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聞言也不作解釋,隻是鎖定神鼎空間中的太古祖龍,靈魂傳音道:

“老龍,彆裝死了,熱鬨看夠了冇有?”

“快打開這禁製,我把他們收進去,離開這鳥地方吧?”

“看我受傷都不出手,你可是越來越行了!”

“我們之間真的有契約關係存在嗎?”

太古祖龍聞言,也是略顯尷尬地清了清嗓子。

“咳咳…呃…內個,剛纔怎麼突然就困了呢!”

“難道我睡著的時候,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

“既然有客人來了,那我就先找他們進來敘敘舊!”

說著,太古祖龍信手一揮,直接劃開神鼎空間的屏障,將那金星河跟金童招了進來。

見到太古祖龍,那金童也是第一時間鑽進對方的懷裡。

不知為何,自從第一次見到老龍,他便在對方身上感受一股莫名的親切之感。

相比夜歡,他甚至更願意跟這個老頭待在一起,哪怕是嗅著對方的氣息睡覺,也是格外香甜的。

“龍爺爺,就是這傢夥,剛纔欺負我爹爹呢。”

說著,金童伸出稚嫩的小手,指向自己的生父金星河。

憑實力坑爹!

“哦?”太古祖龍聞言一臉戲謔地哦了聲,嘴角一抹狡黠的弧度挑起,眼角的餘光隻是隨意地掃了對方一眼,那金星河便嚇得身軀一顫急忙跪伏在地。

這熟悉的麵孔和氣息湧現,腦海深處一股股塵封許久的記憶鑽出,他一下子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太…太古祖龍前輩!”

“老祖在上,晚輩金星河愧對老祖的栽培!”

金星河匍匐在地,若不是這傀儡之身冇有汗水可流,否則,此時的他已經冷汗直冒了。

此時此刻。

一股無比的愧疚之感湧上心頭,他恨不得當場自裁在太古祖龍麵前。

三十萬年前,自己就是受了眼前之人的點播,纔有幸覺醒了沉睡的祖龍血脈,一路成長為準神階強者。

奈何,一彆三十萬年,自己不僅把祖龍血脈儘數丟失,還落了個傀儡的模樣。

那可是上古二代祖龍血脈啊,一副好牌打得爛臭!

無言以對!

此時的金星河連一句狡辯的話都說不出!

太古祖龍瞥了對方一眼,卻是冇好氣地道:

“哼,你還有臉來見我?”

“腦子裡隻有女人的廢物!虧我把太古初期的龍血果給了你!”

“你就是這麼感念我的恩情的?”

“哪怕你多給我留下幾個龍族子嗣,也算我那麼龍血果冇有糟蹋!”

“那始麒麟到底哪裡好?值得你追求三十多萬年!”

“現在好了,你好不容易出手一次,還把我新選的八荒鼎宿主給打傷了!”

“你自己說吧,這筆賬咱們怎麼算?”

“要不,我把你這兒子殺了,以命相抵?”

此言一出,那金星河嚇得全身顫抖,整個人連話都說不全了。

“不…不…不!”

“老者息怒,晚輩知錯了!”

“我如今雖是傀儡之身,卻也還有著準神中期修為。”

“如果您需要龍血,隕落前我也暗中收集了一部分。”

“其餘的卻是被那不蛇不麒麟怪物搶走了!”

“這些金屬性祖龍之血,便獻給您,算是對那枚太古初期龍血果的丁點補償吧!”

說話的同時,那金星河意念催動,一枚儲物戒指從其右臂的骨骼中浮現而出,然後雙手恭恭敬敬地遞到太古祖龍麵前。

後者也不客氣,將戒指接過,直接取出一大團上古二代品質的精血出來。

內部充盈著的,居然有極致八品層次的金屬性靈力。

太古祖龍滿意地點點頭,直接將其中一團送入金屬性房間內。

然後,又把剩下的精血丟到金星河麵前。

“這些精血你先收著,日後若是有機會,讓夜老大想辦法把你煉製為一尊吸血傀儡!”

“說不定,你日後還能恢複巔峰時期的修為!”

“隻不過,自從之後,除了去營救你那上古二代始麒麟妻子外,你便跟在夜老大身旁,聽其調遣!”

“你可願意?”

聞聽此言,那金星河連忙應喝,磕頭如搗蒜。

“願意,願意,晚輩一百個願意!”

“隻要老祖不嫌棄,就是殺了我尋開心,我也願意!”

太古祖龍見狀便不再開口,再次閉目假寐起來。

夜歡暗中窺視到這一幕,更是對太古祖龍暗伸大拇指,他心中暗道:

“論起敲詐、勒索,這老龍纔是祖師爺級的!”

