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煉體係,當夜歡去檢視侯誠送來的那枚儲物戒指,不由得被裡麵的景象嚇了一跳。

那枚戒指的空間足有一間房大小,裡麵滿滿噹噹全是藥材,四品以上藥材足足占了一半。

粗略的估計,這些藥材的價值,就超過了千萬金幣。

而其中,夜歡也發現了一枚五品層次的異形果。

於是他當即決定,先幫猿王煉製一枚異形丹,順便趕製一批日常的丹藥,再趕往寒穀城。

翌日黎明。

夜歡結束一夜的煉丹,狠狠的伸了個懶腰,頓時全身關節處,一陣劈啪之聲大作。

然後他直接掏出十顆五品潤體煆魂類的丹藥吞入腹中,這些差不多是目前八荒鼎和肉身一天的消耗量。

簡單的休整過後,夜歡給猿王服下異形丹,使其擁有化為人形的能力。

四人這才離開學院,直奔寒穀城而去。

元霸則留在學院,繼續完成他的學業考覈。

這段時間,夜歡還針對霸玄之體,把玄陽鍛體術進行了改動,臨行前打算傳授給元霸。

這樣一來,對方以後修煉將會有事半功倍之效。

直接用靈魂共享的方式傳授,也不會耽誤太多時間,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

果然,一番靈魂共享演示之後。

“元霸,學會了嗎?”

“嗯,學廢了,我這就演示給你看,排山倒海!劈星斬月!”

“啊?這……完全不對啊,是按照我靈魂共享給你的路線發力啊,煉化靈力的方式也不對!”

“你自己的身體,你不會不熟悉吧?”

“什麼?剛纔那個畫麵是我的身體?我怎麼不知道?我肚子裡裝的不是下水嗎?”

“我尼瑪,你平時是怎麼調用靈力的?”

“這玩意還得調用?夜老大,你天賦也太差了吧?不就是意念催動,靈力自來嗎?”

“好吧,不愧是霸玄之體,不過,從現在開始,你調用靈力的方式需要改一改!”

……

就這樣,大約過了兩個多時辰,元霸終於將運行之法儘數掌握。

爆發出來的勁力,登時就大了三成,吸收火靈鍛體的效率也大大提升!

“夜老大,謝謝你幫我改善煉體術,我感覺自己好像很聰明的樣子,一早上就學會了,對不對?”

“呃……元霸,其實…你可以自信點,把感覺和好像去掉!”

“我才用靈魂共享的方式,教了你一千六百八十三遍你就學會了,絕對是聰明絕頂了!”

元霸聞言大喜,“嘿……我就知道,從小我媽就告訴我,能吃的人聰明!”

夜歡:“……”

告彆元霸,幾人直奔寒穀城。

一路之上,狼王和魔猿都化為真身狀態,馱著夜歡和萱兒在密林中一路狂奔。

下午時分,幾人便來到了寒穀城北門前。

作為漠南郡的郡城,這裡也是被一座玄階高級品質的星算大陣籠罩的。

進入其中,需要辦理腰牌,城中也禁止打鬥,一旦違反城規,將受到城防衛隊極其嚴厲的懲罰。

當然,這些規矩是用來約束弱者的。

如果是煉丹師,或者名門望族,殺個把人,也不見得有人會管。

不過,侯誠上台之後則不一樣,他是修武廢柴出身,自幼就受儘修武者的欺辱。

哪怕後來他攀上了郡主這樣的高枝,也少不了被冷嘲熱諷,甚至被拳腳相加。

如今,他做了郡主,因為服用夜歡的丹藥,又重新具備了修武資質。

現在的他,有心想要打造一個不一樣的漠南郡。

夜歡到來的時候,全城上下,都在討論新郡主的各種改革。

加重犯罪的刑罰,嚴厲打擊盜匪行為,減輕普通鄉民和小商販的賦稅,在魔獸山脈外圍駐軍保護鄉民免受魔獸滋擾,創辦修武學院,專門招收具有修武資質的窮苦孩子等等。

一係列的舉措,都讓眾百姓拍手叫好。

不過,幾家歡喜幾家愁,有人高興,自然就有人反對。

那些在城中蠻荒慣了的富家子弟,以及收取保護費的幫派,出現違反城規的行為,全都被侯誠狠狠地鞭笞。

此刻,各大家族的人和丹王蕭河聯合在一起,正在謀劃把侯誠從這位子上趕下去。

……

來到城門前,幾人先是辦了幾塊尋常的腰牌,便各自進城去了。

此次前來,夜歡一是想會會那蕭河,看看有冇有機會把對方除掉。

二來,他要看看侯誠售賣丹藥的情況怎麼樣,如果有人從中作梗,他需要幫對方站穩腳跟。

剛一進入寒穀城,夜歡就聽見眾人正在熱烈地討論著侯誠的事。

“馮兄,這是什麼事這麼高興啊?嘴都咧到後腦勺了。”

“哈哈,哥哥我排了五個時辰的隊,從侯氏商會的神丹閣,買了一枚一品洗髓丹和一枚一品小還丹!”

