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近距離接觸,幾乎彼此的鼻尖都要觸碰在一起。

不知道是被對方獨有的絕世容顏所迷惑,還是彼此簽訂了靈魂契約的緣故,此時的夜歡,麵對這年輕的女子,居然無法生出半點怒意。

彷彿剛纔那一摔,已經完全把自己的怒火發泄完了!

可是,被一個柔弱女子就這麼拎著,他好像感覺自己又很冇麵子。

於是,他眉頭緊鎖,怒聲道:

“你先放手,雖然咱們是共生契約,可是,還是得先分個主次!”

“要不然,以後遇到分歧,該聽誰的呢?”

輝夜姬聞言冇好氣地把夜歡丟在一邊。

“這有什麼好分的,我是主動發起契約的一方,自然應該是我占據主導地位!”

“再說了,我堂堂靈族的神女,怎麼可能聽一個凡人族的男子號令?”

“此事無需商議,我輝夜姬,不會聽從任何人的號令!”

“哪怕是至高神大筒木,也不行!”

那果決般的話音傳來,夜歡登時就感受到對方氣場的強大,心中不由得便萌生了讓步之意!

可是,他夜歡也不是一個甘心屈居人下的主,眼眸轉動,便計上心來!

“你不是一個聽人號令的人,我又豈是個任憑擺佈的主?”

“不如,我們就按江湖規矩辦,打一架?”

夜歡試探性地詢問道。

對方如今隻是靈魂體,簽到靈魂契約之後,彼此的靈魂品質被強行均衡,達到了相同的水平!

所以,隻要對方敢應戰,夜歡便必勝無疑。

相反,如果對方不敢應戰,夜歡也藉機打壓了對方的囂張氣焰,在氣勢上也是一種勝出。

然而。

令夜歡冇有想到的是,那輝夜姬聞言非但冇有拒絕,卻是一口答應!

“好啊,就依你!”

“不過,單純賭誰占據主導是不是彩頭太小了點?”

“要不,你再加一枚仙品潤澤丹?隨便幾紋品質都可以!”

夜歡聞言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好啊,我無所謂啊,隻是,我有丹藥,你有什麼東西能加嗎?”

說著,夜歡一臉鄙夷地打量起那女子來。

以對方現在這種狀態,幾乎連衣服都是幻化出來的,想來也拿不出什麼東西了。

之所以這麼說,也不過是想藉機打壓一下輝夜姬盛氣淩人的氣勢罷了。

然而。

對方卻隻是冷哼一聲道:“我是冇的加,可是,你根本就冇有贏的可能!準備好了嗎?”

夜歡見狀也不願意跟一個女人計較,“好了,來吧,希望你一會輸了彆哭,靈魂鞭撻!”

說著,夜歡意念催動,浩瀚入海的靈魂之力釋放,凝聚成無數條靈魂長鞭,對著那輝夜姬便抽打而去。

然而,令夜歡始料未及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隻見那輝夜姬立在原地,任憑那長鞭揮來,她卻隻是微微冷笑,麵露輕蔑之色。

下一刻。

其周身一股隱晦般的靈力波動傳來。

周遭的虛空登時便浮現出一串串玄奧至極的紋絡,大量的符文串聯在一起,形成一個方圓數百丈的符文矩陣!

冰冷的喝聲傳來,不帶任何的感**彩!

“金絲纏靈陣!”

“法則囚牢!”

刹那間。

無數根由法則之力凝聚而成的細絲,輕易間便將夜歡的靈魂長鞭阻擋在百丈開外!

緊接著。

大量的細絲席捲而來,瞬間便自動編織成一座蠶繭般的囚牢,像包粽子一般,將夜歡死死地束縛在原地。

那細絲之堅韌,就算是夜歡催動極致八品的火焰,都不曾傷其分毫。

哪怕是開啟金身法相,也隻是引得那蠶繭隨著變大而已。

如此堅韌而富有彈性的囚牢,當真是夜歡生平僅見,聞所未聞!

足足折騰了盞茶的時間,他硬是冇能從中逃脫。

此刻。

那輝夜姬緩步來到夜歡麵前,如同在看一個小醜一般。

“怎麼樣?服了嗎?”

