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掉南宮劍鋒之後,夜歡的目光再次落在那三皇子的身上。

雖然有護衛在身,見識到夜歡的狠辣手段之後,不經世事的三皇子此時已經對夜歡忌憚三分。

“夜…夜歡,你大嫂的事情,全是蕭河與南宮劍鋒的主意,與我無關!”

“現在,我在這玩膩了,我要回帝都了,就此告辭!”

說著,三皇子站起身來,就要離去。

“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我這裡有一枚丹藥,你要不要嚐嚐?說不定,對你有很大幫助。”

說著,夜歡掏出一枚雷靈淬魔丹,遞到三皇子麵前。

對方體內身懷魔種,這丹藥服下,便可以祛除體內殘存的魔氣。

可是,那三皇子現在對這無法無天的夜歡怕得緊,哪敢吃他的丹藥?

“算…算了,本殿下好得很,不需要服用任何丹藥!”

“我們走!”

幾個侍衛惡狠狠地瞪了葉歡一眼,這纔將馬車和馬匹引來。

等到三皇子進入馬車之後,起初開口的那漢子朗聲大喝,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

“夜歡,你記住了,今日你衝撞了三皇子,殿下不會輕饒你的!”

夜歡聞言眉頭微皺,直接掏出那柄方錘,騰騰的殺氣釋放作勢要打,“要麼打,要麼滾,否則,腰子不保!”

“哼!滾就滾!”

嗖!

言罷,那漢子嘴角猛然一抽,一溜煙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傢夥,人扛著馬跑!

這表忠心的成本太高,費腰子!

他們又哪知道,夜歡是做過聖域妖傀宗聖主,被稱作夜天帝尊的人,又豈會怕一個帝國皇子?

若不是自己的父輩、祖輩忠於這大夏帝國,自己也在這片故土長大,他早就連那三皇子一併廢掉了。

眼看三皇子幾人離去,南宮世家的幾人也都丟下狠話,架起南宮劍鋒匆匆而去。

自此,這些人所到之處,夜歡赫赫威名儘皆遠播,幾人也成為夜歡行走的威名傳播者。

犯我夜歡者,殺人誅腰的響亮口號,也在大夏帝國各處悄然傳開。

待到眾人儘數離去,一旁的侯誠也嚇出了一身冷汗。

“夜歡賢侄,你這麼對那三皇子和南宮家的人,會不會有些太魯莽了?”

“他年紀雖小,其舅父可就是南宮家家主的胞弟啊,是最有機會被立為太子的人!”

“那南宮世家實力遍佈整個東大陸,實力可是遠超大夏帝國的存在!”

“若不是帝國聯盟震懾,他們都有奪取一國政權的野心,這樣的人,還是不能過早的招惹啊!”

聽到侯誠的話,夜歡也是微微點頭。

確實,對方的話完全在理,以南宮世家的底蘊,還是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招惹的。

隻是,兩世為人,他向來都是個急性子,火氣一往腦門子撞就收不住!

這也是他冇有直接除掉南宮劍鋒的原因之一。

這時,一旁的侯正走上前來。

“嗨,管他呢,天大地大,乾飯最大!”

“我又讓悅來酒莊重新準備了酒菜,天色已黑,先乾飯!”

侯誠也反應過來,急忙招呼幾人,連同被控魂的蕭河一起,再次來到悅來酒莊。

眼看萱兒、狼王、猿王全是胡吃海喝的高手,侯正像是找到了知己一般。

他取出一個碩大的玉盆,遞到萱兒麵前,一本正經地道:

“萱兒,你這吃飯也太費勁了。”

“常言道,乾飯人、乾飯魂,乾飯得用乾飯盆!”

“你看我這盆,一盆正好盛兩大桌酒菜,你直接用它豈不更快活?”

少女聞言美眸圓瞪,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對哦,我怎麼冇想到,還得不停地起身取菜!”

“這玉盆我收下了,以後有什麼事,本姑娘罩著你!”

“內個…侯正兄弟,這樣的盆還有冇有了,給俺老狼也來一個!”

“俺老猿也要!”

