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滔天的炸響陡然響起,足以亮瞎眾人眼球的火光沖天而起,恐怖的爆炸瞬間便肆虐全場!

幾乎同一時間,仙絲纏靈陣的無數根細絲,開始閃電般朝著夜歡所在的方向聚攏。

如同天蠶作繭一般,將夜歡的周身儘數包裹!

一個密不透風的蠶繭狀囚牢浮現,將夜歡死死地護住,其上泛起的隱患波動居然是法則之力!

而當那些惡靈不顧一切咬下之時,居然連一點痕跡都冇能在‘蠶繭’上留下!

直到這時,那索羅門才明白,夜歡一開始就放棄了最強的防禦手段,戲耍於他!

就是為了騙他把那枚白玉戒指拿在手上。

為此,對方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一條手臂做誘餌!

而他要付出的代價,卻是以靈魂力為主的第一分身!

要知道,這分身折損,可是足以對本體都形成反噬的存在!

夜歡也正是看出了這尊分身的價值,纔會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

此時的索羅門也完全被這凝實般的死亡氣息所震懾,他已經無心去想夜歡是如何發動這樣的武技的,一心隻想著怎樣才能活下來,囚牢之術和惡魔護鎧也如時發動!

然而。

一切都太遲了。

十顆足以斬殺尋常半神中期強者的靈晶爆炸,瞬息之間便把索羅門的分身,連同在場的惡靈儘數斬殺!

不僅如此。

堪稱狂暴的爆炸席捲全場,更是將墓府內部的小靈陣都撕開一個碩大的口子!

在旁觀戰的秦起和宇之鼬被那強橫的衝擊波裹挾,足足翻滾處數千丈外。

數十息後。

漫天的煙塵散去,一枚碩大的蠶繭浮現半空,六十四塊陣基石依舊完好無損地懸浮半空。

可是,那由墓府大陣催生的鬥武台已經完全不見了蹤跡。

“臭小子,你可以出來了,那索羅門已經被你轟得渣都不剩了!”

“如此瘋狂的作戰手法,虧你能想得出!”

“連真靈之品的仙府之玉陣基石,以及太古魔猿的玉牌你都能得到,你當真是富得流油啊!”

“不過,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這陣基石上刻畫的靈陣紋絡,並不是金絲纏靈陣,而是更高級的仙絲纏靈陣吧?”

“金絲纏靈陣可冇有護身繭這一功能,這明明是典籍記載的仙絲纏靈陣!”

洪荒老者雄渾的聲音傳來,言語中已經帶了一絲嚴厲的味道。

此言一出,剛剛趕來的宇之鼬也不由得一驚!

這兩種陣法雖然隻有一字之差,卻是判若雲泥!

因為,靈族典籍記載,能夠施展這仙絲纏靈陣的隻有三個人。

除了這個位麵的靈族創世神女輝夜姬外,便隻有她的兩個侄子六道仙神和因陀羅神能夠施展了。

話音落下。

那‘蠶繭’之中一股隱晦的靈魂之力傳出,密密麻麻的細絲才逐漸退去,一道瘦削的身影浮現。

原本的斷臂卻已經重新長出。

顯然,夜歡已經在蠶繭中服下了仙品大還丹,把右臂催生出來!

其身上的鎖鏈則被他輕鬆扯下,“哈哈,九天玄金鎖,時隔千年居然再次回到我的手上了!”

嗡!

就在夜歡得意之時,一股狂暴至極的空間真意襲來,卻是直接將三人吸撤進最內層的小靈陣中!

先前爆炸轟碎的豁口,也陡然被修複。

直到這時,三人才發現,一個用護額遮擋住左眼的虛幻身影矗立在一個陣圈之中。

正是那洪荒老祖的殘魂!

“小子,你還冇有告訴我這仙絲纏靈陣是誰傳授給你的呢!”

“不要試圖在我麵前耍花招,畢竟我也是曾經企及過神階的存在!”

說著,那虛影緩緩地抬起手,將遮擋在左眼的護額緩緩掀起,一隻與宇之鼬極其相似的血眸浮現!

隻是,這洪荒老祖的血瞳雖然也是三刃風車狀,尾部卻是多出一個淩厲的尾刃,顯得更加淩厲、詭異!

唰!

一道血芒從那血眸中射出,化為一座法則金輪懸浮在夜歡的頭頂。

血色光幕從金輪灑下,將夜歡的身形儘數籠罩。

一旁的秦起見狀急忙閃身橫在夜歡麵前,全身的靈力奔湧,一臉警惕地看向那洪荒老祖,信手一揮間十數尊傀儡已經浮現在靈陣之中。

“夜老大小心,這墓府的主人莫不是看中了你的肉身吧?”

身處光幕之中,夜歡卻是感受到一個彆樣的靈魂力正在試圖朝自己的泥丸宮中奔湧,好似要窺視自己的記憶一般。

“神之降臨!”

嗡!

神之降臨域場不由自主地被催發,將夜歡的周身儘數籠罩。

與此同時。

夜歡屈指一彈,一根丈許長的法則陡然出現,意念催動間,一股微弱的神之力量被調用。

“好小子,不愧是身懷八荒鼎的存在,底牌果然不是一般的多!”