“原來先前對方不肯出手,讓自己受傷,就是想讓對方先失了禮數!”

“這下好了,對方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可是,為什麼受傷的人是我?!”

一念至此,夜歡對著老龍就是一陣暗罵,引得對方直打噴嚏!

……

那金童見到老龍睡去,卻是大搖大擺地朝著金屬性房間行去。

金星河則屁顛屁顛的跟著後麵,一臉討好的樣子。

對於這個跟自己最心愛的女人生的兒子,他可是最疼愛的。

要知道,並不是所有的上古二代祖龍和麒麟結合,都會生出吞金獸的。

甚至,能夠產生擁有生育能力的後代,概率都並不大!

孕育出吞金獸的概率極低,要求也極為苛刻,必須雙方都是以金屬性血脈為主的存在,雙方的血脈還得達到近乎十成的完美融合。

正是因為希望孕育出一個吞金獸後代,這金星河才追了自己的愛妻三十多萬年。

期間,有希望得到其芳心的競爭對手,更是都被他殺了。

他們兩人之間也是交手不下百萬次,相愛相殺三十多萬年,最終纔將對方感化。

可惜的是,造化弄人,就在自己的愛妻懷孕不過百年,他們就被血魔帝尊和亡靈族,以及武神宗的人發現,多次挑釁之後,自恃實力不凡的金星河,還是忍耐不了對方的頻繁挑釁,離開龍族墓園,與之一戰。

最終,被多方高手聯手圍攻的情況下,敗下陣來。

哪怕他也斬殺了不計其數的對頭,摧毀了阿爾塞斯的兩道分身,卻也改變不了被奪走精血,煉製為傀儡的命運。

慶幸的是,他臨死前動用準神後期的空間真意,包裹了一縷殘魂和精血,隱藏在體內。

等到亡靈族長阿爾塞斯刻畫完靈陣,將其釋放之後,他這才藉機反撲。

奈何當時阿爾塞斯因為刻畫靈陣消耗過大,一時奈何不了他!

情急之下,便臨時起意,動用大能級空間真意,將其投入到血魔帝尊剛剛改造的風魔淵墓府中。

意圖再尋機會對付這金星河。

不承想,因為種種原因,這一放就是千年時間!

……

因為吞金獸的特殊體質,尋常情況下,幼崽是要在母體中待上近兩千年,甚至是更久的。

等其出生之後,本體也將直接擁有近乎半步半神的實力。

到那個時候,這吞金獸便可以直接以金鐵為食,迅速成長。

奈何,當日那麟金兒遇到危險,迫不得已纔將幼崽產下。

最終,還是被來犯者打退,搶走了未出世的金卵!

因為在卵中,吞金獸也可以憑藉靈魂之力感知外界的一切,所以,隨著慢慢成長,對於當年的記憶,也慢慢恢複。

在金星河的百般討好之下,他這纔將事後自己目前與敵人打鬥的事情,講述給自己的父親聽。

金星河聽得睚眥欲裂,鐵拳緊握間,全身的骨骼也是發出一陣爆響。

……

此刻。

夜歡帶著那一大堆風魔珠,再次返回到藏寶洞。

狐媚兒見他這麼快就折返回來,還以為對方已經放棄了,急忙上前勸慰。

“夜歡,彆灰心,現在的你怎麼可能是那些半神階傀儡的對手呢?”

“反正現在風魔淵已經有充足的靈力補給了,等我們實力慢慢成長,再一起想辦法就是!”

“聽說,每隔百年的時間,我們還有進入其餘兩個區域曆練的機會,也能尋得離開此地的辦法!”

夜歡聞言隻是淡然一笑,拉著她直奔藏寶洞而去,並不過多解釋。

那狐媚兒也樂得如此,反手就抱著夜歡的胳膊,很是滿足的樣子。

這麼一來,倒是弄得夜歡有些不好意思了。

周圍其餘的曆練者見到兩人如此親昵的舉動,更是紛紛出言嗬斥。

“夜歡,放開你的臟手,不許碰狐姑娘!”

“不就是恢複了這裡的靈力補給嗎?還真以為自己是救世神了?”

“冇有你,我們幾個照樣可以在這裡修煉,還能天天跟媚兒姑娘待在一起!”

“裝什麼裝?你的考覈要求是十枚半神階風魔珠,我們都聽說了!”

“莫說是十枚,一枚你能得到嗎?”

……

叫嚷的同時,眾人也跟隨夜歡來到了藏寶洞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