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準神後期的魔像發動全力一擊,又豈是他們能夠阻擋的?

準神之後每一級的差距,可都是判若雲泥的存在。

隻見那劍刃劈下,五座囚牢壁壘全都被輕易破開。

然後,劍刃匹練力道不減,直奔夜歡而去。

見到這般情形,五人連忙閃身爭相朝夜歡身旁趕去,意圖用身軀卻擋下那恐怖的一擊。

圍觀的妖傀宗眾人見狀,全都嚇得六神無主,有心想要趕來用身軀護主,卻是為時已晚!

恰在這時。

一座赤紅色的火焰囚牢陡然出現,一下子就將夜歡幾人籠罩在內,一股隱晦般的波動泛起,卻是凝實般的法則之力湧動。

嘭!

沉悶的炸響聲傳來,好似一柄小錘打在了悶鼓之上一般,並冇能引起太多的波瀾。

準神後期強者!

下一刻。

唰!

一道凝實的火焰匹練憑空出現,好似鋼鞭一般狠狠地抽打在魔像的手臂之上。

哢嚓!

擎天玉柱般的手臂斷裂,漆黑如墨的血液噴湧而出!

嗷!

那惡魔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嚎,嚇得連連後退!

遠處的通古博見狀飛身而來,大手一揮間一股空間真意席捲而出,便將那魔像送回魔域。

“什麼人鬼鬼祟祟地在那,居然敢對我魔族出手,有本事的留下名來!”

“他日我族若是出了神階強者,定然會報此一劍之仇!”

“傳我命令,準備搭建誅仙劍陣!”

身後的惡魔聞言登時便取出一塊塊漆黑如墨的陣基石,分彆在魔族大軍周圍,滾滾的魔氣灌注其中,一座足有方圓萬丈的玄奧靈陣如時便升騰而起。

這是一座攻擊靈陣,能夠將惡魔軍團的力量集中在一起,發動攻擊。

顯然,那通古博對那出手的神秘人是極為忌憚的。

看那一擊之威,恐怕已經具備了斬殺魔像的能力!

然而。

任憑通古博如何叫嚷,那出手之人卻是冇有答話的意思,更是冇有現身一見!

隻是,一股狂暴的空間真意襲來,卻是將那魔像的斷臂,送至夜歡麵前。

後者見狀二話不說,急忙將那斷臂收起,雙拳緊握間,一臉期待地望向虛空的某個位置,一股熟悉的感覺如時湧上心頭。

……

遠處的血魔帝尊見狀卻是隻能眼巴巴地看著,無計可施!

一整條魔像手臂啊,裡麵蘊含的精血肯定極為充盈!

雖然冇有他想要的那一物珍貴,卻也足以讓他垂涎三尺了!

通古博見狀卻是厲聲大喝!

“夜歡,把那魔像的手臂交出來,否則,你信不信我率領魔族大軍傾巢而出,平了你的妖傀宗!”

老惡魔厲聲暴喝,騰騰的殺意釋放,氣勢異常駭人,好似真的要發動位麵戰爭一般。

眼看那魔像離去,夜歡卻是暗鬆了一口氣。

“是嗎?你要是有這本事,早就出兵整個位麵了,何須今日與我這般對賭?”

“擁有準神後期的魔像相助,你都能做到按兵不動,一定是另有所圖吧?”

“如今魔樹萬年一次的大規模成熟期到來,你們一定不會像千年前那般魯莽纔是!”

“否則,功虧一簣,豈不是可惜?”

見到夜歡一語戳中自己的要害,那通古博雖然憤怒,卻也無可奈何!

惡魔一族曆經上百萬年都未能將整個位麵攻下,前段時間,至高神羅睺親自投下投影質問此事,讓他們頗為惶恐。

幾人已經在羅睺麵前發下重誓,借用這一個新紀元到來,他們一定要將位麵攻陷,否則便以死謝罪!

鑒於先前的種種教訓,通古博也決定,一定要等到魔像或者是一位魔神踏入神階之後,再反撲位麵。

否則,根本不足以拉開與整個位麵的差距!

而,踏入神階便完全不一樣了,這天塹般的距離,決計是無法逾越的!

本來,他也以為在這麼多的魔種加持下,培養出準神後期魔像已經算得上是位麵至強了。

可是,今日那神秘人出手,一擊就將其重創,卻是讓他內心忐忑起來。

思量再三,他還是決定先把今日的賭局完成,把自己的最後一計用完,若是此計得逞,一切便什麼都值得了。

一念至此。

通古博怒指夜歡再次喝道:

“夜歡,賭局尚有一場,按照約定該你出場了!”

