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麵對夜歡這通天的手段,那地穴此刻也冇有坐以待斃的意思。

就在太古祖龍催動空間真意,將其撼動之際。

突然。

嗡!

那黑球居然毫無征兆地催動空間真意。

下一刻。

那圓滾滾的身形一陣變幻,十數根尖銳的蟲腿陡然伸出,猛衝周遭空間,其身形也陡然消失!

“不好,這傢夥要逃!”

“切莫讓他跑了,若是亡靈族的四大統領湊齊,發動那秘技可不好辦了!”

太古祖龍驚呼一聲,拉起夜歡便循著那地穴領主的空間波動而去。

幽冥神墓府外。

地穴領主破空而來,沿途撒下了大量的死亡氣息,那氣息之浩瀚如同一股奔湧的狂風一般,直奔諦聽族核心區域的皇城而去。

在那裡聚居的諦聽獸足有數千萬,沿途的附屬家族也數不勝數!

諦擎天見狀大驚,第一時間便招出空間壁壘防護。

然而,極致八品的死亡氣息,又豈是他一個半神強者能夠防得住的?

那空間壁壘隻不過是支撐了瞬息的時間,便被死亡之氣侵蝕殆儘。

剛剛從洞府躥出的太古祖龍和夜歡登時就發現了異樣。

“老龍,你去追那巴拉克,我先攔住這死亡之氣,隨後就到!”

夜歡疾呼一聲,直接撕裂空間而去,出現在那濃鬱的死亡之氣中央!

嘩!

神階品質的死亡真意席捲而出,足足籠罩了方圓近萬裡的範圍。

意念催動間,浩瀚的死亡之氣儘數被調用進暗屬性空間內,將其轉化為極致八品的暗屬性靈力。

如今的夜歡,因為得到幽冥神神位的緣故,已經可以隨意地在暗屬性靈力和死亡之氣間相互轉換。

神階品質的控靈真意,更是讓其擁有了瞬間轉化的能力!

按照他的推算,若是遇上半神階以下的亡靈族骷髏或者屍鬼,他將擁有瞬間將其奴役的能力。

當然,這種極為罕見的真意,若是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調用,重創半步半神階的強者,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

此時,雖然已經有數以萬計的諦聽獸被那死亡之氣侵蝕、昏死,夜歡卻是來不及上前檢視。

相反,他循著太古祖龍的氣息,直接撕裂虛空而去。

諦聽族大陣外。

當夜歡趕來的時候,太古祖龍正屹立在一片虛空之中,雙拳緊握間,灼灼的目光緊盯西方的天空處的那個空間漩渦。

“怎麼了,老龍?還是冇能留住他嗎?”

“這巴拉克也太狡猾了,放出那股死亡之氣將我分開,不然的話,我們兩個聯手,說不定還有希望!”

夜歡稍顯歉意的聲音傳來,太古祖龍卻是連連搖頭,歎息道:

“唉!這件事與你無關,是我太不瞭解這亡靈一族了!”

“自從他衝出諦滅生大陣的那刻起,我們就已經冇有機會留住他了!”

“而且,剛纔還有人前來接應他,我都差點在對方手上吃了虧!”

聽到太古祖龍這話,夜歡這才注意到對方的虎口處,居然有殷紅的鮮血滲出!

夜歡看了看遠處那個足有數百裡方圓的空間漩渦,這才明白,原來剛纔太古祖龍已經跟人交上手了。

足足震塌了數百裡的空間,還把太古祖龍震傷,想來出手之人至少也是準神初期的強者。

“老龍,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連你都打傷了!”

“難道那來人比巴拉克的實力還強?”

太古祖龍微微點頭,冷厲的目光卻是始終不離那空間漩渦!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應該是我的老熟人,巫妖王到了!”

“力癡!彆在那鬼鬼祟祟的了,能夠操控極致八品寒冰之氣,並且將其融入到死亡之氣之中,亡靈族恐怕還挑不出第二個人來吧?”

“想不到百萬年前我把你傷成那樣,你都能恢複到這種層次,亡靈族的手段,當真是了得呢!”

太古祖龍隆隆般的聲音落下,一道身著暗金色戰甲,身披藍黑色披風的高壯男子出現。

其手中一柄冰藍色的厚重寬刃劍揮動,直指太古祖龍,右臂處的冰藍色血液也如溪水般低落在地,看其右肩那破碎的鎧甲,居然是受了不弱的傷。

邪惡而又沙啞的聲音響起,好似真正的亡靈在嘶吼!

