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體內的血脈之力,明明隻有三成左右達到了這種品質,而且還是動用激發血脈品質的秘法之後。

要知道,尋常情況下,召喚先祖虛影,是需要有七成以上的血脈達到對應的品質纔可以的。

夜歡見狀不由得對自己的老對頭血魔帝尊,又暗誇了幾句。

這傢夥禁術之王的稱號,可真不是白叫的!

可惜的是,對方千算萬算,卻是冇有想到,如今的夜歡體內,祖龍血脈和朝天犼血脈都達到了上古二代層!

而且,兩股血脈都有各自的神魂束縛,彼此間正在互不乾擾的進化。

平日裡夜歡更多的還是習慣用那道祖龍血脈滋潤肉身,神犼血脈達到被神魂封印。

隻要時機成熟,這兩股血脈便可以分給不同的分身。

眼看那巨型麒麟浮現,夜歡眼神中卻是一抹冷厲之色流露。

“召喚血脈虛影嗎?這技能好像不光你有!”

“我倒是想知道,這以龍族為食的神犼血脈,對上上古麒麟獸,到底誰更勝一籌!”

“神犼吞天!”

嗡!

伴隨著夜歡一口精血吐出,玄奧的印決被催動。

一隻足有過百丈的巨型虛影浮現,直奔那體型大過其數倍的麒麟虛影而去。

隻是,相比那三百丈的巨型麒麟虛影,這朝天犼的百丈身形卻是顯得有些太過嬌小了。

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

那血飲見到如此情形,更是嗤之以鼻。

他心中暗道:這夜歡也不過是徒有虛名,也就是遇到些懈於修煉的聖域家族紈絝們,還能呈呈威風!

在他這修煉狂人麵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加之對於自己父皇對其血脈改善上的下的諸多工夫,他更是信心滿滿。

“受死吧!”

血飲嘶吼一聲,那巨型麒麟碩大的頭顱低下,其上一堆冷厲的尖角刺出,直奔那朝天犼虛影和夜歡而去。

按照他的推算,憑這虛影的實力,一擊將夜歡擊殺根本就輕而易舉的事情。

內心深處,血飲甚至懷疑,自己一上來就動用這樣的大殺招,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他了。

就連一旁觀戰的蟒盤山見狀都嚇得汗毛倒豎。

就這血飲的恐怖一擊,若是換成他去硬接,根本就是十死無生。

甚至,他感覺就算是尋常的半步半神強者遇到,也決計不敢小覷。

然而。

驚人的一幕出現,卻是完全出乎了血飲和蟒盤山的預料。

隻見那巨型麒麟衝來,正好與那朝天犼的巨口衝撞在一起。

隻是,想象中那朝天犼被衝撞至潰散,夜歡被一併斬殺的畫麵並冇有出現。

相反。

就在那兩道虛影接觸的瞬間,那朝天犼虛影居然陡然變得凝實,一股股的法則之力被其調用,瞬間便加持在自身之上。

雖然這個過程隻不過存在了瞬息之間,卻是冇能逃過血飲的眼睛。

下一刻!

哢嚓!

一道清脆的炸響聲傳來,那巨型麒麟的頭顱被其一口咬爆,隨意地咀嚼一番後便吞入腹中。

緊接著。

那朝天犼虛影又是接連數口咬出,三兩下便把整隻麒麟虛影儘數吞食!

血飲和蟒盤山見到這一幕,全都怔在原地不明所以。

尤其是血飲,此時的他已經麵色煞白,毫無血色!

要知道,這麒麟虛影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召喚的。

這不僅需要消耗積蓄已久的血脈之力,更是需要以大量的精血獻祭為代價。

本以為,將夜歡斬殺之後,對方的精血足以彌補自身如此大的虧空!

哪曾想,這一擊非但冇有將夜歡斬殺,還被其招出的虛影吞噬了自己的先祖虛影!

最關鍵的,當那朝天犼一口咬下的同時,其周身顯現出的凝實一幕,更是讓他大驚不已!

“實質話的血脈虛影,你體內的朝天犼血脈之力,居然快要達到其生前的品質了!”

“父親大人有言,若是用先祖神魂為引施展的血脈覺醒秘法,日後自身血脈成長至於先祖同級!”

“是有一定的可能,獲得等同於先祖生前實力的機會的!”

“看那朝天犼的血脈威壓,已經達到了上古二代層次!”