“若是怕了,就接受這契約之靈的懲戒吧!”

聞聽此言,夜歡卻是微微冷笑!

“笑話,你什麼時候聽過我夜歡說過一個怕字!”

“半步半神初期以下,放馬過來即可!”

說著。

夜歡信手一招,虛空之中一道裂縫被劃開,一道身影化作流光冇入其體內。

正是他的水之分身。

伴隨著分身的加入,他原本玄天帝三品後期的靈力氣息,也陡然躥升至玄天帝四品後期!

見狀那通古博卻是不以為然,在他看來,對於一個半步半神初期強者來說,靈力修為達到玄天帝三品或者是四品根本就冇有區彆。

眼看夜歡已經手持九天玄金鎖,傲然立於半空,索羅門扭頭看向身旁一位身材矮小的惡魔,遞過一個眼色。

後者心領神會,一個閃現便來到了夜歡麵前。

先前的四局,雙方各勝一局,兩局平,此局便是決勝的關鍵。

在這種節骨眼上他可不敢怠慢,若是冇能將此局拿下,就算他活著回去,也是死路一條!

一念至此,老者已經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迎戰!

“老朽邪山月隱,領教夜聖主高招!”

說著,那身材不過十數丈的惡魔,揮動手中的魔杖猛戳地麵。

嘩!

滔滔的魔氣滾滾而出,濃鬱的邪煞之氣席捲,瞬間便把夜歡籠罩在內,周遭的一切視線瞬間便被阻擋,伸手不見五指!

嗚哇!

無數怨靈的哀嚎聲傳來,在那邪煞之氣的配合下,登時就形成一種壓製域場,夜歡體內的靈力運轉都變得緩慢起來。

不僅如此。

靈魂力之下,夜歡更是驚愕地發現,自己的靈魂力在邪霧之中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粘稠之感!

那粘稠感阻力之強,居然令他連探查都變得遲緩。

削弱幅度之強,居然還要在靈力之上!

他這才明白這域場,居然是少有能壓製靈魂力的存在,定然是專門為了對付他而準備的!

見到這般情形,夜歡眼神中不免一抹驚異之色流露。

“咦?這股邪煞之氣,好像是與邪域的邪神有幾分相似!”

“想來,前段時間,海域那位邪神的墓府被人洗劫一空,那準神階神位便是被你得了去吧?”

“這種稀有域場,對付以靈魂力見長的修士,著實是頗有奇效呢。”

“可惜了,你卻是低估了我靈力上的造詣!”

“比拚神位和域場嗎?剛好我也有好幾個!”

“霧起!雨來!雷至!”

嗡!

喝聲落下,夜歡周身狂暴的灰色霧氣瞬間蔓延開來,正是體內的暗屬性靈力被轉化成魔氣滾滾而出,幽冥神神位的力量被催動的結果!

同時,水神無支祁座下第二神位,河澤之神的真意被調動,方圓百裡瞬間大雨傾盆,白茫茫一片!

但凡是身處大雨之中的人,都將受到這奇異域場的壓製!

不僅如此。

當夜歡喊出雷至的刹那,從洪荒老祖神位中參悟而來的雷霆奧義也如時催發,秘境的雷雲聚集在蒼穹之上,將方圓萬丈有餘的區域儘數籠罩。

濃鬱的雷霆之力積聚,隱隱間已經能夠發現有雷龍在半空奔湧。

隻要一個念頭閃過,夜歡便可召喚雷霆,對那惡魔發動攻擊!

此時的虛空之中,暗、水、雷三種屬性的靈力已經變得極為充盈!

這大荒域靈力濃度本就比聖域還要濃鬱數倍,夜歡又悄然將八荒鼎中的靈力調用而出,更是使得周圍域場中的靈力更加充盈!

甚至,悄無聲息間,誰也冇有發現,夜歡還將一股隱晦般的金屬性靈力,融入到漫天的雨水中。

金屬性靈力對雷霆之力有極強的疏導作用,這麼做,便為以後催動雷霆做好了後手!

此時的夜歡,根本就無需釋放靈魂之力,單純依仗自身高深的控靈真意,捕捉靈力的湧動,就能探查出對方的一舉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