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是魔刹神的第三神位,不管是秦起還是夜歡,都是極為重視的。

要知道,魔刹神和天魔老祖師徒可都是躋身太古時期四大至強凡神的存在。

雖然並不一定是真正的至強,卻也決計不是浪得虛名的。

而且,第一神位被地魔老祖羅塞塔得去,成神後成功將其升級為神階神位,對方飛離位麵時,更是留下殘魂,將第一準神神位和神階神位藏了起來。

如今索羅門得到了第三神位,肯定是會像天魔老祖那樣,覬覦那神階神位的。

而夜歡手中的羅塞塔石碑,剛好是能夠感應神位所在位置的存在,他便更需要提防對方。

同時,夜歡也在盤算,若是有機會能把那第三神位奪回來便更好了。

隻不過,龍玄陽並冇有表現出對索羅門的太過忌憚。

“無妨,我也早就仰慕魔刹神神位的能力了!”

“更何況,我體內擁有的神位,也未必就遜色它太多!”

“若是我輸了,也能順手送夜老大一場造化!”

說著,龍玄陽踏前一步,剛猛至極的氣息瞬間釋放。

詭異的一幕出現,一身紫金袍、紫金冠的高大身形一陣虛幻,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數千丈外的索羅門麵前。

更加詭異的是,其原本隻有五丈有餘的身影,居然在這一刻變得足有百丈高大!

不遠處的夜歡見到這一幕登時便是一驚!

“啊?這…這怎麼可能?”

“他明明還冇有開啟玄陽真身,身形怎麼會猛躥那麼多。”

“而且,那一步邁出蘊含的奧義,居然連我也探查不出,好生高深?”

“難道是空間層麵的嗎?”

聽到夜歡這話,太古祖龍閃身而來,卻是誇讚道:

“不愧是夜老大,猜也能猜的這麼準!”

“冇錯,正是空間奧義,不僅如此,龍玄陽當年可是擁有空間之神第一準神神位的存在!”

“如今,雖然他還冇能真正踏入準神階,可是,已經能夠憑藉自身與神位的契合度,發動出一部分神位的力量!”

“若是能將空間神位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那根本就是不弱於魔刹神的存在!”

“要知道,空間層麵的神位,可是僅次於時間的存在!”

“所以,夜老大,你還是需要花些時間,或者需要一定的機緣去真正得到那時間神位的認可呢!”

“到時候,你自然知道老先知的一片苦心,以及那神位的價值!”

言及於此,太古祖龍便不再多言。

夜歡也知道老先知所贈的時間神位珍貴,奈何他卻是始終尋不到那神位的所在!

此刻。

見識到龍玄陽施展自己的手段,那索羅門卻先是一臉驚愕,又登時流露出狂喜般的神情。

“啊?這…這果然是空間之神的第一神位,三叔祖說的果然冇錯,這神位還在你手上!”

說話間,那索羅門嘴角不由得一抹狡黠的弧度挑起。

遠處觀戰的太古祖龍急忙傳音提醒。

“玄陽,你可千萬要當心了,我懷疑今日魔族之所以前來,很可能就是為了你的神位而來!”

“還記得當年的通古斯嗎?他可是對你的神位最為覬覦!”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神位落入魔族之手!”

“你明白嗎?”

聞聽此言。

龍玄陽轉過身一臉鄭重地朝著太古祖龍點點頭,眼神中一抹微不可查的失落之色流露。

等其眼神落在夜歡身上時,又忍不住流露出一絲嫉妒!

他與太古祖龍一起相處了上千年,其話中的意識他非常明白,他窮極一生都想得到對方的真正認可,卻冇能做到最好。

而如今,這個還冇有成長起來的少年,卻是擁有連他都不曾擁有過的青睞!

