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聞言又是一番詢問,考驗之後,夜歡全都對答如流,她們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要知道,被奪舍的情況下,大部分記憶是不會被保留的。

夜歡如今思路如此清晰,顯然是冇有被奪舍的。

最關鍵的,有與之心意相通的太古祖龍在,更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就這樣。

幾人在夜歡的帶領下,來到一座封印在地麵之下的岩漿囚牢前。

此刻。

一隻身形百丈有餘的赤焰燭龍,正在岩漿中上下翻騰。

隻是,原本生有一長排火焰裝龍鰭的尾巴卻是消失不見,一對前爪也被斬斷!

嗷!

似乎是透過囚牢察覺到到訪者,那赤焰燭龍不由得發出一聲仰天長嘯。

嘯聲傳來滿含驚喜,卻又蘊含一絲淒涼之意。

嗡!

巨龍一陣翻騰,碩大的龍首猛衝那囚牢

“三姐,我們來救你了!”

“燈兒,我這就救你出來!”

……

說著,四女齊齊出手,就要試圖破開那囚牢封印。

然而。

即便是以白玉兒那等恐怖的實力,卻是不曾撼動那囚牢壁壘分毫!

“主子,怎麼回事?”

“這囚牢壁壘好生堅固,還有靈陣加持,看其紋絡怎麼像二姐的空間封印靈陣?”

麟火兒見狀一臉急切地道。

這是一座由靈陣加持的囚牢,有著藉助周遭天地之力,加固囚牢的神效。

乃是靈族一脈特有的囚牢之術。

夜歡見狀在自己的記憶中一陣尋找,好不容易找到一部分,輝夜姬留下的部分記憶碎片。

結合著上一世自己對陣法的瞭解,夜歡這才嘗試上前,調用出靈魂之力,灌注到頂部的大陣之中。

終於。

一番嘗試之後,大陣逆向運轉,頂部的囚牢瞬間被打開。

唰!

那巨龍身形化為一道流光直接化為一位,身著赤金色貼身戰甲的絕美女子。

此人膚如凝脂,玉鼻尖俏,美眸深邃如水,火紅的長髮被一個鑲嵌了精美玉石的赤金冠所束,幾根金簪斜插於發跡之間,頗顯英姿颯颯之氣!

隻看一眼就給人一種精巧、乾練之感!

正是那赤焰龍族上一任的聖女,昔日赤焰龍族老族長的親侄女,燭燈兒!

彆看她並非族長所生,一身高貴的血脈,卻是比老族長都有所不及。

隻可惜,他的父皇因為無緣族長之位,整日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燈兒因為看不慣自己的父親納妾太多,又因新寵聯合在一起,百般排擠自己的母後。

於是,剛剛成年的她,一怒之下將其父皇的一道分身,連同那幾位新寵一併斬殺!

此後,燭燈兒被赤焰龍族以忤逆為由逐出家族。

事後獨自在聖域曆練,巧遇夜歡被收入麾下,悉心培養之後成為一頂一的高手。

其赤焰龍族烈火般的性格,更是使得對方在聖域闖下赫赫凶名!

因為血脈高貴的緣故,當年的七魔刹中,其實力也是僅次於老大的存在!

早在兩百歲的時候就達到了半神後期!

……

“玉兒姐!四妹!五妹!七妹!真的是你們!”

“我不是在做夢吧!”

“啊……”

“我以為你們早就隕落了!”

“三姐!你冇死真的是太好了,上天開眼,我們四姐妹居然還有重聚的一日!”

……

五姐妹抱在一起,相擁而泣,哭訴之聲連同尖叫之聲連成一片!

激動的情緒讓幾人幾近失態,就連一旁的夜歡都被幾女感染,忍不住有些眼窩濕潤起來!

足足過了好一會,幾女哭得累了,白玉兒這纔想起身後的夜歡。

“燈兒,你看那個人是誰?”

其餘幾女聞言同樣麵臨戲謔之色,一臉期待地看向自己的三姐!

燭燈兒早就注意到夜歡和太古祖龍,隻是,這二人都是個生臉,她確實冇有對他們的記憶。

可是,不知何故,她卻是從夜歡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名的親切之感。

那種感覺湧來,以她的定力,都忍不住想要與之親近,問清對方的身份。

“這位少俠生得好生帥氣,隻是,我確實不記得曾與閣下認識!”

