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稍作思量,這纔開口道:

“走,先去朱厭族看看,若是發現已經吞服了魔種者,便一併除了!”

“萬萬不可讓他們將朱厭族人的精血和神魂帶進魔族!”

“他們很可能會淪為魔樹的肥料!”

言及於此,幾人不敢有絲毫遲疑,直奔朱厭族的家族大陣入口行去。

此刻,蜃龍族、鼇龜族、冥獒族的諸多強者,早就在此守候。

見到夜歡到來,蜃無極也帶領眾人急忙上前行禮。

恰在這時。

嘩!

麵前的大陣壁壘,被陡然劃開,大量的朱厭族人魚貫而出。

“蜃無極,你帶人堵在我朱厭族的出入口,意欲何為?”

“難道,你已經被這邪丹師夜歡控製了不成?”

“快些閃開,我們要去參加邪神大人的洞府探險!”

眾人抬眼望去,發現說話之人,乃是一個正在盛年期的魁梧大漢。

觀其氣息已經達到了半神中期!

此人名叫朱耷開,乃是朱耷玄的四弟,看樣子,如今的應該是此人當家,執掌朱厭一族。

靈魂力之下,夜歡也登時就發現了異樣,這在場足有數千人的隊伍中,居然無一例外全都身懷魔種!

而且,這些人手上,全都帶滿了戒指,數量最少的也有六七枚之多。

甚至,其中有數人的口袋裡,還封藏了大量的儲物法寶。

“蜃無極,這些人已經全都被惡魔族控製,決計不能讓他們離開!”

“如果我猜得不錯,這群人並不是去邪域參加洞府探險的。”

“而且,借用這個由頭,前往惡魔族給魔族送補給的!”

“甚至,我懷疑,這些人手上的戒指中,存放的都是朱厭族人的精血和神魂!”

“囚無牢!”

說著,夜歡朝著一旁的囚無牢使了個眼色。

後者先前被那混沌魔猿點化,這段時間又勤於修煉,修為終於達到了半神初期,與夜歡簽訂了主仆契約的他,自然知道夜歡心中所想。

於是,夜歡話音剛落,其意念催動間,一個狂暴至極的空間波動便席捲而出。

“空間切割!”

哢嚓!

一連數十人的手掌登時被斬斷,斷掌連同儲物戒指,一併被囚無牢強行奪來。

那朱耷開登時大急,衝上前來就要出手!

秦起見狀一個閃身橫在對方麵前,一腿踢出,直接將其震退出千丈之外。

哢!哢!

一連數十枚儲物戒指被囚無牢捏爆,內部的一切被裹挾而出。

驚人的一幕出現,足足數十個碩大的血球,以及大量的瑩白色靈魂本源浮現。

數量之多,簡直讓人歎爲觀止!

濃鬱的血煞之氣湧來,即便是以這些信奉邪神的妖獸們,都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朱耷開,你個喪心病狂的傢夥,居然把自己的族人屠戮,獻祭給惡魔一族!”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蜃無極勃然大怒,其餘兩族的族長也麵露憤恨之色。

三人一聲令下,在場之人全都被團團圍住。

朱厭一族又稱九頭蛇家族,跟大荒域的九嬰族是近親,血脈極其珍貴!

若是,他們的精血和神魂被送至魔族,決計是魔樹和魔像的大補之物!

眼看事情已經瞞不住了,那朱耷開也召喚眾人全都取出兵器,準備殊死一戰!

“蜃無極,你不要欺人太甚,這是我朱厭一族的事情!”

“實話告訴你,我們已經不打算信奉邪神了!”

“我勸你們快些讓開,不然的話,魔神索羅門大人親至,你們都是其手下亡魂!”

恰在這時。

虛空之中一道碩大的豁口被劃開,數以萬計的惡魔軍團洶湧而出。

為首一位頭生六角的惡魔,滿身都生滿了尖銳的倒刺,魁梧般的身材足有三百多丈。

其毫無情感的一對黑眸之中,流露的儘是藐視天下的狂邪之意!

邪惡至極的聲音如時響起,滿含無情般的殺意。

“夜歡,我給你一個機會,讓這朱厭一族的人離開,我還可以讓你多活些時日!”

“否則的話,我立刻就下令,讓這數萬惡魔軍團,把整個蒼瀾大陸和海域都屠戮一番!”

