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傲般的聲音如時響起!

“哈哈,夜歡,千算萬算,你終究還是落入了我的圈套!”

“我早就料到你會用天雷召喚術攻擊我!”

“為此,我甚至不惜捨棄本體肉身,就是要騙你進入我的圈套!”

“接下來,就讓魔神通古斯大人的分身,奪舍你的肉身吧!”

“準神初期修為,看你如何應對!”

“嘎嘎……”

夜歡聞言扭頭看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發現一尊足有三百丈高大的惡魔矗立,氣息與他先前在雪神洞府見到的通古斯分身一般無二。

想不到,對方居然還是有彆的分身保留,借用魔種達到了這種層次!

眼看夜歡目光落下,那通古斯也是麵露狡黠的微笑。

“夜歡,好久不見,你的成長速度當真是驚人呢!”

“還好我三弟老謀深算,一套連環計施展,終究是有一計得逞了!”

“我倒是要看看,冇有了太古祖龍還有那幾位準神的庇護,你怎麼對付我?”

“至於你的八荒鼎,就先忘了他吧,在你進來之前,我已經動用空間真意遮蔽了異空間和儲物戒指!”

“此時的你,連召喚傀儡的能力都冇有!”

“束手就擒吧,我會讓你死的痛快些!”

……

說著,那通古斯分身緩步而來,無形的壓力席捲而來,直接將夜歡的身形禁錮在原地。

準神強者出手,以夜歡現在的能力,就算是發動雷霆萬鈞,或者是神犼吞天也無濟於事。

何況,現在的他還處在虛弱期,就算是三枚靈晶戒指同時引爆,也不見能能換來一次同歸於儘的機會。

此時的他,再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脅!

他心中一陣自責,自己怎麼就落入了對方的圈套。

可是,思緒急速紛紛間,他卻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出應對之策。

然而。

眼看那通古斯來到他的麵前,靈魂之力已經席捲而出,化為一隻大手,將其周身儘數籠罩之際。

突然!

唰!

一道青光從夜歡手上的青石戒指中迸射而出,一道足有五百丈的高大身形陡然出現,手中一根巨杵悍然揮動,猛地朝那通古斯砸來。

暴怒般的聲音如時響起:

“憑你這準神階的修為,對一個玄天帝四品的修士出手,虧你想得出!”

“這等敗類,唯有殺之!”

哢嚓!

話音未落,那巨杵已然落下,裹挾而來的法則之力,硬生生將那通古斯砸為一灘肉泥。

緊接著。

一股霸道至極的法則之力湧來,更是當場將那惡魔的殘軀,分解為各種屬性的靈力,其中大部分是以暗屬性靈力為主!

就連對方體內的神魂都未能免遭被分解的厄運!

出手者正是天魔老祖,盤古魔猿!

自始至終,那魔神通古斯居然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甚至,連一句哀嚎都未能發出,便死於非命!

驚人的一幕出現,狂暴的殺意肆虐,直接將那殘魂狀態的邪山月隱嚇得癱倒在地,連行動的能力都失去了。

“啊?這這這…這怎麼可能!”

“一擊斬殺魔神大人,令其連反抗之力都冇有!”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難道是傳說中的太古階魔獸?”

……

然而。

那天魔老祖似乎並冇有回答對方的意思。

下一刻。

其信手一揮,一股狂暴的空間真意席捲而出,輕易便將其轟為齏粉,其體內一道灰芒射出,卻是被老魔猿當場抓在手中!

正是那準神階的邪神神位!

呼!

夜歡見狀這才癱坐在地,長舒了一口氣。

“夜老大,今日這救命之恩我可不是白白出手的。”

“這老傢夥得到的邪神神位便歸我所有了!”

“你已經擁有幽冥神神位了,這邪神神位同樣來自地獄位麵,與你的神位衝突,不能一併煉化!”

夜歡聞言隨意地擺擺手,示意對方將那神位收下,這才疑惑道:

“這神位我並不稀罕,隻是,你的魔刹神第二神位,不也是來自地獄位麵嗎?”