“難道…難道你體內的朝天犼血脈,已經達到了近十成的上古二代層次?”

“可是,你身上明明還散發著極強的祖龍威壓!”

“按理說,這兩股血脈,應該各占五成纔對!”

……

血飲驚愕般的聲音傳來,卻是有一問究竟的意思。

他對血脈改造的種種秘術也很是癡迷,見到這種隻可能存在與傳說中的現象,也很是好奇。

夜歡見狀也是冷然一笑:

“難道血魔帝尊也生了一個跟他一樣癡迷於禁術的兒子,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死個明白!”

“實話告訴你,我體內的朝天犼血脈已經有九成多達到了上古二代層次!”

“用不了多久,它就將達到十成二代水準!”

“甚至,在我的血蓮返祖丹以及煉體術的輔助下,超越二代,達到上古一代,甚至是太古級水平,也隻是時間問題!”

“你說的祖龍血脈,那是同樣達到九成上古二代層次的存在!”

“至於這兩股截然不同的血脈,為什麼能同時存在我的體內,那便是我的秘密了!”

“你還冇有知道的資格!”

……

此言一出,那血飲登時便驚為天人!

“啊?這…這怎麼可能?”

“正常人能夠身懷多種血脈不假,就像我便身懷三種以上血脈!”

“可是,就算是最強的麒麟血脈,也不曾達到五成!”

“這根本就是有違常理!”

“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那血飲幾近嘶吼的聲音響起,雙眸猩紅間,已經像是失去了耐心的猛獸!

一旁的蟒盤山見到這番景象不由得嚇得連連後退。

血飲見狀卻是扭頭冷冷地掃了對方一眼。

就這一道目光遞來,蟒盤山的身軀不由得猛然一僵,當場怔在原地。

就彷彿被神雷擊中一般。

“血飲少主,求你不要殺我!”

“你若是真的想招了那一物,也不必拿我獻祭!”

“我對血魔帝尊大人可是忠心耿……”

然而。

話音未落,那血飲便麵露猙獰之色。

下一刻。

其意念催動間,一股強橫至極的血脈之力奔湧而出,那蟒盤山的肉身便陡然爆裂,化為一股滾滾的精血洪流,湧入其體內。

緊接著。

其原本煞白的麵色,便變得紅潤起來,整個人的氣息也變得極為凝實。

漠然的聲音響起,已經帶了幾分冰冷之意。

“夜歡,我承認是我小瞧了你,怪不得你曾經是被父親大人視為頭號大敵的存在!”

“隻可惜,你卻是太過自大,居然敢進這河澤之神的墓府!”

“難道你就不好奇,數千年前那赤焰龍族的數位絕世天才,都有著碾壓同階的超人實力。”

“為什麼還會被各大家族圍殺在這座洞府裡?”

夜歡聞言也不由得眉頭微皺,靈魂力按照朝著那片被封印的神秘區域探查而去。

果然。

此刻,那裡的空間波動已經變得極為狂暴,一股隱晦般的危險氣息正在散發出來。

那些在其周圍棲息的水蜥蜴,也全都嚇得四散而逃,須臾之間便逃之夭夭,不見蹤跡!

夜歡冷眼看向那血飲,滿是凝重之色。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那水底世界,應該是那河澤之神的墓府所在吧?”

“難道說,你們早就提前在其中隱藏了高手?”

“還是說,這墓府的主人,一直都在其中,其傳承並冇有真的被得到?”

聞聽此言。

那血飲卻是麵露戲謔之色,他連連擺手道:

“非也,非也!”

“那上古龍蚺獸的傳承已經被九嬰族的人得到。”

“隻是,得到其傳承的方式,卻是將其馴化!”

“馴化這龍蚺獸的人,正是我父親的祖母!”

“也正是因為有這一股血脈存在的緣故,才成就了我父皇這樣的天才!”

“而如今,那上古龍蚺獸的一道分身正在墓府中潛修!”

“接下來,我要做的便是操控它,將你擊殺在此!”

“九嬰真血,控獸之術!”

呼喝的同時,那血飲一道道玄奧的印決打出,一隻兩百丈有餘的巨蟒陡然浮現。

詭異的是,這巨蟒雙頭無尾,原本應該是蟒王的部位,居然生長的是一顆稍小的蟒首。

不僅如此。

靈魂力之下,夜歡還發現,那巨魔體內居然有著兩顆碩大的魔核存在!

觀其狂暴至極的氣息,居然達到了半步半神初期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