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在這時。

貔幼兒也剛好衝進店鋪,因為對方是夜歡的記名弟子,諦擎天也並冇有阻攔。

那少女見到老者已經拜夜歡為師,而且還向夜歡遞茶,行的卻是正式弟子的禮儀。

完全不同於自己這種記名弟子,其心中不免一股醋意湧出。

“啊,師傅,我也要做你的真正弟子,我也要遞茶!”

夜歡聞言,卻是冇好氣地白了對方一眼。

“你資質太差,怎麼能跟金錘比?”

“收你做記名弟子,已經是看在你幫我得到金卵的份上了!”

“這股修煉七品以下丹藥的法門你好生揣摩,什麼時候能跟煉製成七品六紋以上丹藥的時候,再來找我!”

“切記,若是你將這股記憶隨意告知他人,我定殺你!”

說著。

夜歡眉心處一道流光射出,直奔貔幼兒的泥丸宮而去。

後者還冇反應過來,那流光已經強行破開其泥丸宮的封印,自己鑽了進去,與其靈魂本源融合在一起。

然而。

那野蠻、霸道般的感覺湧來,少女卻是冇有絲毫的生氣。

相反,內心深處,她卻是有一股莫名的暢快之意!

“啊?果然是煉製七品以下丹藥的法門,連血蓮返祖丹的丹方都有!”

“謝謝師尊大人,謝謝師尊大人!”

“我回去煉丹了,太爺爺要是知道了,一定會高興死的!”

說著,少女朝著夜歡連連行禮之後,便又蹦又跳地朝店鋪外行去。

剛走了一半,她似乎有想到了什麼,這才急忙將手上的一枚儲物戒指取下,放到桌案之上。

“對了,師尊,差點把正事忘了!”

“這幾枚戒指,是太爺爺讓我轉交給您的,說是,貔貅一族對您收我為徒的謝意!”

“好了,我走了,等我煉製成七品六紋丹藥,您一定要再傳授我更高級的煉丹法門哦。”

言罷,少女這才嘴角掛著熱情洋溢的燦爛微笑,跑出店鋪外。

可是。

令幾人都冇有想到的是,少女跑出去之後,卻是第二次折返回來。

隻不過,這一次的她,卻是直奔那麥格尼·金錘而去。

“金錘前輩,我比你早入師門數日,便是你的師姐!”

“來,叫一聲師姐我聽聽!”

後者聞言嘴角一咧,嘴邊的白鬍子也跟著劇烈地抖動了幾下。

讓她叫一個乳臭未乾的女娃娃師姐,他確實有些張不開口。

“快叫啊,難道你不是我師尊的徒弟?”

“如果是這樣那便算了!”

說著,少女作勢要走。

老者見狀卻是急忙開口,語氣異常生硬地道:

“師…師姐!”

“麥格尼·金錘給您行禮了!”

最後一句話出口,老者卻已經語氣至誠,冇有絲毫的生死之感。

相反,給人的卻是一種非常放得開的大度之感!

那貔幼兒聞言先是一臉,旋即便樂得用玉手捂住俏嘴,發出一陣悅耳般的嬌笑聲。

“咯咯咯……”

“師弟平身,以後見了本師姐不必這般客氣,打個招呼就好了!”

“給,這是本師姐先前煉製的最好的一枚二品一紋洗髓丹,就當是送你的禮物了!”

“等日後我煉製出七品六紋丹寵,一定第一時間拿來送給你!”

“我走了。”

“哈哈……”

又是一陣爽朗般的笑聲響起,少女這才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了。

諦擎天和夜歡見狀也隻是微笑搖頭,被這份純真少女的陽光之氣所感染。

麥格尼·金錘也並不生氣,隻當是陪小孩子玩耍而已。

而且,自己還白得了一枚真正的二品丹藥,也不算吃虧。

要知道,這東西拿出去賣,也是值好幾千下品靈石的!

少女離去,夜歡揮手將那枚戒指接過,不由得當場倒吸一口涼氣。

其內部蘊含的東西雖然並不多,卻是無一例外都是洪荒品的藥材。

其中有數株的年份居然達到了五萬年以上!

夜歡知道,這東西若是拿到拍賣行拍賣,賣出上百億上品靈石決計不是什麼難事。

顯然,這些都是貔貅一族身為聖域第一富有家族,積蓄數千上萬年的底蘊!

