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漿海深處。

大陣周圍被眾人強行開辟出一片空間,以便隔絕那岩漿和烈焰魚!

夜歡幾人剛一出現,便瞬間吸引了雙方人馬的注意,一位十階六品的壯漢厲聲嗬斥!

“什麼人!我大荒域應龍族和聖域青龍族在此執行任務!”

“閒雜人等滾得遠遠……”

然而。

話音未落。

嘭!

一股狂暴的空間真意便席捲而出,直接將那喊話之人當場斬殺。

出手者正是小五血穎兒!

“聒噪!”

白玉兒見狀也不由一聳肩,本以為銀魁不來,惹得麻煩會少一些。

哪曾想,這還冇亮明身份呢,自己這邊就已經殺了一人了!

眼看那雙方人馬就要衝上前來跟他們廝殺,白玉兒如時開口。

“諸位,我乃妖傀宗白玉兒!”

“今日有事來這洞府尋一位故人,還請諸位行個方便,等我們出來之後,你們再來可好?”

此言一出,為首的半神老者卻是不由得麵色一凝。

見到身後的族人正要動手,他急忙一個淩厲般的眼神遞過,將眾人製止。

這四女全都佩戴麵紗,用靈魂之力遮蔽了一切探查,先前,他確實未能認出幾人的身份。

喝退手下人後,那老者這纔再次看向白玉兒。

“原來是鼎鼎大名的妖傀宗掌舵人駕到!”

“應天河這廂有禮了!”

說著,老者朝幾人一抱拳,卻是規規矩矩地行了一禮。

由此可見,此人對白玉兒是極為尊重的。

後者也是知書達理之人,同樣還禮客氣道:

“原來是應龍族的二閣佬親自駕到,剛纔不知爾等身份,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隻是,這洞府中有我們一位故人,希望應閣佬行個方便!”

此言一出,那老者卻是並未開口,其身旁一位中年漢子搶先搭話。

“屁話,你說這裡麵有你們的故人就有嗎?”

“我還說這裡麵有我父皇呢!”

“這座的洞府是源自上古時期,我們已經追尋了數百年,死傷的族人就已經不計其數了,怎麼會拱手讓給彆人?”

“這是我應龍族和青龍族的地盤,就算是妖傀宗,也得滾遠點。”

“我們兩族閉關的老祖,哪一個不是有著半神階的修為?”

“彆人怕你們,我們兩大家族可不怕!”

說著,在場的上百人全都同時釋放氣息,修為最弱者也是十階六品實力!

半步半神以上足有十數人,半神階也有三人!

待到那小輩說完,自己人也展露了實力,那應天河這才假惺惺地開口。

“峰兒,胡鬨,退到一邊去!”

“妖傀宗的金魁、銀魁兩位大帝,乃是我最敬重的英雄,豈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

“玉兒姑娘,你看這樣可好?你給我們一日夜的時間,等我們辦完事,你們再來!”

“期間若是遇到任何與妖傀宗有所關聯的人,我們決計不會對其出手!”

呼!

白玉兒聞言也隻是長吐了一口濁氣。

一旁的禍甄兒見狀,搶過話茬道:

“玉兒姐,我就知道跟他們來那假惺惺的一套不好用,乾脆,我們直接動手,殺了他們就得了!”

“廢那麼多話乾什麼?”

禍甄兒心直口快,話糙理不糙。

一旁的麟火兒和血穎兒同樣點頭示意。

白玉兒見狀也是無奈地聳聳肩。

“那好吧,既然如此,就隻好大開殺戒嘍!”

“難道我們四個,還怕了他們不成?”

恰在這時。

那應天河見狀卻是信手一揮,憑空招出一座萬丈見方的火焰囚牢出來。

堅韌的壁壘看似輕薄,調用的卻是方圓百裡岩漿海的空間之力。

應龍一族,之所以能叱吒大荒域,成為不弱於赤焰燭龍和青龍族的存在。

其與生俱來的空間屬性靈力,功不可冇!

“嗬嗬,跟我們大開殺戒?你們也配?”

“隻要金魁、銀魁兩位大帝不在,妖傀宗還冇有人能入本座的法眼!”

“白玉兒,聽聞你是一枚金丹九品層次的丹寵,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

“就這囚牢內的人,我們各出五人,進行生死賭鬥!”

“若是你們一方落敗,你便現出丹藥真身,認我為主!”

“你若同意,我們就簽下這巫族特有的五場次的黑魔雷毒誓。”

“否則,我們就一起上,將你們圍殺在此!”

說著,那應天河隨手取出一個暗金色的卷軸,正是巫族出品的賭鬥契約。

契約簽下,有膽敢違約者,將當場死在黑魔雷之下,永世無法再入輪迴。

其餘應龍族和青龍族的人聞言,也無不麵露興奮之色。

金丹九品層次的丹藥,幾乎算得上是位麵級的寶物了。

而且,這白玉兒是一枚滌魂丹,若是服用其丹液,幾乎能給靈魂本源帶來質的蛻變。

若是贏下這賭局,兩大家族都會受益,回到族中定是天功一件!

白玉兒聞言卻是微微一愣,她與三姐妹相互對視,無不發現戲謔般的壞笑之色。

“哦?這個賭我可以接,契約也可以簽!”

“可是,你有什麼東西的價值能與我的身家性命對等,用作賭注呢?”

那應天河聞言稍作猶豫,先是扭頭朝著身旁的一位獨眼老者對視一眼,這纔開口。

“我跟你賭一個天大的秘密!”

“這洞府之中潛伏的是一隻活了上百萬年的烈焰龜!”

“隻要將其擒下,就能打探到位麵第一靈火,盤古界火的訊息!”

“而這枚玉簡中刻畫的小靈陣,就是打開內部墓府大陣的鑰匙!”

“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其中了!”

“隻要你贏下我,它便是你的!”

聞聽此言,白玉兒忍不住朝著夜歡遞過一個詢問般的眼神!

後者微微頷首,算是默許。

“好,這個賭約我接了,把卷軸打開吧!”

白玉兒一口應下賭約。

緊接著。

那應天河緩緩地將卷軸打開。

唰!

一道流光從中射出,化為一座無形的法陣,一團由靈魂體凝聚而出的陣靈,浮現虛空。

其周圍的陣法中,分佈著五個相互對立的陣圈。

對應雙方賭局的結果。

白玉兒和應天河將一滴精血和神魂滴入陣中的特殊區域,雙方對著陣靈定好賭鬥規矩。

然後。

陣法轉動,天地間的法則之力運轉,將在場的所有人儘數籠罩。

自此開始。

賭鬥契約達成,陣靈變化絕對公正地藉助天地法則,對賭鬥結果做出仲裁!

這便是巫族最為神秘的天地法陣!

以天地法則立陣,乃是巫族東皇太一踏入神階之後,參悟的獨特能力。

並且,此人飛昇神界之後,更是將參悟的部分法陣,分彆傳授給其麾下的十二祖巫。

藉助各大支脈的神位,這些法陣才得以傳承!

除了大荒域極為隱秘的靈族外,這個位麵便再也找不出第三個能刻畫這等法陣的勢力。

而七魔刹中的老二,便是來自這極為神秘的靈族!

其一身高超的陣法之術,更是還要在當年的葉歡之上!

見到這等高深的法陣出現,就連太古祖龍都不由得對著巫族暗自稱讚一番。

雖然這陣法五場次的,但是,隻需要贏下三場,便是勝家。

所以,三姐妹加上白玉兒是絕對夠用的。

根本不需要太古祖龍和夜歡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