“不過,如果你不把這仙絲纏靈陣的事說清楚,我是不會把傳承給你的!”

夜歡聞言稍作思量,還是將輝夜姬與自己簽訂共生契約的事情,用靈魂傳音的方式單獨告知那洪荒老祖!

他已經察覺出對方的殘魂實力並不強,比起太古祖龍還要弱得多!

若是對方耍花招,以太古祖龍的能力,完全可以破開八荒鼎的屏障,出來收拾掉對方。

然而。

聽完夜歡的話,洪荒老祖卻是並冇有要對自己出手的意思。

相反,對方好似非常緊張一般,在陣圈中來回躲著步,思量了好一會,這纔開口:

“說實話,你們三人資質都算得上絕佳,尤其是夜歡跟宇之鼬,幾乎都是我傳承的完美繼承人!”

“雖然就目前的戰鬥力來看,宇之鼬的實力最強,幾乎是你們兩個聯手也遠不能及的!”

“可是,夜歡的身份太過特殊,更能幫我守護靈族的安危!”

“所以,我絕對把真武神的第二神位,傳給夜歡!”

此言一出,那宇之鼬不由得眉頭緊鎖。

“前輩,你這樣做合適嗎?我手持您留在家族的玉簡而來,通過了您在家族留下的一切考驗。”

“您為什麼選擇相信一個外族人,難道就因為他身懷八荒鼎?”

“冇有大宇家族的瞳術,他怎麼可能發揮出您傳承的真正威力?”

“以我的天賦,若是獲得您的神位,踏入神界找到神階真武神位,這個位麵還有誰能奈何得了我?”

“你是不是被宇之斑打怕了?”

那宇之鼬的語氣很重,言語中也充滿了冷漠,最後的稱謂也換成了你,而不是您,完全不似一個晚輩與前輩間的對話。

可是,洪荒老祖下麵的話說出,卻是讓他無言以對。

“我之所以選擇夜歡,而不是你,並不是擔心你對付不了伺機複活的宇之斑!”

“而是,因為能夠擁有與輝夜姬一戰的人,隻有夜歡一人!”

“輝夜姬也在這個時候複活了,夜歡的靈陣術,就是跟她學的!”

“你,明白了嗎?”

嘶……

此言一出,宇之鼬倒吸一口涼氣。

說起宇之斑,他是一個擁有強大野心的人,自從他的許多至親死於戰亂,他便意圖統一整個靈族,進而稱霸整個位麵,用自己製定的鐵腕規則,實現真正的和平。

而這個計劃的第一步除掉靈族內,任何有能力與大宇一族抗衡的家族,其濫殺成性的行事方式,也引起了大半個靈族的反對。

雖然他曾經憑藉自己神階的實力,暫時以武力降服了靈族。

奈何,當他試圖征討整個位麵時,卻遭遇了魔族魔像,以及一位八荒鼎宿主這樣的勁敵!

他深知是自己所得的神位不夠強,若是能夠得到六道神或者是因陀羅神的神位,他便有絕對的信心稱霸這個位麵。

因此,他做好周密的安排後並冇有飛離這個位麵,而是選擇了假死,伺機重生!

千年前,靈族一位掌握時間奧義的大能隕落前留下遺言,說是宇之斑已經複活,將會給家族帶來災難,這纔再度讓靈族陷入惶恐之中。

所有,靈族現任族長傳下令來,不惜一切代價找到兩位先祖的神位,率先得到其傳承,做好與宇之斑一戰的準備。

而,輝夜姬,則完全不是跟宇之斑一個重量級的人。

作為靈族在這個位麵的創世神女,她的野心更是稱霸整個位麵,奈何發動戰爭將無疑會引得大量的靈族人死亡。

故此,她嚮往和平的兩個侄子成長起來後,這才合力將其封印。

由此可見,輝夜姬的實力之強,這也是為何她被稱為那個時期位麵最強的存在!

正是因為對於輝夜姬實力的忌憚,聽到洪荒老祖說對方已經複活後,宇之鼬才陷入了沉思。

因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得到了因陀羅神的神階神位,也不可能是輝夜的對手!

“可是,他願意守護靈族嗎?”

“如果他願意向我承諾守護靈族,我就答應將神位讓給他!”

“否則,我就殺了他,奪走位麵至寶八荒鼎!”

噌!

說著,宇之鼬背後的長刀第一次被拔出,凜冽至極的殺氣洶湧而出,引得夜歡都是一陣脊背發涼!

秦起見狀更是取出圓月彎刀,一臉警惕地看向那宇之鼬,靜等夜歡一句話出口,自己便會不顧一切的衝上去!

有這麼多傀儡輔助,他有絕對的信心能護夜歡周全。

何況,他是死過一次的人,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這時,夜歡淡然的聲音響起,卻是把緊張的氣氛再次推向一個高點。

“我不會向任何人承諾任何事,我做事隻會依心而行,不會受任何人左右!”

“一個準神階的神位罷了,我若是想得到,你們誰也攔不住!”

“巫天界和暗獄都能滅,何況是一個連準神實力都不到的墓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