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

解脫雙手的秦起,便在空中徹底放飛了自我!

其身形閃轉騰挪間,居然打得那猿天闊連連敗退。

加之對方體內有接近極致八品的雷霆之力輔助,更是令其如虎添翼。

哪怕是對方的巨錘揮下,有數次都把他腳下的巨斧轟飛,他也迅速調用空間真意,將其扯回,重新固定在腿上!

就這樣。

在接連運用武神強踢和升龍十三踢之後,那猿天闊已經有些應接不暇,滿身的渾天之力都不知道往哪打!

完全是想拚命都找不到人!

終於,秦起尋了一個破綻,雙腿猛地踢出,兩柄巨斧直奔猿天闊的麵門,後者大驚之餘猛地揮動圓錘全力一擊與之硬撼在一起。

哢嚓!

驚天的炸響傳來,束縛雙腿巨斧的空間護鎧陡然炸裂,兩柄巨斧也如時崩飛!

不僅如此,強大的衝擊力,更是將秦起的身形都猛地推出,腳步傳來的衝擊力,使其如同陀羅一般圍繞著腰部告訴旋轉,好似失去了平衡。

那猿天闊見狀大喜,抄起圓錘便緊追而來。

然而,他卻是驚愕地發現,正在高速旋轉的秦起,嘴角好似一抹僵硬的弧度挑起,像是在微笑。

恰在這時。

正在旋轉的秦起身形毫無征兆猛地一滯,頭下腳上,剛好出現在猿天闊的下半身!

下一刻。

其左腿猛地向前踢出,右腿反嚮往後踢,以腰胯為中心,如同兩個擺錘一般猛地轟出。

與此同時。

綁在雙腿之上的兩塊鎧甲也陡然爆發出一股極其狂暴的靈力波動。

原來是帶有蓄靈、暴擊功能的靈陣第一次被觸發。

作為秦起的最後底牌,先前的戰鬥之時,這半神中期的護鎧一直都在吸收衝擊力,慢慢蓄積在靈陣之中。

時機一旦成熟,秦起就將在其輔助下,發揮出超越尋常數十倍的攻擊。

他知道,這樣的機會有且隻有一次,若是這樣還不能擊敗對方,自己便隻能認輸了!

終於,這個機會讓他等到了!

“乾坤擺!”

嘭!

一擊落下,左腿正中那猿天闊的胸口,右腿卻是落在了對方的小腹!

一個招式兩次攻擊,全都命中目標。

恐怖的勁力作用於一點,因為蓄靈暴擊靈陣的輔助,發揮出超越尋常數十倍的攻擊。

強大的力道完全不遜色於夜歡用巨斧砍在了猿天闊的身上。

噗!

一大口鮮血吐出,仙猿體內的數處骨骼和筋脈都被震斷!

若不是他肉身力量異常強橫,這一擊幾乎就能廢了他的修為。

殊不知,秦起看在夜歡與九彩仙猿族關係莫逆的份上,已經手下留情。

要不然人,小腹那一腳若是落在魔核之上,極有可能將九大主玄脈與其聯絡徹底震斷!

直到事後,這猿天闊回族,把在今日之戰將於仙猿老祖聽,對方纔告知他沾了夜歡的光。

眼看對方吐血飛出,秦起並冇有陳勝追擊要了對方的性命。

猿天闊也知大勢已去,當場認輸。

夜歡生怕對方留下暗傷,也急忙取出數枚仙品大還丹送給對方醫治。

仙猿接過丹藥謝過夜歡之後,便被一股隱晦的空間之力送至墓府之外。

“用腿執斧我也倒是第一次見,真是一個敢想,一個敢做呢!”

“我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你們兩個能夠開辟出超越武神強踢的武技,原來這小子的天賦當真是非比尋常!”

“好了,還剩下最後一個了,選擇你的對手吧!”

“索羅門!”

聞聽此言。

新魔神所羅門意念催動,一柄三百丈有餘的七刃鐮刀陡然浮現,鐮刀末端一條近千丈長的黑色鎖鏈,卻是從前小腹處伸出,在其肩頭和腰胯間盤了數圈!

“夜歡,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今日,我定取你性命!”

嘩啦啦!

鐮刀舞動,帶起一陣陣鎖鏈震響聲,索羅門飛身而起,來到夜歡所在的虛空鬥武台。

洪荒老祖的聲音如時響起:

“曆練者索羅門,分身修為半神後期,遠高於曆練者夜歡的半步半神初期!”

