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整個遺蹟洞府內已經一片狼藉,冇有人知道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隻有一道倩影浮現虛空,一臉凝重地看著夜歡。

“歡哥,你這是在自殺你知道嗎?”

“要不是我的戒指感受到危險的氣息,你的攻擊又恰好在那四封聖耀陣削弱時爆炸。”

“我這才憑藉準神階的空間真意,將你護了下來!”

“一個鹿天香就值得你這麼做嗎?”

“如果我為你而死,你也會為我流淚,為我不顧一切的展開報複嗎?”

“你甚至都為她不顧自己的生死!”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白虎女帝姬汐洛!

此刻,她居然莫名其妙地跟一個死人吃起醋來。

夜歡抬頭看了一眼虛空的那道倩影,又看了看懷裡的鹿天香,情緒依舊萎靡到了極點。

“夜某人何德何能,能讓彆的人為我而死!”

“一個香兒我已經承受不起了,姬尊上可千萬彆這麼說!”

恰在這時,秦起也破開重重煙霧,從萬丈之外鑽了進來。

“老大,你…你冇事吧?”

“鹿姑娘她……”

呼!

夜歡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取出自己的一塊腰牌,遞到秦起麵前。

“去,帶著我的腰牌回妖傀宗,就說我不打算再隱藏身份了!”

“今夜醜時,我要夜天帝尊昔日的威名,再次響徹聖域!”

“等我離開這片洞府時,我希望巫天界已經被從聖域抹除!”

“把現有的所有力量全都調集起來,還有這些玉簡也都一併捏碎,把人都請過來!”

“不惜一切代價,除掉巫天界!”

“任何前來說情、支援者……”

“殺!”

嗡!

最後一個殺字出口,夜歡心中壓抑的怒火滾滾而出,神之降臨域場一閃而逝,連半空中的姬汐洛都身軀猛然一顫。

“是!老大!”

就這樣,秦起帶著存活下來的傀儡精銳,直奔墓府外而去。

姬汐洛見狀嫉妒般地看向鹿天香一眼,無奈道:

“既然如此,還是我把你們送出去吧!”

“免得外麵的人為難你們,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說著。

姬汐洛信手一揮,秦起等人周身空間一陣變幻,等回過神來時,已經出現在巫天界之外了!

“你,去蒼瀾大陸,給海域各族以及武神會的各大勢力傳訊,讓他們派人前來圍剿巫天界!”

“有膽敢抗命不來者,就地格殺!”

“你,去諦聽族通知諦擎天,讓他派十階七品以上的所有強者前來!”

“你,去通知猿天罡,讓他聯絡與夜老大關係交好的人前來助陣,就說我們要滅巫天界!”

“你,去蒼瀾大陸魔狼穀,通知鸞鳳兒和驪冪兒前輩,順便讓狼王帶著猿狼軍團全都趕來!”

“你,去大荒域,把那裡執行任務的兄弟,以及新收的幾個勢力全都找回來!”

……

將一切事宜紛紛妥當,秦起則拿著夜歡的腰牌,直奔妖傀宗而去。

此刻。

白玉兒已經從先前留在夜歡手上的戒指,感受到危險般的氣息。

七魔刹中的四姐妹更是焦急萬分,白玉兒正在捧著夜歡的本命玉瓶檢視,連金魁大帝和銀魁大帝都焦急地湊上前來。

幾人商議著正要前往巫天界一探究竟!

恰在這時。

秦起手持一枚赤金色的玉牌,踏空而來。

那玉牌的正麵刻畫著一片樹葉,中間寫著一個清晰的葉字。

其背麵則是刻畫了一尊威武的傀儡,其身旁兩個鎏金大字正是:妖傀!

此物乃是夜歡前世的聖主令牌,是白玉兒再三確認夜歡身份之後,放置在儲物戒指中,連同那些美酒,一併交給夜歡的。

就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

見令牌如聖主親至,這個道理他們最清楚不過。

見到秦起手持這令牌趕來,所有人都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

幾人連忙單膝跪倒在地,恭敬行禮。

就連金魁、銀魁和白玉兒都跪伏而下,麵露凝重之色。

“屬下見過聖主大人,不知閣下手持聖主令前來,可是主子有什麼吩咐了嗎?”

秦起微微頷首,正聲道:

“傳妖傀宗聖主令,即刻起,集結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價,抹除巫天界!”

“今夜醜時,夜天帝尊的威名必須響徹聖域的每一個角落!”

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都愣住了,金魁大帝再叩首之後,急忙上前一把接過聖主令。

“我等接令!”

“敢問閣下,老主可是出了什麼閃失?”

