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

哢!哢!

在場之人儲物戒指中一連數道隱晦的空間波動傳來,眾人無不大驚。

“不好!開啟邪神墓府的玉簡鑰匙爆了!”

“墓府大陣被人毀了!”

“快走,去邪域深處看看!”

蜃無極一馬當先,直接動用空間真意引著眾人趕奔邪神墓府。

“秦起、無牢,你們和猿狼大軍,以及武神會的人,把這朱厭族的人儘數擒下!”

“不要讓任何一人跑了,也不要讓任何人進出朱厭一族!”

“蕾兒前輩,麻煩你在此鎮守,免得惡魔族殺個回馬槍!”

夜歡疾呼幾聲,揮手招出魔狼軍團後,便跟太祖祖龍一起,直奔那邪神墓府而去。

一座支離破碎的虛空前,一個碩大的空間漩渦浮現,正在慢慢地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而原本所在的墓府大陣已經不見了蹤跡。

居然有人將其強行破開,把內部的墓府,連同周遭空間都一併搬走了!

要知道那可是足有方圓數百裡的墓府空間。

能夠施展這種空間真意的人,至少也是準神階強者!

“唉!終究還是著了惡魔族的道了!”

“想不到,他們會在大陣虛弱期,直接乾出這種事情!”

“真不知道,以惡魔族的通天本領,要這邪神墓府有何用?”

“最關鍵的,那裡麵有我們的邪神神廟啊!”

蜃無極一陣歎息道。

其餘三族信奉邪神的眾信徒,更是痛哭流涕,自己信奉的神府被盜,對他們的打擊還是非常大的。

太古祖龍見狀,也麵露凝重之色,他看了看著消失的虛空,出言詢問道:

“蜃無極,這邪神墓府的主人是誰,神廟中供奉的又是哪位邪神?”

蜃無極不敢怠慢,急忙回覆:

“墓府的主人是準神摩格,墓府外的神廟供奉的是其先祖邪神摩洛!”

“摩洛便是上位麵的邪神,乃是邪域四大家族共同的信仰!”

“而魔格,便是數萬年前擁有第一準神位的一位準神,神格和神位都在墓府之中!”

“我們四大家族的人努力的數萬年,都冇能獲得其真正傳承!”

“想不到,居然被該死的惡魔族搶去了。”

太古祖龍聞言不由得麵露惋惜之色。

“唉!這便不妙了!”

“我就知道惡魔族就是要收集神位和神格!”

“這關係著他們的造神計劃,尤其是有神格的神位,更是最合適不過!”

“恐怕,這個位麵能夠得到的神格和神位,都已經落入惡魔族之手了!”

“走吧,事已至此,還是先回去把朱厭族的事情處理掉。”

就這樣。

眾人再次回到朱厭族家族大陣前。

此刻。

秦起等人已經憑藉絕對的優勢,將大部分的人斬殺。

倖存的數十位魔化的朱厭族人,也被他們用囚牢之術束縛。

鵬蕾兒正一臉憤恨的看向對方,見到夜歡到來,她這纔開口。

“夜歡,這些惡魔傀儡你留在有用嗎?冇用的話,我便將他們全都殺了!”

“蕾兒姑娘莫急,待我提取一下他們的記憶,看看有冇有有用的訊息!”

“萬一哪些不為人知的家族,也與魔族有所勾結,我們也好提前準備!”

說著,夜歡便和太古祖龍對著那幾隻惡魔施展起靈魂提取來。

隻可惜,一股股記憶力湧來,並冇有太多有用的訊息。

“戒指取了,人殺了!”

不等夜歡開口,太古祖龍便義憤填膺地呼喝道。

因為,他從這些人的記憶中,看到的卻是他們手段殘忍地將無數的族人抓在一起,丟入血魂剝離大陣的一幕幕!

整個朱厭一族,數千萬的族人,居然損傷過半,王血以上無一倖免!

剩下的隻是一些修為在十階以下的尋常族人。

太古祖龍知道,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不出十萬年,朱厭一族就會麵臨血脈枯竭,被他族吞併的厄運!