“曆練者夜歡觸發特殊選擇:一,將索羅門的分身修為壓製到半步半神初期,擊敗對方可晉級,但是光幕會對壓製後的索羅門形成保護,無法將其擊殺!”

“二,將對方修為壓至半神初期,擊敗對方可晉級,同時,光幕不會對其進行保護,有機會將其徹底擊殺!”

“我選二,壓至半神初期!”夜歡毫不猶豫,當場就選擇讓索羅門的修為壓至比自己高一階!

話音落下,虛空中又是一道光幕撒下,卻是隻落在了所羅門身上,將其修為強行壓製到半神初期。

那索羅門見狀,卻是發出一聲仰天大笑!

“哈哈,不知死活的東西,以你這微不足道的實力,居然妄圖要擊殺我!”

“當真是以為你當年的巔峰時期?”

“你成心送死便怪不了我了!”

嘭!

說著,所羅門手中的鐮刀猛戳地麵,爆發出一股狂暴至極的氣勢,滾滾的魔氣洶湧而出,瞬間便席捲方圓上千丈的鬥武台區域。

夜歡見狀也不墨跡,雙手飛掠間,六十四塊碩大的陣基石被其擲出,分彆落在鬥武台周邊的每一個角落。

一連串靈魂印決打出後,所有陣基石上的靈陣如時運轉,其腰間的一塊玉佩也同時發出一道道玄奧的靈魂力波動。

刹那間!

嗡!

一道道密集如雨的金絲大陣升騰而起,將方圓上千丈的空間儘數籠罩!

“金絲纏靈陣!”

“這…這怎麼可能?”

“這陣法乃是靈族百萬年前大筒木家族獨有的秘術!”

“就算是在靈族也隻有天賦極高的聖女纔有資格修煉,你是如何學來的!”

驚愕般的聲音傳來,開口者卻是那寡言少語的宇之鼬!

因為這陣基石刻畫的靈陣術品質太低,還冇能達到調用法則之力,進階仙絲纏靈陣的地步,所以看上去跟金絲纏靈陣並無太大區彆。

宇之鼬出口,不等夜歡回答,那索羅門卻是率先解釋道:

“小子,你是靈族的後起之秀吧?”

“如果你不知道夜歡的名諱,他手下的七魔刹,有一位便是來自靈族,剛好擅長使用這陣法!”

“此人叫做靈婉兒,不知道你聽說過冇有?”

“可惜了,當年她至少有六道以上的分身被斬殺,本體也被我父皇重創,不知去向!”

聽到靈婉兒三個字出口,那宇之鼬卻是麵露驚愕之色。

他呆呆地望著夜歡,好似被天雷劈中了一般!

“啊?你…你就是那人口中的老主!”

“妖傀宗的老主,八荒鼎的新宿主!”

“怪不得,會有如此實力,倒是我宇之鼬小瞧了你!”

聞聽此言,夜歡卻是一臉急切地望著宇之鼬。

“你見過婉兒?她可是還活著?”

“我知道最近巫族的人都在找她,似乎要對她不利!”

一旁的索羅門聽到這話也是好奇得緊,靈婉兒是夜歡的左膀右臂,在當年的大戰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這樣的人物若是還活著,必須要想辦法除掉。

“無可奉告!”宇之鼬聞言卻是冷冷的回了句,便不再開口。

此刻。

那索羅門也感受到這大陣的棘手,手中鐮刀揮動速度越快,阻力便越大。

不僅如此,體內的魔氣運轉都好似受到了壓製!

幸好他的修為達到了半神初期,不然的話,當真是要被夜歡反壓了。

“小子,我魔族可不是像魔猿那般隻會單純的靠肉身戰鬥那麼簡單!”

“今日之所以派這道靈魂分身來,就是特意為你準備的!”

“鞭魂鎖!”

說著,那索羅門直接將手中的鐮刀收起,舞動那千丈有餘的鎖鏈便直奔夜歡而來!

一道道玄奧的紋絡浮現其上,上麵的陣法被催動,居然憑藉陣法之威,抵消了大量的金絲束縛!

啪!啪!

鋼索揮動,已經開啟金身法相的夜歡,手持天魔斬極力格擋。

奈何,那鎖鏈即便是落在了天魔斬之上,爆發出來的靈魂波動,依舊震得他一陣頭疼。

這鎖鏈居然是靠靈魂力發動攻擊的,其特殊的靈魂波動穿透力更是極強。

若是冇有金身法相的護體,想來這樣的攻擊,已經能夠讓他產生短暫的眩暈了!

可是,不知為何,他總是從這鎖鏈之上感受到一股隱晦般的熟悉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