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夜歡一下子就調用出三種神位的能力,那邪山月隱手中法杖輕輕揮動,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小子,除了你那恐怖的火焰爆炸,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能斬殺我!”

“你可休想用靈魂力擊中我!”

“老夫手下亡魂過百萬,還會收拾不了你?!”

“邪靈斷魂!”

嗡!嗡!

喝聲落下,霧氣之中,一道道邪靈虛影揮動利刃而來,從各個角度猛撲夜歡的頭顱!

探查之下,夜歡驚愕地發現,這些邪靈虛影居然全都是由,混合了部分靈魂本源的靈魂之力凝聚而成。

想來是對方擊殺魔獸或者人族後,將殘魂奴役操控的結果。

這也是邪神一脈慣用的伎倆!

不僅如此。

他更是驚愕地發現,在這邪煞之氣構成的域場中,這些邪靈的行動速度居然有極強的加持!

然而。

此時的夜歡,因為得到了洪荒老祖卡卡旗的神位,對於雷霆之力的把握已經達到靈神合一上品層次!

對於雷霆之力的運用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在水屬性靈力的輔助下,雷霆更是殺傷力大增,何況,為了增加雷霆的攻擊範圍,夜歡還將金屬性靈力暗中融入雨水中。

這樣一來更是增強了雷霆的疏導能力。

……

眼看那一道道的邪靈劈來,還有大量的邪靈不斷地從法杖中釋放,夜歡一個念頭閃過,虛空的雷霆悍然發動攻擊!

轟隆!

極致七品的雷霆之力落下,僅僅一擊就將那大量的邪龍當場轟殺。

不僅如此。

雷霆之力釋放,狂暴的雷霆更是順著漫天的雨水襲來,將那邪山月隱也轟得身軀猛然一顫。

若不是他早就召喚出空間護鎧防禦,這一擊可能已經將他重創。

他這才明白,原來夜歡的實力,決計不是僅僅靈魂之力達到了半步半神初期那麼簡單!

而他,同樣是有備而來!

“夜歡,我知道你擁有強橫的火焰和雷霆,還憑藉與你自身並不匹配的手段,斬殺了魔神大人的靈魂分身!”

“可是,我今日既然敢前來,就是為了取你性命的!”

“邪靈吞噬!”

嗡!

說話間,那老者再次揮動手中的法杖,大量的邪靈瞬間被釋放,一陣陣哀鳴之聲大作。

可是,就在邪靈出現的刹那,一股邪惡的真意席捲而出,輕易間便將其吞入到那瘦小惡魔的體內。

後者的氣息也如時攀升,直指半步半神後期!

遠處觀戰的眾人登時便一陣議論之聲大起。

“握草,這惡魔族不是耍詐嗎?這邪靈本來就可以是那邪山月隱的一部分!”

“隻不過是提前將其釋放了而已,這分明就是想用半步半神後期,欺負一個玄天帝四品後期的弱者!”

“就是啊,以那老者的特殊邪靈域場,靈魂之力根本就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

“夜歡完全是靠靈力上的造詣,與對方周旋!”

“就算是他的靈力品質再強,也不可能與半步半神後期強者硬拚啊!”

“對方的空間護鎧,完全能夠承受夜歡的攻擊!”

……

伴隨著老者的氣息攀升,夜歡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這種層次的護鎧,以他的雷霆之力,幾乎不可能破開其防禦!

一念至此,他不由得摘下手上的三枚儲物戒指,隨手丟在雨裡。

那裡麵盛放的正是魔童為其凝聚的靈晶!

三條細小的水蛇如時凝聚,頭顱穿過那戒指,將其戴在脖頸間,悄無聲息地一路迂迴,朝那老者而去。

然而。

眼看距離對方不過數百丈,三座堅韌的空間囚牢陡然出現,卻是一下子將其囚禁在內。

“惡魔囚牢!”

“夜歡,同樣的手段你已經將魔神大人的分身斬殺,不會還想再用這手段對付我吧?”

“魔神大人臨死前已經發動投影之術,將當時的一切刻錄下來,封印在虛空亂流之中。”

“其本體已經找到那殘魂,從中得知那一戰的一切了!”

“所以,不管這戒指內的靈晶是誰幫你凝聚的,休要再意圖用它來對付我了!”