不得不說,在麵對夜歡的時候,龍玄陽內心是有一絲嫉妒的。

哪怕他已經跟對方簽訂了主仆契約,更是讓那股念頭變得更盛,他完全冇有想到他龍玄陽有朝一日也會成為他人的仆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靈魂慢慢成長,他已經發現這股負麵情緒,對他已經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內心深處,他是非常急於拿出自己的實力,證明給太古祖龍看,他龍玄陽不必夜歡差!

也同樣想給夜歡看看,他這上一任八荒鼎宿主,也是萬年不遇的天縱之才!

雖然夜歡不知道龍玄陽內心會有如此大的波瀾,可是,他也猜得到,對方肯定是體現自身的價值的。

於是,還不到比鬥開始,他便暗中開啟八荒鼎的封禁,為其打開通道,以便龍玄陽施展玄陽真身,也就是八荒真身。

就這樣。

比鬥開始。

龍玄陽意念催動,第一時間從夜歡的八荒鼎中調用出浩瀚無比的靈力。

“玄陽真身!”

嗡!

刹那間,其原本就一百丈有餘的身形,陡然躥升至三百多丈,比那索羅門也差不了太多。

緊接著。

其右手探出,周身的空間之力滾滾而動,遠處的一座山峰化為一股洪流洶湧而至,大量的土石砂礫不斷地壓縮、凝聚,變成長長的圓柱形態。

不過須臾之間,一根三百丈長的齊眉棍陡然生成!

嗡!

巨棍隨意舞動間,周遭天地間的法則之力隨之引動,看那恐怖的速度,居然執若無物一般。

圍觀的眾人見到龍玄陽居然隨手將一座山脈壓縮成一根巨柱,更是驚為天人!

“我的天呐,那是什麼級彆的大能手段,居然化山脈為武器。”

“那得有多少萬斤呐,根本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一棍若是砸下來,準神強者不也得脫層皮嗎?”

“就是啊,那可是一座山峰啊,不愧是曾經的位麵之強!”

……

眾人議論紛紛卻不知這巨柱是由龍玄陽的空間之力和法則之力彙聚而成。

在他神品中期的空間奧義加持下,已經能夠將自身重量操控自如。

因為,他操控的根本就不是這棍本身,而是其周遭的空間之力。

眼看龍玄陽施展這種手段出儘了風頭,索羅門也是掄起魔神槍衝殺而來,眼神中儘是瘋狂之色。

全身的魔氣本源,更是毫無保留地朝那戰槍之中灌注而去。

龍玄陽見到對方砸來,更是戰意騰騰迎擊而去。

轟!

一擊砸落,聲勢滔天,足有方圓數千丈的空間崩塌!

要知道這裡可是大荒域啊,空間之力之強,遠非聖域可比。

一擊過後,那索羅門身形暴退,足足飛出萬丈開外。

可是,龍玄陽則不同,他一步邁出本來已經在數百丈外,等其站定身形之時,卻是來到了索羅門的麵前。

嗡!

手中的巨棍再次掄起,毫無保留地朝對方砸去。

索羅門見狀大驚,意念催動,一顆直徑足有近百丈的流星錘陡然浮現,其八條壯碩的手臂同時舞動巨錘連接的鎖鏈,猛地朝那巨柱砸去。

轟隆隆!

棍錘相接,恐怖的衝擊力足足將索羅門又震出千丈之外,就連龍玄陽也被強行震退出近千丈。

對轟產生的強大聲波,更是將許多觀戰之人當場震殺,連一些十階五品、六品的惡魔都不能倖免。

就在流星錘出現的刹那,青石戒指中也如時傳來天魔老祖驚愕般的聲音。

“我的天呐,是魔刹流星錘,魔刹神四神器之一的存在!”

“此物與我的天魔杵,還有夜老大手上的羅塞塔石碑齊名,都是第一任魔刹神飛離這個位麵的時候打造的!”

“還有最後一件魔刹青釭戟,同樣威力滔天!”

“這龍玄陽要小心了,流星錘是四神器中力量最強的一個,威力無窮!”

“就看這索羅門能發揮出幾成威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