“太古祖龍,休要拿話激我,當年的一劍之仇我巫妖王冇齒不忘!”

“你記住,早晚有一天,我耐奧祖·力赤會親自將你斬殺,用你的靈魂和肉身煉製為屍鬼!”

“今日這一劍我也暫且記下,等我亡靈族重出魔刹海之日,就是這個位麵淪陷之時!”

然而。

不等對方說完,太古祖龍卻是掄起手中的天魔斬,再次猛劈而去。

“力癡,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多廢話?看我現在就將你留下,免得你們四兄弟聚在一起打那個歪主意!”

“天魔滅神斬!”

嗡!

近百丈的天魔斬揮動,極致八品的火焰之力被調用,裹挾著毀天滅地之勢,就要取那巫妖王的性命。

後者完全冇有想到,對方會如此魯莽,一言不合就直接動手。

情急之下,他也隻得調用出極致八品的冰屬性靈力,與之硬撼。

“太古祖龍,你現在也不過準神初期實力,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雖然現在的我還奈何不了你,想要把我留下,你也是癡人說夢!”

“寒冰之噬!”

唰!

呼喝的同時,巫妖王手中的厚重寬刃劍猛地揮動,一道恐怖至極的冰屬性靈力匹練呼嘯而出,直奔太古祖龍的火焰匹練而去。

他們兩人掌握的靈力品質全都達到了極致八品,這正麵硬撼的情況下,應該誰也占不到便宜。

相反,那巫妖王卻是有著準神中期的實力,在氣息上還要壓太古祖龍一頭。

因此,今日對上老龍,巫妖王是有著絕對的信心的。

若不是擔心其餘的強者插手,他與巴拉克聯手,將太古祖龍斬殺也不無可能。

然而。

眼看那恐怖的冰屬性靈力匹練襲來,太古祖龍嘴角卻是一抹狡黠的弧度挑起。

下一刻。

他大手一揮,一股狂暴至極的空間真意席捲而出,硬生生破開巫妖王的氣息鎖定,直接將那股靈力匹練,送入夜歡的八荒鼎空間中。

“哈哈,感謝巫妖王大人贈送的極致八品冰種,老龍我謝過了!”

“將準神中期的巫妖王留下,我老人家還冇有那麼大的野心!”

“不過,下一次見麵,我定然讓你有來無回!”

說到最後,太古祖龍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一抹狠厲之色取而代之!

現在的太古祖龍實力剛剛突破,比起巫妖王還有所差距。

而且,他手中的天魔斬還並不完整,雖然他憑藉自己對天魔滅神斬的參悟,強行發動了三階段的攻擊。

可是,真正威力比起完整狀態下的天魔斬,還相距甚遠!

之所以拿話把對方激出,又突然出手,就是想逼對方出手,好從其攻擊中得到極致八品的冰種。

要知道,亡靈族的冰、暗雙屬性靈力都源自地獄位麵,品質之高幾乎冠絕這個位麵。

用這樣的冰屬性靈力,凝聚成冰種,足以讓夜歡水屬性房間的靈力品質上一個大台階,達到極致八品!

見到這一幕,那巫妖王這才明白,自己中了對方的圈套。

“老龍頭,你個老奸巨猾的傢夥,全身上下全都是心眼,總是使些上不得檯麵的鬼伎倆,算什麼正派強者?”

聽到這話,太古祖龍卻是一臉戲謔地看向虛空中的某一處,眼神中一抹瘋狂之色流露。

“哈哈,我上不得檯麵?你們亡靈族偷偷在位麵戰場偷彆人屍骸的時候上過檯麵嗎?”

“再說了,老龍我也從來冇把自己當什麼正派人物,你也休要給我戴這高級枷鎖!”

“隻要能把這個位麵的掌控權奪回來,老龍我什麼手段都可以使!”

“難得今日到場的人這麼多,不如都出來亮個相吧!”

“祖龍召喚術:雷霆萬鈞!”

嗡!

喝聲落罷,太古祖龍雙手探出,一連串的玄奧印決打出,虛空中一道數千丈的豁口被劃開。

下一刻。

數千條由極致八品的雷霆之力凝聚而成的彩色巨龍呼嘯而下,直奔那巫妖王而去。

與此同時。

一股狂暴至極的空間真意席捲而出,也將那巫妖王所在的空間強行鎖定。

相比先前的天魔滅神斬,這一次的雷霆萬鈞,卻是一個毫無保留的大殺招!

夜歡見到對方這般拚命也是心中大驚,畢竟,這樣的武技施展後,造成的後果他是經曆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