“接下來,就感受一下,我邪山一脈的手段吧!”

“邪神降臨!”

嗡!

喝聲落下,大量的邪靈從柺杖之中洶湧而出,瞬間便凝聚出一尊三十丈高大的巨魔虛影!

唰!

巨魔手中法杖揮動,一道堅韌無比的魔氣匹練抽打而來。

夜歡登時就感受到異常凝實的危險氣息!

“水龍之術!”

“雷霆轟擊!”

意念催動間,大量的水龍憑空凝聚,直奔那魔氣匹練,恐怖的雷霆也如時轟至。

然而。

就在那攻擊即將落下之時,一股強橫的空間真意襲來,凝聚成空間壁壘,卻是硬生生將夜歡的攻擊儘數接下。

下一刻。

那堪稱恐怖的雷霆匹練落在夜歡的身上,一下子就將其金身抽得崩碎!

噗!

一口鮮血噴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

那瘦削的身形一陣翻滾,足足飛出百丈開外,才被數條水龍接下。

一擊得手,那邪山月隱大喜不已,正在他頂著雷霆和水龍的攻擊衝上前來之際,他卻是驚愕地發現,那嘴角掛著血跡的瘦削身影,雙手正在閃電般揮動,一道道的印決被打出,一股強橫的空間之意襲來,更是將其所在的空間鎖定。

緊接著。

“天雷召喚術·雷霆萬鈞!”

嘩!

一個足有數百丈的碩大豁口被劃開,彩色的雷霆巨龍呼嘯而落,極致八品的雷霆之力瞬間瀰漫全場,氣勢異常駭人!

轟隆隆!

雷霆落下,以閃電之勢轟擊在邪山月隱的周身,那籠罩其周身的高大虛影瞬間土崩瓦解,被轟為齏粉。

然後。

那近萬條雷霆巨龍力道不減,無情地落在那惡魔的周身。

邪山月隱登時百年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

恐怖的轟擊力,使得周遭天地都儘數崩塌!

強大的衝擊波席捲全場,狂暴的雷霆之力硬是透過漫天的大雨,傳遞至方圓萬丈開外,大量的土地都被雷霆之力淬鍊為焦土。

一擊過後,夜歡的氣息也急劇萎靡,幾乎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幸好他早有準備,保留了一絲靈魂之力,從戒指中迅速取出丹藥補給。

虧空的靈力也及時從神鼎空間內補充進來!

此時的他,除了體力和靈魂力虧空外,靈力卻是異常充盈的。

漸漸地。

伴隨著夜歡的氣息萎靡,漫天的大雨也如時收場,眾人透過迷霧看向那空間坍塌處,卻隻是發現一根漆黑色的法杖殘留,完全不見那邪山月隱的身影,隻有一些散碎的骸骨碎屑殘留,提醒著眾人,此處先前曾有一尊惡魔存在。

“我的天呐,那惡魔不會是被夜歡一擊轟得隻剩下一些骨頭碎渣吧?”

“剛纔那恐怖的一擊,真的是一位隻有玄天帝四品的靈力修士發動的嗎?”

“那等恐怖的雷霆,半神初期以下,根本就冇有生還的可能!”

“就是啊,不愧是昔日的妖傀宗聖主,實力果然強橫!”

……

此時的夜歡,正緩步上前,就要將那黑色法杖收入囊中。

他心中盤算,這法杖能夠承受這等攻擊而絲毫不損,定然品質絕佳,說不定就是那邪神墓府的傳承所在。

然而。

當他距離法杖不過百步之遙,一股莫名的不安之感卻是憑空湧現。

他一臉警惕地看向不遠處的通古博,卻發現對方臉上已經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

“不對,這魔杖有詐!”

“那惡魔根本就冇有死,而是藏在了這異空間法杖內!”

一念至此,夜歡腳下狂暴的空間真意席捲,就要朝著遠處遁逃!

可是,一切都太遲了。

就在他想要離開之際,腳下的空間卻是瞬間崩碎,如同身陷泥潭一般,無法借力!

緊接著。

一股極強的吸扯之力湧來,一下子就將夜歡吸入那法杖的異空間中。

這股空間真意之強,居然達到了準神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