“我的天呐?這兩種丹藥都是每日限購十枚的,你花多少錢買的,我願意出雙倍的價錢!”

“嗬嗬……洗髓丹二十萬金幣,小還丹兩萬金幣!不過,你就算給再多的錢,我也不會賣的!”

“我卡在玄宗初期很多年了,這洗髓丹,說不定能讓我有所突破!”

“這丹藥的品階雖低,藥效可是比起尋常丹師的三品洗髓丹,都相差無幾!”

“想買,自己去排隊抽簽吧!”

……

夜歡在城中轉了許久,幾乎大部分人都在討論侯氏商會神丹閣的事情。

他不禁驚訝,這才短短數日的時間,侯誠居然將生意做得如此火爆,還每日限量售賣!

要知道,這一品洗髓丹他都是批量煉製,十分粗糙,他給侯誠的建議售賣價格是三萬金幣。

不成想,對方居然用這種方式,把價格抄上去近十倍,其餘丹藥的價格也高了數倍。

他這才意識到這侯誠的經商能力,是多麼的強。

不過,像洗髓丹這樣的丹藥,他目前隻允許售賣二品以下,品質比較粗劣的一部分。

服用之後,最多能讓玄王中期的強者有所突破。

如果是實力更高者服用,收效便十分低微了,即便是大量服用,也很難讓瓶頸突破到玄皇階。

不然的話,一不小心給自己製作出一股勁敵出來,那便不好了。

見到這熙熙攘攘的郡城如此繁華,萱兒早就拉著狼王四處閒逛去了。

隻有化身為黑臉大漢的魔猿跟在夜歡身旁。

就在兩人在侯氏商會外閒逛之時,一個衣著華麗的年輕男子主動湊上前來,搭腔道:

“這位少俠,買丹藥嗎?神丹閣的二品洗髓丹,我花六十萬金幣搶來的,便宜勻給你。”

“八十萬金幣,彆人都賣一百萬的!”

說著,那男子掏出一方精美的玉盒打開,裡麵躺著一枚像驢糞蛋一樣的草糰子!

一眼假!

這傢夥當我是傻X呢!故意損壞這侯氏商會的名聲,其心可誅!

周圍好幾個氣息不弱的大漢潛伏左右,就差強買強賣了!

想到此處,夜換看向那男子,一臉認真的樣子“能打折嗎?”

“能啊,打幾折,你自己說吧,我今天就當交你這個朋友!”

“打骨折,粉末性的那種!”

“尼瑪,你踏馬成心找茬是不是?八十萬金幣,你要不要吧?”

夜歡聞言莞爾一笑,果然是強買強賣!

然後,他雙手猛地伸出,對著那華服男子的胳膊,就是連抓數把。

哢嚓嚓!

一陣陣骨裂聲大作,男子的雙臂頓時被捏成粉末。

“啊……我的胳膊,痛死我了,兄弟們抄傢夥,給我剁了這小子。”

話音剛落。

不遠處,十數位手持鋼刀的大漢也第一時間衝了過來,將夜歡和魔猿團團圍住。

淒烈地慘嚎聲響起,瞬間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我靠,這不是蕭丹師的三子,蕭寧嗎?誰這麼大膽,敢把他傷成這樣!”

“就是他,昨天拿了兩枚粗鄙至極的草糰子,說是神丹閣的療傷丹,騙了我十萬金幣,那可是我一輩子的積蓄啊!”

“我給老母親吞下,差點卡喉嚨裡把她老人家噎死,拿回去給侯氏商會的人看,人家說根本不是他們家的丹藥!”

“我去找他理論,還被他把胳膊打折了!”

“現在,終於有人治他了,該打!”

“不錯,打得好,我今天也被他的手下人騙了兩萬金幣!”

“除了直接從龍丹閣購買的丹藥,根本不能買,全是假的!”

……

隨著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叫好聲也是此起彼伏。

顯然,這一夥人,已經坑害了許多人。

可是,有著背後的丹王蕭河撐腰,他們卻是有恃無恐的,何況,如今的大夏帝國三皇子,還是他們家的座上賓。

就連郡主侯誠,也得天天上門請安!

“還愣著乾什麼?給我剁了他們兩個,出了事我擔著!”

華服男子再喝一聲,十數位大漢舉起鋼刀,直接朝著夜歡和猿王砍來,其中幾人居然是玄宗階的高手。

眼看夜歡幾人要倒黴,圍觀的眾人也嚇得連連後退,生怕濺一身血!

一些見不得血腥的人,嚇得紛紛扭頭,不忍直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