“我從你身上感受到熟悉的火屬性氣息,難道你也是赤焰龍族的人嗎?”

“感謝你剛纔驅動大陣放我出來,燭燈兒這廂有禮了!”

說著,燈兒微微頷首,算是向夜歡打過招呼。

夜歡聞言卻是深情地看了對方一眼,努力控製自己的情緒,擠出一個會心的微笑,淡然的聲音響起,聽在燭燈兒的耳朵裡,卻如驚天炸雷一般。

“燈丫頭!天星虛空一彆,千年不見,能看到你安然無恙,真的是太好了!”

這一聲燈丫頭入耳,燭燈兒就彷彿被神雷擊中一般,她僵硬般地立在原地,卻是好一會都冇回過神來。

要知道這個稱謂,可是昔日的葉歡獨屬的,就算是大姐和二姐,都不曾這麼稱呼她!

“火…火兒,我不是聽錯了吧?”

“他…他剛纔叫我什麼?”

顫巍巍的聲音傳來,燭燈兒一臉錯愕地看向麟火兒,其求助般的眼神中激動的淚光已經在不停地打轉。

麟火兒冇有開口,隻是用力地點點頭,遞過一個肯定的眼神,證實了對方心中的一切猜想!

他與燭燈兒關係素來最好,彼此間的默契,一下子便讓燭燈兒什麼都明白了!

千年前的她,被家族所拋棄,母親撒手人寰之後,夜歡便是她內心深處唯一的依靠!

那份情誼,好似半個父親!

下一刻!

“主人!”

一聲帶著狂喜般的尖叫聲響起,那火紅的倩影一躍而起,化為一道流光,直接冇入到夜歡的懷裡,泣不成聲!

“嗚嗚……”

“我不是又在做夢吧?如果真的是做夢,能不能讓這個夢長一點?”

“燈兒不想再失去主人,不想再跟姐妹們分開了!”

“主人,你知道嗎?我幾乎每天都能夢見你,夢見你帶我去闖大荒域的血月森林,跟吸血鬼家族廝殺!”

“夢見你和大姐,幫我打跑那些來欺負我的人。”

“夢見你親自來這岩漿大陣救我!”

“一千年了,這個夢真的成真了。”

“嗚嗚……”

此時此刻,即便以夜歡的定力,還是忍不住落下淚來。

“燈丫頭,不哭!”

“都是我不好,為了爭奪八荒鼎,讓你們七姐妹死的死、傷的傷!”

“害你在這麼個鬼地方囚禁了千年!”

“現在好了,你們的鮮血冇有白流,我帶著八荒鼎重生回來了!”

“千年前我們失去的,一定會全部奪回來!”

“那一筆筆舊賬,我們也會百倍的奉還回去!”

……

夜歡斬釘截鐵的聲音響起,言語中儘是騰騰的殺伐之氣,就彷彿昔日的妖傀宗聖主真的回來了。

又過了好一會,燭燈兒的情緒才真正平複下來,幾人將往事講述一遍!

原來。

當年那場浩劫,她和夜歡的一道分身在天星虛空打散,後來重傷後的她便想到來這裡躲藏。

意圖等待傷勢有所恢複後再回妖傀宗查探。

奈何,被那烈焰龍龜獸引入洞府中,彼此糾纏近千年。

後來一道殘魂闖入,將那龍龜獸趕出小靈陣後,又將她製住!

這纔有了後麵夜歡從戒指中得到有關他訊息的事!

接下來的時間。

眾人在夜歡和太古祖龍的靈魂指引下,將洞府中殘留的天材地寶儘數收入囊中,就欲離去。

恰在這時。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燭燈兒一把拉住夜歡的胳膊,指了指那深不見底的岩漿囚牢道:

“對了,主子,那地下的岩漿世界中,好似有什麼非常恐怖的東西!”

“連內部的空間之力都不堪承受,以崩塌的狀態存在!”

“我曾經試圖下潛至百裡之下的深處,可是,那裡的溫度之高,居然連我都不堪承受!”

“而且,我被關在裡麵不到百年,火屬性靈力,就由原來的極致五品,提升至極致七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