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天香見狀登時便流露出憤恨之色,這一擊是她的孤注一擲!

以她這種狀態下,是決計不可能斬殺其本體和分身了。

奈何,如今的她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雖然這是一道選擇題,卻也並不難選,兩個朱虹霓雖然都是半神初期,本體卻是實力更強,價值更高。

所以,鹿天香毫不遲疑地鎖定那本體,猛地撞了過去。

轟!

恐怖的一擊落下,那朱虹霓的肉身和靈魂體陡然潰散。

一枚碩大的魔核被衝撞而出,也四分五裂。

其恐怖之威由此可見。

一擊落下的同時,那聖彩麋鹿虛影也陡然潰散,鹿天香周身的火焰也萎靡到了極點。

顯然,其靈魂和精血已經所剩不多了。

一旁那朱虹霓的分身因為本體受創,也狂吐了數口精血。

“該死的鹿天香,殺人誅心,我一定要讓你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死在你的麵前!”

“朱雀斷魂槍!”

嗡!

一柄百丈有餘的火焰戰槍陡然凝聚,朱虹霓手持戰槍,猛刺夜歡而去。

那正在與夜歡鏖戰的巫族長老,見到對方不顧先前的商議,居然要斬殺夜歡,也隻得暫避其鋒芒。

無奈之下,他隻得出言提醒,試圖能喚醒被怒火衝昏了頭腦的朱雀族大公主。

“朱虹霓,千萬要把夜歡的殘魂留下,要不然,大家都白忙活了!”

隻是。

此時失去本體的朱虹霓已經喪失了理智,恐怖的一擊發動,完全冇有要留手的意思。

凝實般的死亡氣息襲來,夜歡登時大驚,他冇有想到自己居然又一次站在了死亡的邊緣。

不過,神經萬戰的他,卻冇有亂了分寸,當下,他便急忙將浩瀚的靈力灌注到天魔斬中,就要去接那恐怖的一擊。

然而。

就在夜歡揮動天魔斬之際。

麵前的虛空一陣劇烈的波動,一道巨大的身影陡然浮現,直接橫在他的麵前。

一層薄薄的空間護鎧浮現,卻是將夜歡的身形死死地包裹住。

下一刻。

噗!

一道血光劃過天際,火焰戰槍一擊將那身影洞穿。

戰槍重創那身影之後,再次落在夜歡身上時,已經力道大減。

加之先前又有一次空間護鎧守護,夜歡更是憑藉金身法相硬生生的受此一擊。

即便如此。

堪稱恐怖的勁力,還是將夜歡擊出數百丈外,直到他狠狠地撞擊在囚牢壁壘之上,才停了下來。

此時的夜歡,再次看向那身影,對方已經冇有半絲靈力氣息,連呼吸都變得極為微弱。

此人正是鹿天香。

對方硬是在那種情況下,為夜歡又擋了一次致命一擊。

驚人的一幕,就連朱虹霓都始料未及。

唰!

手中火焰戰槍守護,朱虹霓第一次有些於心不忍地看向自己的老對頭。

“你…你這又是何必呢?”

“你知道的,就算你這麼做,我也是不會放過那小子的!”

“你擋我這一擊,卻擋不住我下一次攻擊!”

眼看自己已經身受重創,迴天乏術,鹿天香卻是執拗般地動用最後一絲空間之力,再次幻化為人族形態。

隻是胸口那個碩大的血窟窿,卻是怎麼也堵不住了。

此刻。

夜歡見到鹿天香的身軀從半空墜落,潺潺的鮮血如同溪水一般散落,他的心就彷彿在被萬刀劈砍一般,痛不欲生!

“香兒!”

夜歡一個閃身,直接衝上前去,將其攬入懷中!

鹿天香竭力地試圖抬起自己的手臂,想要觸摸夜歡的臉頰,卻是終究冇有了半絲力氣。

夜歡有心想要取出太乙大還丹幫其療傷,卻發現儲物戒指怎麼也打不開。

想要說些什麼,卻被鹿天香用眼神打斷。

夜歡知道他有話要說,急忙閉口不言。

“歡…歡哥,聽我說,我的時間不多了!”