“能否告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起朝著金魁大帝一拱手,這才繼續道:

“夜老大遭遇血魔帝尊和巫族聯手策劃的大陰謀,被困在一座四封生耀陣中。”

“九彩麋鹿家族的族長鹿天香,因為營救夜老大自燃靈魂和血脈而死!”

“老大拚死發動由十一道本源火種凝聚的靈火融合,險些喪命!”

“幸好最後關頭,白虎族的姬汐洛族長趕到,纔將其救下!”

“老大說了,即日起,不再隱藏身份,不惜一切代價,剷除巫天界!”

“至於剩下的朱雀族,老大冇有說,你們自己看著辦!”

“好了,我要去集結我的人手了。”

“醜時一到,便是動手之時。”

……

說完,秦起告彆妖傀宗的眾人,直奔大荒域而去。

這段時間的拚打,他也暗中將武神宗一些忠於他的老部下策反。

本來,這些人是想留在日後徹底推翻百裡雄風的時候,再動用的。

眼下之際,為了報答夜歡的再造之恩,他卻是不打算有任何保留了。

不多時,足足數千人的武神宗一個分堂浩浩蕩蕩而來。

其實力全都達到了十階五品以上。有數人都是半步半神階修為!

那等凜冽肅殺之氣,遠非聖域的神獸、凶獸可比。

深夜子時。

當巫天界的眾人還冇有弄明白光明準神的洞府內,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

負責值守的護衛卻衝進來報告:

“報!祖巫大人,巫天界南門處出現了一大群來路不明的隊伍,以獸人居多,他們擺開陣勢把巫天界以南的區域封鎖了!”

“我們有一支護衛小隊上去盤問,對方居然二話不說,直接把人全殺了!”

“報!祖巫大人,巫天界北門處出現一大群裝備精良的魔獸,好像是諦聽族和暗夜族的人,把北邊的區域封鎖了!”

“一箇中隊的人還冇到跟前,就被對方的人殺了!”

“報!祖巫大人,巫天界東門方向,出現了數以萬計的傀儡軍團,好像是妖傀宗的人!東邊區域已經被其封鎖!”

“在東門值守的護衛隊,還冇來得及逃跑,就被他們全部斬殺了,二少主站在城牆檢視,更是被人隔空斬殺!”

“這塊黑色腰牌是他們丟過來的,好像是千年前妖傀宗發動滅門慘案時,事先通知對方纔會用的‘暗夜腰牌’!”

“祖巫大人,那夜天帝尊真的回來了!”

……

接連有人來報,居然是巫天界的各個方向,都被人圍困,守城護衛大量死傷!

至於來人,居然包括了人族、暗夜族、海域的海妖、神獸、凶獸,以及傀儡、獸人等等!

甚至,連蒼瀾大陸的尋常魔獸,都來了好幾千!

隻是,這群人圍而不攻,但凡是試圖離開巫天界者,都被其一一斬殺。

哪怕是有人試圖動用空間真意,在周遭虛空中穿梭,都被人攔殺!

一些被玉簡從巫族召喚而來的助陣強者,更是還冇弄明白髮生了什麼,就當場死於非命!

出手者,正是妖傀宗七魔刹和金魁、銀魁兩位大帝。

妖傀宗行事,不詢問、不解釋、不講情麵!

接到命令,就是一個殺字到底!

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隻有殺得了和殺不了兩個不同的區彆!

負責在此鎮守的,乃是巫族十二祖巫中,排行老九的風之祖巫,有著半神後期巔峰實力。

本來,他打算仗著自己的身份,前去詢問一番。

不承想,剛一露麵,便被贏大帝一刀砍中,削去了一臂,重傷而回。

自始至終,他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未曾出口!

若不是金魁大帝阻攔,那銀魁已經不顧一切的隻身殺人巫天界,大殺四方了!

此刻。

巫天界內,眾人無不大驚,全都都亂做一團!

無奈之下。

風之祖巫隻能動用特殊的溝通靈陣,與巫族大本營的巫祖和其餘十一位祖巫溝通。

奈何,準神階的巫祖隻是隱冇在虛空之中,朝著這片區域探查了一遍,便當場決定,放棄巫天界,任其自生自滅!

因為,他赫然發現,這些人不僅整體實力不比巫族弱上多少,其中有數人的氣息,居然還在自己之上!

其中就包括白虎女帝姬汐洛,以及剛剛前往神祇墓園,被秦起用玉簡召喚的金星河!

若是不顧一切與之開戰,巫族必定元氣大傷。

奈何,巫天界隻是巫族在聖域的一個落腳點,就算是被抹除了,也達不到傷筋動骨、撼動根本的地步!

最關鍵的,如今的巫祖正在閉關,準備動用巫族數十萬年的積累,衝擊那個傳說的層次!

更是不願意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任何亂子。

損失一個祖巫罷了,他還承受得起,大不了再立一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