諦謫仙看到夜歡這般貪婪的模樣,絲毫不提修複大陣的事,忍不住捅了他一把。

“夫君,你不會是眼饞家族的陣基石,要把它偷走吧?”

“大哥請你來,可是修複大陣的!”

“你看看,還能不能修嘛。”

夜歡聞言冇好氣地白了對方一眼,這才又道:

“雖然我對這陣法不甚熟悉,可是,修還是能修的。”

“這陣基石主要還是冰暗兩種屬性為主導,以我對暗屬性靈力的參悟,完全能應對。”

“再動用我的靈魂之力輔助,把那些殘破陣紋恢複,讓其擁有差不多準神階的防禦力,還是不難的。”

說著,夜歡也不墨跡,當下就調用神階品質的死亡奧義,強行操控起陣基石中的暗屬性靈力。

至於冰屬性和土屬性,他也都達到了靈神合一境上品、控靈境上品,也能輔助靈魂刻刀,對玉石表麵造成影響。

不然的話,單純以他半步半神品質的靈魂刻刀,是很難在仙府之玉上留下痕跡的。

差不多盞茶時間過去,碩大的玉石台已經被修複了七七八八。

至於那些破損較為嚴重的地方,以他現在的能力,修複起來著實是太慢了。

畢竟,這樣的陣台足有一千零八十個,全都一一修複的話,至少要耗費數月的時間。

就這樣。

夜歡隻是修複一些破損不太嚴重的陣紋,若是刻畫的累了,就去墓府大陣重新打造一下屍鬼。

因為精力有限,夜歡也隻是挑選出一萬頭精銳級的屍鬼,就像打造傀儡那樣,一對一的刻畫靈陣,鑲嵌具有蓄靈能力的靈石。

因為屍鬼前期是靠靈魂烙印操控,憑藉死亡之氣作為支撐,以肉身力量作戰。

可是,如果體內的死亡之氣消耗殆儘,其戰鬥力是會大大衰減的。

這時候,屍鬼便需要停下來,依靠特殊的靈魂烙印,慢慢煉化天地間的濁靈恢複實力。

如果刻畫上靈陣,鑲嵌靈石後則不同,其持續作戰的續航能力大幅度提升不說,恢複速度非比尋常。

本身,以夜歡先前掌握的陣法,是無法幫助屍鬼刻畫靈陣的。

畢竟,屍鬼靠死亡之氣支撐,尋常的靈陣根本不具備轉化濁靈的能力。

因為從濁靈中分出來的任何靈力,都不同於真正的死亡之氣。

可是,如今的他已經得到幽冥神的神位,不僅掌握了類似亡靈族的靈魂烙印,還得到了能夠專門煉化出死亡之氣的陣法。

不僅如此,幽冥神作為不同於亡靈族的地獄位麵神靈,在操控屍鬼方麵,與亡靈族也有所不同。

相比亡靈族那般大規模的屍鬼戰術,幽冥神是更為擅長打造精銳傀儡的。

這樣雖然在戰場作戰時會在數量上落了下風,有充足時間準備的情況下,卻能凸顯出自身的優勢。

於是,接下來近兩個月的時間,夜歡一直留在諦聽族中忙碌。

終於。

這一日,夜歡完成了最後一塊陣基石的修複,第一萬隻精銳傀儡,也打造完成。

哢!哢!

其隨意舒展胳膊間,肉身關節處已經發出一陣陣爆鳴之聲!

此刻。

諦聽族皇城內,諦擎天手托一塊碩大的玉石靈台,難掩心中的興奮之意。

“幽冥神大人,我已經感受到每一塊陣基石發出的隱晦波動。”

“真的可以開啟大陣了嗎?”

夜歡用力地點點頭,遞過一個肯定的眼神。

於是,諦擎天意念催動間,將浩瀚的靈魂之力灌輸到玉台之中。

嗡!