“有,有的是,我們家就賣這種盆!”

……

接下來,幾個職業乾飯人圍成一桌,開始瘋狂乾飯。

就這樣的人有十個,就能養活一座酒樓!

要知道進食可是魔獸一族提升修為的一個重要方式。

夜歡都能明顯地察覺到幾人的氣息開始慢慢攀升。

唯獨侯正除外,隻有他吃下去的飯,慢慢被轉化為腰圍!

不過,他如今也是五階後期化魔者,擁有七成左右的玄武神獸皇族血脈,比眼下的猿王整體血脈還要強上三分。

如果意念催動,體內丹田切換成魔核形態,這些體重也能轉化為實力的一部分。

發現自己能夠通過吃飯提升修為之後,侯正彆提多開心了,現在隻要看見食物,臉上就會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遠遠地看上去,給人一種飯桶的感覺。

隻是,如果有人真的把侯正當成飯桶,那對方肯定自己就是飯桶。

如今的侯正,進入人者神龜狀態,戰鬥力幾乎爆表。

夜深人靜之時,幾人來到城外的一片密林之中,五階中期的猿王和狼王聯手,都冇能奈何得了他。

當然,如果三人都是同階,兩人是可以輕易應付的。

不過,單打獨鬥的話,兩人都不是侯正的對手,畢竟神獸玄武的血脈,力量和防禦著實太恐怖了。

那種形態之下,完全不需要任何花裡胡哨的武技,樸實無華的一擊,便足以致命。

按照夜歡的推算,如果猿王能覺醒三成以上的七彩仙猿血脈,便也能夠與侯正平分秋色。

血脈達到四成以上,就足以力壓對方。

幾人打鬥同時,夜歡藉機將一到四品的丹方,外加積蓄數千年的煉丹心得,以靈魂共享的方式傳授給蕭河。

後者雖然被控魂,但是,之前的記憶完全都在,直接被夜歡的殘魂,強行扭轉了部分意誌。

得到這些丹方之後,蕭河如獲至寶,當下便盤坐在地演示起來。

不過盞茶的時間過去,整體煉丹術居然出現了質的飛躍。

完全不需要夜歡多說一句!

呼!

夜歡長舒了一口氣,果然元霸屬於特殊情況,尋常人一教就會。

這要是交給元霸,非讓夜歡懷疑人生不可,畢竟煉丹法門,比煉體術可繁瑣了百倍不止。

“侯正,以後采購來的藥材分出三成給蕭河,讓他煉製成低品質的丹藥售賣!”

“剩下的七成,讓秦起他們交給我。”

“蕭河,以後所有的事情,你就聽侯正安排!”

“你們先回城吧,我去天狼城看看三叔!”

……

侯正聞言連連點頭,這才明白,夜歡為什麼留下蕭河,原來是抓了個壯丁!

讓一位四品煉丹師做苦力,想想就讓人興奮。

就這樣,幾人作彆,夜歡四人連夜趕往天狼城。

然而,就在幾人已經看到天狼城城頭的火把之時,一道突兀的聲音卻陡然響起。

“夜歡,老夫等你多時了!”

“真以為南宮世家就是隨隨便便這麼好惹的嗎?”

“接連廢掉我們兩位少主,你把我們家主置於何地?”

“汪幫主,你幫我攔住那小女孩,千萬不可傷他,其餘的交給我們就行!”

唰!唰!

話音未落,一道道人影飛竄,足有數十人,將夜歡幾人團團圍住。

三位玄尊,外加數十位玄宗階以上的高手。

整體戰鬥力,比起上一次夜歡遇襲時實力還要強得多。

“夜歡,你老實交代,上一次黑龍幫的兩位副幫主和一位長老去找你麻煩,事後三位高手都不知所蹤。”

“你可曾見過他們三個?把那夜的事情說清楚,否則老子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夜歡莞爾一笑,“想見你的朋友是嗎?這有何難?”

說著,夜歡大手一揮,一尊滿身黑衣黑袍的魁梧身影陡然出現。

正是黑魁,當年用那玄尊後期強者煉製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