些魔虎不僅速度和力量兼備,對於金身法相的掌握更是達到了近乎恐怖的地步。

一番嘗試過後,夜歡發現自己根本就連一隻尋常的魔虎都無法擊敗。

更不必說深入到密林之中,與那虎王交手了。

又曆練了幾日之後,夜歡便被眾魔虎虐得悻悻而回,完全冇有了打下去的興趣!

不過,天魔老祖描繪的第一代宿主斬殺數十位準神的畫麵,卻是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

那可是太古時期的戰鬥啊,半神強者遍地走,準神強者隨處有的時代。

就是這種高手如雲的師弟,對方還能以一人之力,屠殺無數高手。

這等逆天的實力,著實讓夜歡感到嚮往。

他恨不得自己就生在那個時代,手握八荒鼎,與各路諸神大戰一場。

試想一下,前世的自己,被路西法這一位魔神就搞得焦頭爛額。

對方一次就斬殺十三位魔神,是什麼樣的感覺!

就在夜歡陷入深深的意Y之際,神鼎大陣中一個陣圈傳來波動,將其從思索中拉回現實。

傳訊者乃是秦起。

於是,夜歡毫不猶豫,直接鎖定對方的玉簡傳送而去。

深夜。

魔狼穀。

夜歡出來之際,秦起正在夜歡長待的青石旁等候。

見到夜歡到來,秦起急忙上前搭話。

“夜老大,聖域黑字號遺蹟山脈那最近好像有動靜,許多大勢力地派人前往。”

“就連血魔殿都派了好幾位半步半神階的堂主去,帶隊的是一位半神階的閣佬!”

“應該是有墓府要開啟了。”

“我們要不要去湊湊熱鬨?”

……

秦起將收集到的情報講述一遍,因為這一次牽動的勢力非常多,出動的也都是半步半神階的高手。

秦起生怕帶去的人損傷過多,不敢一個人做主,便特意來詢問。

“要去,就算不為了得到裡麵的傳承,單純能壞了血魔殿的好事,我們也要去!”

“另外,這魔刹天最喜歡聲東擊西,你留些人手盯著血魂殿的其餘人!”

“免得著了他們的道!”

夜歡稍作思量,這才說道。

說起這血魔帝尊,絕對是一個值得夜歡注意的人。

此人身懷血麒麟和火麒麟雙重血脈,其母親一脈還身懷大荒域巴蛇族血脈。

不知是不是因為多種血脈混雜,發生了變異的緣故。

這魔刹天自幼便表現出驚人的天賦,十三歲的時候,修為便達到十階九品,被血麒麟家族重視。

後來,這魔刹天更是開髮禁術、研究邪丹等多個領域達到極高的造詣。

再後來,等到他修為達到半步半神階時,其屠殺本族以及各族皇室成員,用於禁術研究的事蹟敗露,被血麒麟家族逐出宗族。

自此之後,魔刹天便開啟了自己開掛般的一生,在我組建了血魔殿,招攬了各種各樣的奇人異事。

這些人無不對其驚人般的天賦所折服,對其更是忠心耿耿、死心塌地。

等到此人不過四十歲的時候,便在帝尊排名大會上脫穎而出,成功躋身九大帝尊之列。

從此便開啟了在聖域長達數千年的霸主地位!

直到後來夜歡出現,纔將此人的一個個神話打破,將其拉下神壇。

最初的時候,他們兩個也曾經一度成為朋友。

夜歡雖然不喜其濫殺的心性,卻也對其天賦心生佩服,彼此也惺惺相惜。

奈何,不滿足於現狀的魔刹天,還是因為貪婪夜歡在煉丹方麵的驚人天賦,對其暗下殺手,企圖吞噬起靈魂本源。

還好夜歡早有防備,憑藉一張隱藏的底牌躲過對方的靈魂衝擊,得以倖免於難。

自此之後,兩人便開始了長達千年的博弈!

直至後來八荒鼎問世,血魔帝尊抓住機會,聯合魔族和其餘七大帝尊,將其夜歡圍殺!

所以,自始至終,血魔帝尊都是一個少有能得到夜歡正視的對手!

夜歡不止一次說過,若不是自己得到了妖傀老祖的傳承,自己恐怕早就輸給對方了。

上一世的時候,這血魔帝尊便是憑藉過人的城府,讓夜歡不止一次吃虧。

還好妖傀宗的底蘊雄厚,憑藉實力上的優勢,才一次次倖免於難!

所以,今日聽到血魔殿參與此事,夜歡是非常小心的。

加之,前段時間,他拷問傲天行時,看到了那隻巨型怪獸虛影,更是讓他對魔刹天心生警惕。

就這樣。

夜歡與秦起一起,帶著一隻傀儡小隊,悄無聲息地朝聖域黑字號山脈而去。

不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夜歡幾人全都幻化了容貌。

傀儡小隊也都刻畫了特殊的易容靈陣,可以遮蔽外界的探查。

紅狐麵具也都取了下來。

黑字號山脈是聖域最多的一座山脈。

因為籠罩山脈核心處的大陣達到了準神階,無人能將其操控,此山脈便一直處於無主的狀態下。

不過,最外層的大陣壁壘,隔一段時間就會迎來虛弱期,若是半神強者出手,也能將其強行破開一個豁口。

眾人便可以進入內部曆練!

其中的諸多源自上古時期的洞府,更是吸引著許許多多不甘心做鹹魚的曆練者。

也正是這些敢於以死犯險的神獸和凶獸,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修行者!

黑字號山脈。

核心區的準神大陣外,往東南方向大約三十萬裡的一個偏僻區域。

這裡是一個進入大陣的薄弱地帶,曾經不止一次有人從這裡將大陣破開。

夜歡幾人到來之際,周圍已經聚集了大量的探險者。

見到又有人出現,人群中一位老者不由得出言嗬斥道:

“血魔殿在此執行任務,閒雜人等不得靠近!”

“違令者,死!”

喝聲傳來,許多人都嚇得連連後退。

不多時,眼看大陣開始從外界汲取靈力,補給到陣基石中。

此時正是大陣最為薄弱的時機、

“開始破陣!”

先前開口的老者呼喝一聲,數十位十階八品以上修為的強者同時出手,對著那大陣就是一頓猛轟。

眼看大陣有所消耗,身旁一位身著華服的半神階強者陡然出手。

唰!

一道長劍劃破虛空,連同那大陣壁壘一併被破開!

眾人魚貫而入!

眼看血魔殿的人已經全都進入大陣,朝著一個角落行去。

那被破開的大陣壁壘也開始緩慢修複。

在場的眾曆練者這才抓住機會,一股腦地鑽了進去。

要知道這黑字號大陣可不是一般人能輕易破開的,除了一些大勢力湊齊大量的地階高手,以收取傭金的防守破陣,很難有幸遇到半神強者出手的機會。

所以,他們一開始見到有高手在這邊聚集的時候,就知道有空子可以鑽。

這種事情在黑字號山脈也是習以為常的。

隻要進入大陣之後,這些人不跟著自己,血魂殿也不會對其出手。

同樣,大陣內也有大量的探險者在內部等待大陣被破開。

從這些人眼眸中閃爍的神采便不難看出,他們無不收穫滿滿。

不過,這群人也都十分警惕,身懷重保被打劫者也不在少數。

一些大家族的子弟,或者加入了各大勢力的人,也都第一時間亮明身份,以便震懾那些對其虎視眈眈的人。

等待眾人進出結束之後,夜歡幾人這才緊隨其後鑽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