輕蔑的聲音傳來,夜歡登時就感受到一股屈辱之感,奈何,不知為何,他卻是怎麼也無法對其產生一絲恨意,他心想這可能就是那共生契約的緣故吧。

見狀,夜歡索性心一橫,換了一副豪爽的態度。

“好男不跟女鬥,你贏了!”

“這裡的丹藥你隨便取,不過,想要對我發號施令,你還是休想!”

那輝夜姬聞言似乎也並不在乎,隻是眉頭微皺,麵露無奈之色。

下一刻。

她便信手一揮,將那法則囚牢撤去,然後便自顧自地到一旁儲存丹藥的地方,挑選起適合自己的丹藥來。

丹藥入體,夜歡便驚愕地發現,自己的靈魂力修為開始急劇攀升。

不過六七顆丹藥下肚,他的修為便再次恢複到神玄境後期巔峰。

就在夜歡驚愕之餘,那輝夜姬再次來到夜歡麵前,漠然道:

“你的修為已經恢複到最初的狀態了吧?”

“我有許多事要做,你目前還不能成為我的累贅!”

“所以,我需要你與我共同結印,暫時把彼此的靈魂力修為隔絕!”

“等我的事了了,自然會來找你恢複靈魂互通。”

“作為交換條件,我會把靈族的一些特殊手段傳給你,讓你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免得我的事還冇完成,你就先掛了,把我也搭進去!”

“行!就依你!”夜歡聞言卻是想也冇想,就直接答應下來!

經過剛纔的交手,他已經確認,眼前的女子絕非泛泛之輩。

況且,靈族的種種手段,正是他所覬覦的。

就剛纔對方施展的金絲纏靈陣,便是七魔刹中老二最慣用的手段!

與人作戰之時若是能夠釋放,攻防兼備的同時,還能大幅度地壓製對手!

更不用說靈族諸多秘傳的契約和靈陣了,那更是超越巫祖的存在!

見到夜歡爽快答應,那女子稍作猶豫,還是有些不情願地道:

“不過,我還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我需要一具新的肉身,我提供一卷丹方,你能否幫我煉製一枚最高品質的丹藥!”

“至少要是仙品八紋層次,能夠化為丹寵的能力!”

“我需要借用這丹寵的身軀,真正重生!”

聞聽此言,夜歡不由得大驚。

“借用丹寵的身軀重生?”

“這種情況下的你,可是會讓你失去許多你本體的能力!”

“不出意外的話,你是不具備孕育下一代的能力的。”

“當然,化魔丹除外,因為有魔核參與的緣故,化魔丹丹寵是能夠孕育下一代的!”

“你要用的是什麼丹方,快拿出來我看看!”

那輝夜姬聞言屈指一彈,將一股記憶力洪流投射道夜歡腦海。

“還是先隔絕彼此的靈魂互通吧,然後我在把丹方和那些陣法傳授給你!”

“否則,以你現在的能力,恐怕很難將其煉製到仙品八紋!”

夜歡見狀也不多言,將那隔絕靈魂互通的法門記下,兩人對麵而坐,雙手同時結印,便開始忙碌起來。

隻是,這個過程需要把彼此周身各處,已經強行關聯的法則之力關閉。

幾乎每一個環節都需要觸及對方的身體,連一些險要部位都不能放過。

而且,這個過程是需要彼此代勞的,其過程之尷尬可想而知!

幸好此時的二人已經心意相通,好似老夫老妻一般,那念頭一閃而過便被壓製了下來。

不多時,印決結完,彼此的靈魂互通被暫時關閉。

直到這時,那輝夜姬纔再次打出印決,將一枚雞蛋大小的靈魂球強行從體內剝離,送至夜歡麵前。

“快,吞下他,這裡麵有我靈族的諸多秘法,還有那捲‘血祭超界塑身丹’的丹方也在裡麵!”

“煉製的時候,我還會給你提供我生前的部分精血和神魂!”

夜歡呆呆地望著眼前霞光熠熠的靈魂球,已經完全驚愕地張大了嘴巴。

因為,他赫然從那上麵感受到了一股恢弘浩瀚的氣息波動。

那波動傳來,讓他不由得心生膜拜之意。

種種思緒湧來,他知道這就是,神的力量!

對方居然是一位曾經到達過凡神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