一千零八十塊陣基石儘數被催動,一座足足籠罩整個諦聽族秘境的神階大陣陡然升騰而起。

見到那堅韌厚實的空間壁壘,所有的族人都為之一陣,一些膽大者甚至忍不住出手發動攻擊,以便更準確的測試這大陣的防禦力。

諦擎天見狀更是手癢的很,掏出烏金戰槍,從內部對著大陣就是一陣猛轟。

然而。

任憑他如雨般的攻擊落下,毫無保留地轟擊在大陣之上,也僅僅是在大陣壁壘上掀起了一些細微的漣漪而已!

眾人見狀無不大驚。

“握草,就連族長大人從內部發動全力一擊,都不能傷其分毫!”

“這麼看來,其防禦力豈不是已經達到準神階了?”

“若是從外部發動攻擊,恐怕準神中期也未必能傷其分毫吧?”

“這等品質的護族大陣,放眼聖域也冇有幾個家族能拿得出手了吧?”

“不愧是幽冥神大人,出手就是不凡!”

……

不光圍觀的眾人震驚不已,諦擎天更是對這大陣的防禦力遠超預期。

“幽冥神大人,真是太感謝了,有這大陣守護,諦聽族定然固若金湯!”

“隻要不是那阿爾塞斯親至,恐怕冇有人能破開它了!”

夜歡聞言卻隻是淡然一笑,又道:

“哦?就算他來了,也未必能破開這大陣!”

“因為,我好像還把護族大陣召喚先祖虛影的能力也順手修複了。”

“要不然,你讓族人們站在那些陣圈中,灌注靈力和靈魂之力試試!”

“當然,作為施術者,是需要消耗精血的!”

“你可以先用幾滴試一試!”

此言一出,諦擎天再露呆滯之色。

足足過了好一會,他這纔將信將疑地安排族人進入周遭的幾個陣圈,自己再逼出一滴精血,打出族長一脈相傳的印決!

果然。

嗡!

印決打出,一隻三百丈有餘的巨獸虛影陡然出現,傲立虛空!

觀其狀:頭似虎、獨角、龍身獅尾、麒麟足,正是太古時期諦聽獸先祖的模樣!

嗷嗚!

意念催動間,那巨獸發出一聲仰天長嘯,雄渾而又恐怖的氣息釋放,實力居然足有半神後期巔峰!

此刻。

眾族人望著虛空中那道虛影眼神中儘是崇敬之意,一些年邁者甚至忍不住涕淚俱下,對其連連叩拜!

諦擎天怔在原地,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就這幾日的時間,他的認知硬是一次次地被重新整理。

先是,夜歡動用了幽冥神的能力,進而又是一手操控屍鬼的神奇法門,再後來又將大陣的防禦修複到準神階。

就這些,已經足夠讓他對夜歡頂禮膜拜了。

而如今,這巨獸虛影的出現,更是將他徹底征服。

僅僅數滴精血就能召喚半神後期巔峰的先祖虛影,若是他全力以赴,再找來更多的族人輔助,召喚出準神階的諦聽獸,完全不在話下。

有著眾族人的參與,再加上這準神階的大陣,他有信心將準神後期強者,都拒之族外!

……

告彆諦擎天等人,夜歡再次回到諦滅生的墓府大陣,讓五萬多屍鬼開采出足夠多的暗黑之金後,他這才儘數將其收入暗屬性房間內。

做完這些,夜歡便劃破虛空,回到妖傀宗。

先是來到鹿天香的墓塚處祭拜一番後,他這纔回到斜月三仙峰,從那一萬尊屍鬼中,挑選出一百尊品質最佳者,將其交給驪冪兒和鸞鳳兒、伊詩蘭幾人。

請對方出手,幫忙在上麵刻畫半神階的靈陣。

然後,他便取出那海量的暗黑之金,對著剩餘的屍鬼開始忙碌起來。

至於那些開采而來的暗黑之金,已經被他放置到暗屬性房間內,以便日後隨時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