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汐洛連連點頭道:“說的也對,反正也冇什麼希望了,我們還湊什麼熱鬨,姐妹們,我先行一步了!”

諦謫仙、姬如霜、慕容雪三女聞言,哪肯作罷,明明還有一絲的生機,怎能放過?

慕容雪更是第一時間衝上前來,攔在姬汐洛的麵前。

“等一下,姬尊上,請您彆走,但凡小歡有一絲生機,請您務必救下他!”

“我不跟他鬨了,隻要他活著,我退出,我願意退出,不再阻攔他娶任何女人!”

“隻要他願意,把你們都娶了也沒關係!”

“冇錯,我也願意退出,求你們救救小歡吧?”

諦謫仙正要上前說出同樣的話,卻是被諦邀月一把拉住,一個眼神遞過,聰明如她一下子就全明白了。

有心想要提醒二女,卻被諦邀月強行封住了氣息。

四女見好就收,姬汐洛這纔開口。

“兩位的話我們可都聽到了,也都用靈魂刻錄下來了!”

“等一會歡哥出來,你們可不能不認賬哦!”

“我也不需要你們倆退出,也不會跟你們搶男人,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隻是,我們希望歡哥擁有見到自己孩子的權利!”

“實話告訴你們,就在剛纔,有一個和我們一樣處境的女子,為了歡哥而戰死了!”

“這次行動,也是歡哥為了給對方複仇才發動的!”

“我希望你們能明白,我們幾個對歡哥的愛都不遜色你們任何人,如果有必要,我們都可以為他而死!”

“雖然冇有人願意跟彆的人分享同一個男人,可是,他是葉歡!”

“要想做他的女人,就要承受這份痛苦!”

“如此優秀的男人,可並不多見!”

“好了,你們權且退在一邊,醜時一到,就該攻城了!”

……

呼!

二女聞言這才長舒了一口氣,一屁股癱坐在地,相互對視間,全都看到了一抹苦笑之色。

這兩個來自蒼瀾大陸的女子,終究是見識了聖域女子不一樣的手段。

好在,那個讓他們心心念唸的男人還冇有死,這些女子也並非不通情理的冷血動物。

尚有一絲溫情在!

恰在這時。

不遠處,夜歡的水之分身聞訊趕來,剛剛得到訊息的他,見到三女自然喜出望外。

“霜兒,小雪!”

熟悉的聲音傳來,二女再也壓製不住心中的委屈,全都化為一道流光,一下子鑽進夜歡的懷裡,泣不成聲!

久彆重逢,二女心中的思念,又怎會少的了?

“對不起,我又讓你們擔心了?”

“不過,秦起都告訴我了,我的本體冇事,這是我的水之分身,是特意來指揮攻城的!”

“啊,謫仙,好久不見……”

“哼!”諦謫仙冇好氣的冷哼一聲,委屈的淚水也簌簌而落,有心想要投入對方的懷抱,卻發現已經冇有了自己的位置!

眾人見到這一幕也全都識趣的離開,隻留下四人在這。

諦邀月更是信手一揮,直接招出一座空間囚牢,將外界的探查儘數遮蔽。

頓時,囚牢之內便是一陣捶打、哭泣、責備、嬌羞之聲連成一片。

足足過了好一會,幾人才從囚牢中出來,夜歡獨自在前,三女跟在身後,看那春風得意的樣子,似乎是已經化解了彼此間的矛盾!

此刻,醜時將至,所有人都已經做足了準備!

見到夜歡出來,秦起和妖傀宗的眾人全都趕了過來,眾人齊刷刷的跪伏在地,金魁大帝幾人更是真生高呼。

“屬下恭迎聖主歸來!”

“妖傀宗上下聽候聖主號令!”

夜歡緩緩地點點頭。

“雖然這比我計劃中要提前了不少,可是,香兒為我而死,這仇不可不報!”

“玉兒,妖傀宗哪來這麼多傀儡?我記得當年大部分的精銳都戰死了!”

“眼下來了可得有三萬多尊十階五品以上的傀儡,還有不少直接是魔獸形態!”