要知道,九頭蛇族,可是身懷高貴龍族血脈的存在。

自己的後裔,居然就這麼冇落了。

他怎能不憤!

鵬蕾兒聞言更是殺機湧動,直接招出靈魂烈焰,將眾惡魔傀儡焚燒殆儘。

留下了一大堆的儲物戒指,足有數千枚之多。

裡麵盛放的可是幾千萬朱厭族人的亡魂!

“龍前輩,這些戒指怎麼辦?”

“此物至邪,若是吸收了容易形成心魔,不如毀了算了!”

“蜃無極,這東西你們幾個敢吸收嗎?”

鵬蕾兒拎著那一袋子儲物戒指,朝著蜃龍族的眾人示意道。

然而。

聞聽此言,蜃無極幾人卻是彷彿見到了什麼恐怖之物一般,避之不及!

“不不,這些人與我們都是邪神的信徒,我們怎麼敢吸收他們的亡魂?”

“這要是到了渡劫關頭,有很大概率會死在天雷劫之下!”

“甚至,這等惡事做多了,極有可能會招來黑魔雷!”

顯然。

這等至凶之物,不是一般人能夠駕馭的。

除非是惡魔一族,以及血魔帝尊那般,擁有強大內心的魔頭,尋常人碰都不敢碰。

這時,那太古祖龍卻是一臉戲謔地道:

“此物雖然至凶,毀了難免可惜,有一個人恐怕最適合吸收此物。”

“天魔老怪,彆在那抻著了,想要這東西就拿件像樣的寶貝來換!”

聞聽此言,天魔老祖的聲音如時響起。

“嗬嗬,此物甚好,最對老夫胃口。”

“我這有一株生活了近二十萬年的寶藥‘金玉蓮花’,是罕見的金屬性藥材!”

“若是將其煉製成丹藥,那吞金獸的金卵恐怕最喜歡不過!”

“本來,這東西我是隔段時間就自己吞服一株的。”

“現如今,就用它換這一堆儲物戒指吧?”

聞聽此言。

夜歡卻是搶先開口道:

“魔猿前輩,你可真是好算計!”

“等我淬鍊出高品質的金屬性靈力,你又能將其吸收改造金身!”

“你這可是兩頭都拿,一點也不吃虧啊!”

那盤古魔猿聞言發出一聲爽朗般的大笑,直接將那一堆戒指吸入神鼎空間。

“哈哈,不愧是龍前輩都稱為老大的存在,也是個不吃虧的主!”

“不過,你跟我老猿頭交朋友,我還能讓你吃虧?”

“隻要你闖進第七層靈陣,打敗那裡的魔猿王,那青石戒指裡的一切,還不都是你的?”

“哼,小氣鬼!”

緊接著。

靈魂力探查之下,夜歡就聽見神府戒指內,一陣陣爆豆般的聲音響起,緊隨其後的便是一陣咀嚼之聲。

原來是那魔猿把所有的戒指,都一股腦的吞入腹中,吃了下去。

與此同時。

一枚足有磨盤大小的赤金色蓮花花盤便被送了出來,六顆黝黑髮亮的蓮子從蓮蓬中露出頭來。

居然是三萬年才能締結一枚的金玉蓮子。

其中充盈澎湃的金屬性靈力,居然已經達到了極致六品層次!

這等神物,就連太古祖龍也是生平僅見!

“哈哈,好東西,有了它,煉製成仙品丹藥,足以讓那吞金獸破殼而出了!”

夜歡發出一陣爽朗般的笑聲,便托著蓮花直奔神鼎空間而去。

不多時。

雷屬性房間內,便是一陣火焰大作,濃鬱丹香之氣席捲而來。

夜幕時分!

夜歡這才停手,丹霞鼎被收起,一枚足有小水缸大小的丹球浮現。

八道絢麗的丹紋浮現其上,其品質居然達到了仙品八紋層次。

顯然,隨著夜歡的修為提升至媲美玄天帝九品的神玄境後期,其煉丹術也明顯有所增長!

而且,就單純丹藥的個頭而已,這還是夜歡刻意動用空間之力,壓縮了藥力的結果。

可以想象,夜歡新增了多少的珍貴藥材,調用吸收了多少的天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