“而且,還比這邪神神位品質高得多,你要它有何用?”

“莫不是要強行分出分身煉化吧?這麼做對你來說,可冇什麼好處!”

然而。

天魔老祖下麵的話說出,卻是讓夜歡當場怔在原地。

“笑話,這等垃圾神位,我怎麼會煉化它?”

“我不過是想借用神位中的神之力,試圖開辟出屬於我自己的神位罷了!”

“到時候,就算我找不到魔刹神的神階神位,也不必擔心冇有滿意的神位烙印,無法飛昇神界!”

此言一出,夜歡已經目瞪狗呆!

“什…什麼?自己開辟神位?”

“這可不是開辟武技,想開辟就能開辟?”

“那不是天神級以上的神級強者,才能具備的能力嗎?”

“就算你的修為再強,也不會在這個位麵達到如此境界吧?”

“而且,隻要你達到神階,就算是躲在異空間裡,也是會受到位麵的排斥之力的,你不可能有那麼多的時間突破!”

……

可是,聽到這話,那天魔老祖卻是不以為然!

“小子,你說的那可是弱者成神的方式!”

“借用固有的神位成神,在現有的神位編製內謀求一個適合自己的位子!”

“可是,這個位麵開辟之初,並冇有至高神投下那位,卻依舊有人能夠憑藉位麵之力的支撐,開辟出屬於自己的神位。”

“比如第一代龍神、始麒麟神、鳳凰神等等,這些人無不實力強橫,就算是飛離這個位麵也都是頂級強者!”

“而我這百萬年來開辟出的青石戒指空間,已經足以支撐我開辟出屬於自己的神位!”

“隻要我在自己參悟的道義上,領悟出獨一無二的神品奧義,我便能成功!”

“而這些已有神位中的神之力,正是輔助我開辟神位的必備條件!”

“這樣一來,我便不必擔心這個位麵源之氣息太過稀薄的致命缺陷!”

“當然,到時候我還會少不了借用你八荒鼎中的源之氣息補給!”

……

聽到對方這一席話說出,夜歡心中不由得對其暗伸大拇指!

不得不說,這天魔老祖的野心和天賦都是絕佳的存在,這等驚天的想法,想必放眼整個位麵也挑不出第二個來。

突然。

夜歡絲毫想到了什麼,急忙來到天魔老祖麵前躬身行禮道:

“天魔前輩,今日勞煩您冒險從青石戒指中出來救我,不會給您帶來什麼麻煩吧?”

“離開青石戒指,豈不是說這個位麵的法則之力已經感受到您的氣息,開始產生排斥之力了嗎?”

“我記得您曾經說過,當時的您成為神階強者,九十五年後便受到了天雷劫攻擊。”

“這麼說來,您還能在這個位麵待上五年?”

“若是需要任何幫助,您直接開口便是。”

感受到夜歡言語中的歉意,那盤古魔猿卻是大手一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無妨,要你幫忙的時候我自然是不會客氣的,你也不需要給我老魔猿客氣!”

“如今的我修為已經成功踏入準神初期,我有信心在兩年內踏入神階,五年內開辟出新神位!”

“實在不行,就跟著賊老天拚了!”

“如今,也是時候離開青石戒指去尋找適合我自己的道了!”

“若不是先前的時候我太過執念於師尊的魔刹神位,或許已經開辟出自己的神位了!”

“待在青石戒指中的上百萬年,我也一直冇閒著,對於自己的道也有了一定的參悟!”

“隻是,這一切還需要我把對於魔刹神神位的執念徹底消除,纔可以!”

“所以,儘可能的幫我找到它,就算它不能成為我的主神位,我也是要得到它!”

“或者,毀了他!”

言及於此,天魔老祖鐵拳緊握,眼神中一抹瘋狂之色流露!

“毀滅?您新參悟的道就是毀滅?就像您剛纔催動的那股法則之力一樣?”夜歡一眼就看出這股執唸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