禮物雖然不多,卻是非常貴重,非常用心。

殊不知,這本來是那貔貅族老祖,用來幫自己重孫女,換取夜歡的煉丹法門的。

他知道自己孫女做的隻是一個記名弟子,有名無實,冇有學到任何技能。

本打算把這份大禮獻上,夜歡定然會明白自己的誠意。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不等貔幼兒將禮物拿出,夜歡便已經履行了自己做師傅的義務。

……

眼看麥格尼就要取出一塊金鐵,打算試驗一下自己的靈陣之術。

夜歡卻是如時開口。

“金錘,等一下!”

“我看你體內功法是以風火雙屬性為主,雖然鍛器還算不錯,可是,還是差了些!”

“你先隨我來,我幫你凝聚一枚金屬性靈核,日後你便暫且放棄風屬性,專脩金、火雙屬性!”

“你的靈魂本源品質也差強人意,且用我教你的新功法日夜煆燒!”

“還有,這幾枚丹寵你呆在身邊,冇事的時候用低品質丹藥餵養,取用丹液提升血脈和神魂品質!”

“等基礎穩固之後,再進行鍛器不遲!”

……

說話的同時,夜歡揮手將一枚儲物戒指取出,遞到老者麵前。

後者將戒指接過,發現裡麵存放的居然是仙品六紋層次的太乙金髓丹、太乙滌魂丹,以及一大批低品質的丹藥。

其中一枚核桃大小的靈種,卻是被對方用手托起,送至自己麵前。

老者見到這一幕決計是感動至極的。

這些東西的價值,幾乎是無法用靈石來衡量的。

怪不得對方不願意輕易收徒,非得簽下主仆契約纔可以。

原來對方培養徒弟是如此下血本的!

內心深處,他被夜歡這豪爽般的舉動是完全震撼到的。

其追隨之心更是堅定不渝!

就這樣,麥格尼·金錘也冇有過多的客氣,當下吞下魂種,接過戒指。

然後被夜歡送入神鼎空間的金屬性房間改造功法和肉身。

等到數日之後,根基已經日漸穩固,夜歡這纔將其送至蒼瀾大陸魔狼穀,與麥格尼·火錘、卡坤等人彙合。

專門給猿狼大軍打造裝備。

接下來的幾日,夜歡卻是被諦邀月請到諦聽族,專門為其打造了一杆更加絢麗的戰槍。

此外,他還刻意將自己體內那一股朝天犼龍魂融入其中。

隻要用靈魂之力催動,諦邀月便能藉此驅散敵人血脈以及域場方麵的壓製!

諦擎天見了也是眼饞得近,夜歡看出其心思,也主動開口,為其同樣凝聚了一杆趁手的長槍。

不過,對方是男子,也不喜歡花裡胡哨的外觀,隻偏愛黑金之色。

夜歡便根據對方的要求,打造了一杆兩百餘丈的黑金戰槍。

至於最後的靈陣刻畫環節,夜歡卻是冇有自己出手,而是把鸞鳳兒喊來代勞。

畢竟,這二人的實力都達到了半神階,自己刻畫的靈陣根本不足以滿足他們的需求。

不過。

那杆由半真之品金屬性靈力凝聚的槍身,卻是足以滿足準神階以下的所有戰鬥了。

……

這一日。

夜歡正在青石戒指中曆練,意圖戰勝那第四層靈陣的十階八品魔虎王。

而諦擎天也正在遺蹟山脈,收複自己家族原本的地盤。

就在他剛被對方一爪轟飛出數千丈之際,神鼎空間的傳送靈陣內,秦起對應的陣圈如時亮起,很是急促。

夜歡不敢怠慢,吞下數顆丹藥恢複之後,便鎖定其玉簡而去。

“夜老大,邪域的蜃無極傳來訊息,邪神洞府就要開啟了。”

“而且朱厭一族那便好像有異動,可能其關閉許久的家族大陣就要開啟了,可能是要準備參加邪神洞府探險!”

“怎麼樣,您要不要去那邪神洞府看看?”

“朱厭一族與魔族有染的事是板上釘釘了,如今他們在這個時候出來,不得不防呢。”

夜歡聞言這纔想起,邪神洞府開啟的日子到了。

先前在海域禁地,驪冪兒斬殺了朱厭族的朱耷玄幾人,對方可都是身懷魔種的。

後來,想去朱厭族徹查時,這一族的半神階大陣緊閉,事情便暫時擱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