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天魔斬在這種情況下很難發揮出優勢,夜歡信手一揮,卻是將那蛇雉劍取出,拋在空中。

“比拚靈魂力嗎?”

“剛好掌握了一個新武技,就拿你練練手!”

“九嬰斷魂斬!”

意念催動間,那蛇雉劍內的空間靈陣被啟動,化為九柄半神中期的子劍!

唰!唰!

憑藉入神境的分神控物能力,夜歡操控九柄利劍揮動,靈魂力被凝聚成劍刃匹練閃電般襲出。

相比單純的靈魂衝擊,這劍刃的威力足足提升了數十倍不止。

雖然比起龍魂錐這樣的底牌還有不小的差距,可是作為可攻可守的技能,還是非常好用的!

錚!錚!

一陣陣清脆的炸響過後,那千丈有餘的鎖鏈被斬得一陣搖擺,近不了夜歡的真身!

索羅門大驚,他早就得到訊息,夜歡掌握了幽冥神的神位,又有高品質的火焰和雷霆輔助,對於魔氣有著極強的免疫力!

本想著派一尊偏向於靈魂力的分身前來,更有勝算!

殊不知,對方居然掌握瞭如此罕見的靈魂力武技。

不過,身為魔神,雖然隻是一道分身,他也有著自己的底氣。

“臭小子,不要以為多出幾張底牌我就奈何不了你!”

“要論起陣法,我魔族三大至寶之一的異界魔典不輸任何家族!”

“就算是靈族也不行!”

“千魔噬靈陣!起!”

呼喝的同時,那索羅門猛拍自己的胸口,彼此一大口精血出來,異常玄奧的印決打出,整個鬥武台的魔氣全都隨之而動。

刹那間。

一座足以籠罩整座鬥武台的大陣升騰而起,錯綜複雜的紋絡中間,足足上千個小陣圈浮現,內部隱晦的魔氣翻動,居然是一些邪靈躲藏其中!

可是,伴隨著這陣法被催動,夜歡也清晰地感覺到,那索羅門的氣息弱了三分。

突然!

唰!唰!

數道邪靈猛地從陣圈中躥出,對著夜歡所在之處猛地咬取。

碩大的魔口張開,足有數丈寬大。

情急之下,夜歡催動蛇雉劍接連發動攻擊。

然而。

雖然他斬殺了不少的邪龍,一個不慎間,其中一柄蛇雉劍居然被那邪靈吞噬,強行拖到陣圈之中。

下一刻。

詭異的一幕出現,那柄蛇雉劍便出現在了所羅門的手上!

“哈哈,在我的高超陣法前防不住了吧?”

“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一起上,殺了他!”

嗡!

所羅門再喝一聲,手中的鐮刀猛戳地麵,居然又有大量的魔氣從鐮刀中滾滾而出。

其中的陣法裡,居然封印了不少的魔氣作為補給。

緊接著。

上千個陣圈中的邪靈洶湧而出,大口張開全都要將夜歡吞噬!

在這等海量的魔氣消耗下,那些惡靈全都無所畏懼,以拚死為代價,也要咬上夜歡一口。

看這樣子,居然是要一擊將夜歡斬殺!

情急之下,夜歡無計可施,隻得強行逼出一大口精血,玄奧的印決打出,靈魂力卻是鎖定了自身所在的空間。

“天雷召喚術!”

嘩!

喝聲未落,虛空之中一道碩大的裂縫被劃開,上千道恐怖的雷霆,呼嘯而下,對著夜歡所在的虛空便悍然發動攻擊!

轟隆隆!

雷霆落下,足足將方圓千丈的空間儘數轟爆!

恐怖的轟擊力,當場便把夜歡的金身法相轟得爆碎,後麵的雷霆落下,硬是將夜歡自身都轟得皮開肉綻!

與此同時。

那些洶湧而來的惡靈也被恐怖的雷霆儘數轟殺。

唯獨那索羅門提前察覺到危險,鑽進大陣內部逃過一劫!

即便如此,先前那等恐怖的消耗,還是讓他一陣肉疼!

他怎麼也想不到,夜歡這傢夥居然會用這種方式,使出天雷召喚術,這可是個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狠招!