“到時候,死傷之人何止百萬千萬?”

“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一念之間,可就覺得了上億乃至更多人的生死!”

“我惡魔族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說話者正是新魔神索羅門的一道分身,半神後期修為!

漠然般的聲音響起,顯然對方冇有把蒼瀾大陸的眾生靈當回事的意思。

夜歡知道,這索羅門一定說得出,做得到。

畢竟,這樣的事情,他們也不隻做過一次了。

當年龍玄陽與魔神通古斯大戰的時候,對方為了分散其注意力。

便派手下人前往蒼瀾大陸的各大帝國儘情屠戮,足足數千萬人被斬殺。

直到後來龍玄陽分出一大股力量來,專門對付他們,纔將入侵的惡魔儘數斬殺!

自始至終,這群惡魔都冇有一個遁逃。

完全是按照魔神下達的屠戮指令,對蒼瀾大陸的眾生靈展開殺戮!

其執行力和殘忍度,讓人歎爲觀止!

即便夜歡是一個自稱冇有道德,也不怕道德綁架的人!

麵對這種抉擇的時候,還是顯得有些猶豫,以現在的他,並冇有能力阻止這麼多的惡魔進入蒼瀾大陸屠殺無辜!

恰在這時。

虛空之中,一道倩影浮現,伴隨著清冷般的聲音響起。

“哼!”

“索羅門,你可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居然敢帶著這麼多惡魔,來蒼瀾大陸空出狂言!”

“你當真以為,這一萬年,我在這蒼瀾大陸就是白待的嗎?”

“萬年前的那場悲劇,不會再輕易上演!”

“空間禁錮!”

嗡!

說著,那倩影信手一揮,對著那惡魔所在的虛空就是猛然一握。

刹那間。

一座恢弘的囚牢陡然浮現,直接將那惡魔軍團儘數籠罩。

其堅不可摧的壁壘,更是連魔神索羅門全力出手,都不曾轟破。

與此同時。

一股隱晦般的空間波動襲來,一座足足籠罩蒼瀾大陸大部分人族聚居區的大陣升騰而起。

將東西兩座大陸儘數籠罩,連魔獸山脈都包含在內!

隻要這座囚牢轟不破,蒼瀾大陸的根基就不會動搖。

就算是有惡魔闖入,也便於圍殺!

其手筆之大,就連太古祖龍見了,都忍不住連連點頭。

“動用準神階中期的空間真意,搭建一座籠罩大半個蒼瀾大陸的守護大陣!”

“鵬蕾兒,你的修為果然又精進了!”

“三叔祖說得冇錯,要是冇有你,我惡魔一族三千年前就已經可以統治半個位麵了!”

“人族雖然血脈低微,靈魂本源卻是上上之品,這麼一大塊肥肉卻偏偏被你護在懷裡!”

“算了,今日之事到此結束,我們的人應該也已經得手了!”

“撤退!”

言罷,索羅門對著自己的胸口虛點幾下,其周身氣息登時就變得狂暴無比。

緊接著。

其小山包一般的鐵拳提起,對著麵前的大陣就是猛然一拳。

轟隆隆!

大陣壁壘陡然一顫,瞬間便有無數道裂紋浮現。

鵬蕾兒見狀大驚,急忙調用周遭天地的空間之力修複。

然而。

下一刻。

索羅門身後的一群惡魔卻是同時出手,一道道玄奧的印決打出,其體內洶湧般的魔氣,居然滾滾而出,毫無保留地朝著那魔神索羅門的體內灌注而去。

緊接著。

眾人便清晰地察覺,那索羅門的氣息急劇攀升,幾乎瞬息之間,就達到了準神中期,距離準神後期也不過一步之遙。

其身形也在眨眼之間達到了五百餘丈,鐵拳再次掄起!

哢嚓!

麵前的囚牢壁壘不堪其恐怖一擊,陡然潰散。

緊隨其後的便是一股高深莫測的空間真意席捲而出,裹挾著在場的所有惡魔都消失不見。

鵬蕾兒見狀有心想要阻止,卻發現自己的空間真意完全冇有了碾壓對方的能力。

對方居然在瞬息之內,吸收了數萬惡魔的修為!

恰在這時。

太古祖龍的聲音響起,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如夢初醒。

“不好,我們中了通古博的調虎離山計了!”

“那邪神墓府在什麼地方,快去看看,有冇有什麼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