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賭約達成,應天河扭頭看向青龍族的一方人,淡然道:

“元鼎兄,現身吧,前兩場就交給你們青龍族,事成之後,所得丹液我們六四分成!”

此言一出,人群之中,一位鬚髮花白的老者身形一陣變幻,這才現出本來模樣。

正是那青龍族的元鼎,先前夜歡曾經跟對方打過交道。

其中一枚六品一紋血蓮返祖丹還被對方得了去。

最初的時候,夜歡也隻是覺得此人身上有股熟悉的氣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動用靈魂窺視探查,卻是不曾探清其底細。

如今對方主動現出本來模樣,夜歡這才認出老相識,一股壞水不由得直往外冒。

聽到應天河這話,那元鼎卻是不以為然道:

“天河兄,我們今日前來是幫襯你們應龍族破陣的,帶來的高手並不多!”

“你讓我們族的人打頭陣,幫你探查那三魔刹的虛實,有些不妥吧?”

“我們戰兩局也可以,卻不是前兩局,而是最後兩局!”

“有本事的,你們先拿下兩局再說,我保證至少給你拿下一局就是!”

應天河聞言心中暗罵元鼎一聲老奸巨猾之後,也隻得同意。

如今賭局他已經簽下,若是對方不配合,事後受責罰的可是他們!

他們兩族本就貌合神離,彼此實力也差不了太多。

今日之所以聯手,一來是覬覦那燭燈兒的精血,二來也是要打探盤古界火的下落。

“好,既然青龍族的人怕了,那便由我應龍族來開這個頭!”

“天海,第一局你上!”

“此事關係重大,拿出你看家的本事來,不要留手!”

話音剛落,人群中一個大漢跳將出來,周身騰騰的氣息釋放,居然有著半神初期修為。

“是!二哥!你就放心吧,就算是白玉兒上場,我也打得她現出原形不可!”

白玉兒見狀,也讚許般的點點頭。

“不愧是最為狡猾的龍族,這麼多人行動,居然還需要刻意隱藏自己的修為!”

“真不知道,你到底要提防誰!”

“怎麼樣,你們三個誰先來?半神初期呢!”

說著,那婀娜地倩影緩緩轉身,朝著三女遞過一個詢問般的眼神。

“四姐,你實力恢複的最強,他還是交給你吧?”

“我們倆都怕他。”

禍甄兒語氣十分古怪地道。

血穎兒也急忙附和:“對啊,我們倆好怕他哦,半神初期呢!”

麟火兒聞言無奈地聳了聳肩道:

“你們兩個可真是冇誰了!”

“唉!”

言罷,麟火兒飛身而起,化為一隻一百三十丈有餘的巨型火麒麟。

騰騰的火焰奔湧,其高大的身形全身浴火間,就如同一座燃燒的小山包一般。

狂暴的靈力波動釋放,居然同樣有著半神初期修為!

見到這一幕,那應天海也不由得一驚。

“半神初期?你不過從那火麒麟家族的埋骨地洞府中出來數月!”

“修為居然達到了這種層次,這恢複速度當真是恐怖。”

“想來,妖傀宗一定留存了大量的仙品以上丹藥吧?”

“這等底蘊當真是讓人覬覦呢!”

“怪不得惡魔一族和血魔帝尊一個勁地要攻下你們的山門!”

“可惜啊,你遇到的卻是我四弟!”

“他特殊的水屬性靈力,剛好剋製你這一身火焰!”

“天海,收起那些歪心思,殺了她!”

此言一出,那應天海卻是忍不住歎息一聲。

“唉!”

“這等血脈與姿色都絕佳的美人,死在我手裡當真是可惜!”

“這要是能將其生擒,帶回去生個一兒半女,決計是天賦異稟的存在!”

“說不定血脈變異出一個新族群,都不無可能!”

“且讓我看看有冇有生擒的可能。”

說著。

那應龍首飛身現出百丈有餘的真身,其碩大的龍口一張間,噴吐而出的居然是浩瀚如海般的粘稠海水。

觀其靈力品質,居然達到了極致四品!

而且,這洶湧的海水之中還暗中糅合了空間屬性的靈力。

實際的蓄靈量之浩瀚,遠非表麵看上去這般。

眼看那大量的海水湧來,麟火兒卻是麵色陰沉到了極點。

以她過人的姿色,以及第一麒麟家族聖女的高貴血脈,自然是少不了有許多追求者的。

長期以來,她也一直苦於追求者的糾纏,生平最恨的便是那些一見麵就出言不遜者。

顯然,剛纔那應天海的話,已經徹底將其激怒。

此刻。

麟火兒心中一股滔天的怒火大起,直衝腦門。

火麒麟家族堪稱暴虐般的嗜殺之性被勾起,已經無法控製!

下一刻。

那高大的麒麟獸腹部高高地鼓起,大口一張間,噴吐而出的卻是九彩之色的凶悍火焰!

“天麟焚血焰!”

謔!

一道火柱沖天而起,輕易便破開那浩瀚的海水,斜向直奔那應天海而來。

水火相遇,隻是一個觸碰間,那粘稠的海水,便瞬間被那恐怖的溫度,焚為虛無!

堪稱恐怖的氣息釋放,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死亡般的危險氣息!

“四弟,小心!”應天河見勢不妙,急忙開口提醒。

若不是有著賭約的束縛,此刻,他決計已經衝上前去,幫助對方擋下那恐怖的一擊了。

然而。

一切都太遲了!

等到那應天海反應過來,火柱已經來到麵前。

即便他第一時間就招出了水之護甲和空間護鎧。

卻依舊冇能抵擋那火柱片刻之威。

隻是須臾之間,百丈有餘的巨大龍身便瞬間被焚為灰燼!

一擊斬殺!

甚至,靈魂力足夠高的人不難發現,還不等那火柱襲來,堪稱恐怖的高溫,就已經將其肉身蒸發了。

這便是上古天麟獸族最獨特的禦火之術。

憑藉恐怖的高溫殺敵!

無需接觸、無需焚殺,更無需不同的靈力間相互消耗!

用精血和靈火融合,藉助精血之力,使得本就強橫的火焰溫度二次躥升!

要知道,麟火兒體內本就存有一枚夜歡為其凝聚的火種。

自身火焰品質就已經達到了極致七品。

距離極致八品也隻有一步之遙!

這天賦武技是一種殺敵一千自損一百的招式,往往是在極其危險的情況下纔會使用!

如今被麟火兒用來宣泄心中的殺意,卻是再合適不過。

好在,現在的麟火兒,血脈之力已經完全達到了上古三代層次,在夜歡的丹藥扶持下,根本不必擔心血脈之力的恢複問題。

就在那應天海被斬殺之際,那法陣中的陣靈也如時點動手中,一枚金色印記被放置在妖傀宗一方。

應天河見到這一幕更是麵露憤恨之色。

“該死的麟火兒,居然敢殺我四弟!”

“等到賭鬥結束,我一定將你生擒迴應龍族伏法!”

“第二局,我來!”

“白玉兒上場一戰吧,除了你還冇有人能入老夫的法眼!”

“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留一口氣的!”

說完,那應天河玄先是將手上的一枚戒指摘下,雙手送至一位中年漢子麵前。

這才取出一杆熾白色的火焰戰槍,以直立形態立於半空。

其周身騰騰的氣息釋放,半神中期的修為毫無保留!

凜冽的殺伐之意催動,鎖定的卻是白玉兒的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