要知道。

夜歡發動這一武技的消耗也極為恐怖的,體內的蓄靈和體力全都消耗殆儘,就連靈魂力也消耗過半。

本以為這一擊足以將那索羅門也一併重創,卻是冇有想到,這陣法之奇特,居然能讓他躲避攻擊。

眼看夜歡正在吞服丹藥恢複實力,那索羅門眼眸中一抹瘋狂之色流露。

下一刻。

手上的一枚儲物戒指陡然爆裂,滾滾的魔氣,如同江水般洶湧而出,進而迅速被那魔神和腳下的大陣所吸收。

“我就不信了,這樣的攻擊你還能發動第二次?”

“千魔噬靈術!”

陣法再次被催動,腳下的陣圈中又是上千頭惡靈暴躥而出。

夜歡見狀大驚,有心想要催動誅仙劍陣,卻發現神鼎空間完全被墓府大陣所遮蔽。

而天雷召喚術已經釋放,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再次發動。

情急之下,他隻得使出自己的又一個底牌。

“神犼吞天!”

嗡!

又是一大口精血被消耗之後,一隻百丈有餘的巨獸虛影陡然浮現,對著夜歡麵前的惡靈便是猛地一口。

哢嚓!

一口吞下,大量的惡靈被咬爆,夜歡藉機朝那片冇有惡靈的區域遁逃。

可是,恐怖的消耗之下,他已經無法招出金身法相,就是強行從神鼎空間調用靈力,也需要時間。

恰在這時。

唰!唰!

一道長長的鎖鏈從地下陣圈中陡然躥出,一下子就束縛住夜歡的雙腿,令其動彈不得。

情急之下。

“靈火焚身!”

夜歡急忙催動極致八品的火焰之力,井噴一般的靈火朝著體外奔湧,護住周身的同時,也意圖燒斷那漆黑的鎖鏈。

然而。

直到火焰與之接觸的同時,他才驚愕地發現,那鎖鏈居然是由極致八品的亙古之金打造而成,正是由他前世的九天玄金鎖改造而來。

想來當年的自己隕落在魔域之後,大宇琉璃火雖然被七魔刹中的老大收走,鎖鏈卻是遺失了。

這樣的鎖鏈,在刻畫的陣法加持下,極致八品的火焰,根本就奈何不了它!

這也是夜歡為何先前感受到熟悉之感的原因!

而此時,那鎖鏈已經順著夜歡的雙腿一路攀升,直至夜歡的腰腹,撕扯間,居然連右臂都被其束縛。

隻有頭顱和右臂裸露在外,陷入死局!

那索羅門見狀大喜!

“哈哈,夜歡,區區半步半神階就敢挑戰半神階的魔神,你的愚蠢簡直讓人好笑!”

“殺!把它的頭顱咬下來,我要吞噬他的靈魂,掌握他最引以為傲的煉丹術!”

喝聲落下,其餘的惡靈全都朝夜歡的頭顱奔去,大口張開無情地咬下。

“真龍吐息!”

謔!

大口一張間,一道凝實的火焰箭矢橫掃當場,大量的惡靈被當場焚殺!

可是,百密一疏,一隻最為龐大的惡靈還是靈巧地繞過火焰,來到夜歡麵前。

後者見狀大驚,隻得揮動自己的左臂抵擋。

哢嚓!

一口落下,其整隻右臂居然被那惡靈齊根咬斷。

“快,把那胳膊還有上麵的儲物戒指拿回來,這小子一身高貴的血脈,祖龍之血和朝天犼血脈全都達到了上古二代層次,一滴也不能浪費!”

“再上,耗死他!”

受著夜歡鮮血的刺激,索羅門似乎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眼神中一抹瘋狂之色流露。

而此時,失去左臂遮擋的夜歡,已經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隻得催動火焰防禦。

可是,剩餘的惡靈足有上百道,依舊是悍不畏死的撲來。

與此同時。

那隻被咬斷的手臂,也如時被送至索羅門手中。

瘦削的臉龐之上也是一抹狡黠的弧度挑起。

下一刻。

其眉心處一股微不可查的靈魂力波動釋放,斷臂上那枚白玉戒指上的靈陣也如時被催動。

恐怖至極的死亡氣息登時蔓延,席捲全場!

“我尼瑪,什麼東西氣息如此恐怖!”

“這戒指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