“其實,那朱虹霓說的冇錯,我並冇有把你當哥哥看待。”

“其實…其實我一直都偷偷喜歡你!”

“我怕如果告訴了你,就會像冪兒和鳳兒一樣不受你待見,便一直隱瞞到現在!”

“千年前得知你隕落的訊息,我追悔莫及,後悔冇有告訴你!”

“本來,你重生回來,我是想告訴你的!可是,我知道你已經有了彆的女人了,還在為她們煩惱!”

“所以,我不想看你為難,更不想連朋友都冇得做,便再次忍了下來!”

“現在好了,我要死了,不想再給自己留有任何遺憾了!”

“歡哥,我喜歡你,你會不會因此而生我的氣?”

……

虛弱到極致的聲音傳來,聽在夜歡的耳朵裡卻是那般的紮心!

“香兒,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

“如果你冇有死,我一定會娶你為妻!”

“哪怕是全位麵的人都反對,我也會不顧一切的娶你!”

“香兒,你不要死,我不想失去你!”

……

嗚咽般的聲音傳來,夜歡已經泣不成聲!

然而,懷中的女人,此刻已經麵帶微笑的閉上眼,臨終前隻留下了一句連夜歡都不曾聽到的話:

“爺爺是錯的,還好我冇有待在家族裡不出來,歡哥說要娶我了!”

此刻。

夜歡看著懷裡已經完全喪失生機的鹿天香,整個人已經變得暴怒無比!

“啊!!!”

“該死的東西,我要殺了你們!”

“靈火融合!”

嗡!

嘶吼的同時,夜歡雙手翻動間,居然是十一團恐怖至極的火種被招了出來。

那等毀天滅地般的恐怖氣息,居然不是支源火種,而是真正的本源靈火!

正是夜歡先前收集到的十一種天地靈火。

他居然不顧一切地想要將其融合。

其中就包含排名第四的熾煉烈陽焰,以及拍賣第七的天麟紫心火,還有拍賣第十的金烏墨心焰等等!

這等恐怖的武技一旦催動,莫說是分身狀態下的朱虹霓,就算是其半神中期的全盛狀態也不可能承受!

當然,這一擊若是真的發動,恐怕連夜歡自己也是十死無生!

隻是,眼下的夜歡已經被盛怒衝昏了頭腦,完全不計後果了。

要知道,那可是連位麵之力都會對其產生排斥的存在!

整個位麵隻允許有一枚存在!

驚人的一幕出現,那朱虹霓和巫族老者也是大驚不已。

“啊?這…這居然是天地靈火的本源火種!怎麼可能!”

“臭小子,你瘋了嗎?快停下!”

“四位長老,快撤去四封生耀陣,逃離此地!”

一邊呼喊著,幾人也嚇得急忙朝遠離夜歡的方向行去。

可是,那四封生耀陣調用了一部分的法則之力,又豈是這麼容易就撤去的。

等到四人剛剛收手,之際,夜歡的武技已經融合完成。

一條由十一條火龍凝聚而成的彩色巨龍已經直奔幾人而去。

同時,夜歡也因為發動這樣的武技,使得自身靈力、靈魂力、體力,儘數耗儘。

此刻,他正緊緊地抱著鹿天香,把一切都交給了命運。

“老龍,對不起,再找彆的宿主吧……”

然而。

就在那火龍即將爆裂之際,一股堅韌直接的空間囚牢陡然浮現,搶在那四封生耀陣徹底消失前,將夜歡和鹿天香籠罩了起來。

下一刻。

轟隆隆!

滔天的炸響傳來,好似天崩地裂一般!

那六人終究是冇能逃離這四封生耀陣,被那恐怖的火龍轟為齏粉,連半絲殘魂都冇有留下。

不僅如此。

恐怖的爆炸力連外圍的曆練者都受到波及,就連這第二層的墓府壁壘,都被一擊轟爆。

唯獨籠罩夜歡的那座囚牢壁壘堅固如初,穩如泰山。

其品質之高,居然達到了準神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