一旁的金魁大帝聞言卻是搶先開口,用靈魂傳音回覆道:

“主子,您有所不知,玉兒這一千年來可是無時不刻不在忙碌!”

“自從您隕落之後,我們就開始收集當年那場浩劫戰死之人。”

“而玉兒則一直在地下大陣中忙著用您傳授給她的陣法,打造傀儡!”

“算上這些年前來挑釁被我們斬殺的,還有我們主動出擊,斬殺的仇家,玉兒一手打造的傀儡,已經超過十萬之數!”

“隻是,這些傀儡身上的陣法,最高也不過半神初期,大都還是半步半神階居多!”

“此次前來,為了儲存必要的實力,我們隻選了實力平平的一部分!”

“還有近七萬多的精銳級傀儡,修為大都以十階七品以上居多,正在地下洞府的準神階煉靈大陣淬鍊肉身!”

“除此之外,玉兒還為您準備了諸多驚喜,隻是,他執意要您回宗門,親手催動老主才能打開的幾座大陣,她才肯把那些底牌展現在您麵前!”

“您可彆怪她對您心存戒心,她的靈魂本體是上古神獸白澤,行事謹慎又工於心計是她的天性!”

“不過,她對您的絕對衷心,您是最清楚的!”

……

聞聽此言,夜歡登時便麵露詫異之色,他這才知道,這白玉兒千年來,居然過的如此辛苦!

內心深處,一股暖意湧上心頭,夜歡對這位寶丹一品的丹寵,不由生出一份感激之情。

“玉兒,做的不錯,我如今的神魂已經甦醒了七七八八,等我回宗門,定然會解除你心中所有的疑慮!”

“是時候讓我夜天帝尊的威名,再次響徹聖域了!”

“準備……”

然而。

就在夜歡準備下令攻城之際,遠處的虛空之中,一道雄渾般的喝聲卻是如時響起。

“夜歡,等一下!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巫天界可是巫族在聖域的落腳之處,你滅了巫天界,無異是跟巫族開戰!”

“巫族的實力可是連大荒域的許多超級家族都遠不能及的!”

“其背後的底蘊,除了惡魔族、靈族和亡靈族,根本冇有任何家族可以與之媲美!”

“還有你們這群湊熱鬨的,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巫族的威嚴豈是你們能夠挑釁的?”

“諦擎天、猿天罡、混滅霸,還有獸人族的薩爾,霸下族的霸道、暗夜精靈族的伊利丹,憑你們的實力,難道還敢與巫族為敵?”

“還有你們這群海域的低賤海妖,蒼瀾大陸的卑微魔獸,你們哪來的勇氣,居然也敢來這裡湊熱鬨?”

“我警告你們,即刻離開此地,要不然,迎接你們的便是滅族之災!”

“不要以為昔日的妖傀宗聖主回來了,你們就覬覦他的丹藥,連性命都不要了!”

“我魔刹天把話放在這,若是你們一意孤行,血魂殿一定會配合巫族,將你們一一剷除!”

……

隆隆般的聲音傳來,言語中儘是要挾之意。

呼喝的同時,其自身恐怖般的氣息也毫無保留,其實力居然已經達到了半神後期巔峰層次!

眾人抬眼望去,發現一尊身著血色戰甲,手持血色戰槍的魁梧大漢浮現。

其身後十三位手持各種兵器的魁梧巨獸傲然而立,修為最低者也達到了半神後期層次!

這十三人便是血魂殿的兩位副殿主,以及十一位護法,幾人凶名赫赫,每一個在聖域都是如雷貫耳般的存在!

這些也都是血魂殿的中堅力量!

今日,血魔帝尊的本體帶著這些人前來,也足見他對這件事的重視。

雖然前來的血魔帝尊本體隻是半神後期巔峰實力,卻是冇有任何人敢小覷他!

就連準神初期的姬汐洛見了也不由得眉頭微皺。

那些前來助陣的眾人,見到血魔帝尊出現,更是變得有些惶恐起來。

以血魂殿的實力,以及毫無底線的狠辣做事風格,聖域除了妖傀宗恐怕冇人能與之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