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眾人一陣陣的阿諛聲傳來,畢元仙也再次找到那種久違的飄飄之感。

正如眾人猜想的那樣,這幾千年來,他一直待在丹神的神廟中閉關!

一路闖過丹神抱樸子留下的數層考驗,受到對方諸多點撥,煉丹術出現了數次質的飛躍!

最近,再次突破的他回到家族後,才得知自己的族人在夜歡手中數次吃癟,還把丹神的第一神位丟了!

又聽到夜歡從魔族手中得到了天妖鼎,他更是垂涎不已!

畢方一族篡奪了葛家的宗主之位後,從宗門的古籍中找到有關妖傀老祖的記載。

上麵記載天妖鼎所刻畫的靈陣品質乃是準神後期巔峰層次,幾乎達到了這個位麵能夠承受的極限。

要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位麵的元之氣息越來越少,高品質的靈陣師也是越來越稀缺。

所以,帶有這等層次陣法的丹鼎也是越來越少了。

聖域數萬年來的丹鼎排行榜雖然會不時的有所變動,可是,此物卻一直位列天榜魁首之位。

能夠將其收入囊中更是每一個煉丹師夢寐以求的事情。

更何況,傳言這丹鼎還擁有煉化傀儡,提升其品質的能力,更是讓其身價飆升!

不過,他手中的這尊丹鼎也並非尋常之物。

此刻,他將鼎身準神初期的靈陣催動,周遭天地間的靈力便開始滾滾而入。

畢元仙冷眼看向夜歡,眉宇間儘是傲然之意。

“夜歡,你可識得此物?”

聞言夜歡開啟靈魂之力,朝著對方的巨鼎探查而去,發現上麵刻畫著五隻巨大的飛禽,分彆是:三足金烏、鳳凰、朱雀、青鸞、畢方!

每一隻神鳥的頭部都從鼎爐的上部邊緣探入到鼎中,鳥口張開做吐火狀!

見到這般情形,夜歡一眼就認出了此鼎的不凡!

“天火五禽鼎!”

“神鼎排行榜位列第三的神鼎居然在你手上!”

“隻是不知道,這裡麵的異空間是否封印了元鳳之火的火種?”

夜歡毫不掩飾自己的驚愕之情,這五隻神鳥都是元鳳後裔,相傳此鼎源自數萬年前的一位大能之手,乃是取五大神鳥的精血和神魂煉製,並且取了五大獸火中元鳳之火的一枚二級火種,封印在鼎爐之中。

煉丹時一旦催動裡麵的火焰,對丹藥的品質會有極強的提升效果!

圍觀的眾人聽到‘天火五禽鼎’這幾個字也是無不大驚,這等神物的價值,根本就不是金錢能衡量的。

而且,其沉寂的丹香還達到了丹霞鼎品質。

見到夜歡識貨,那畢元仙更是麵露得意之色。

本來他也是一個極為低調、內斂的人,可是,礙於前段時間自己的族人在夜歡麵前折損了顏麵,家族的名譽受到嚴重損失!

所以,今日他這般高調前來,就冇打算低調下去,就是奔著挽回家族顏麵來的。

“哼!算你識貨,正是天火五禽鼎!”

“此物乃是我從丹神大人的神廟曆練中所得。”

“不僅如此,我還得了一卷連你也不曾企及的丹方!”

“不知道你可曾聽說過太古醒血蘇魂丹!”

“那可是以太古級的精血和神魂為引,讓服用者同時覺醒高品質精血和神魂的存在!”

“此丹若是煉成,服用者將擁有媲美上古神獸的恢複能力,治療外傷更是不在話下!”

“怎麼樣,比起你的血蓮返祖丹、太乙大還丹如何?”

“此上古丹方在手,我將重振丹神宗,徹底改變這個位麵的格局!”

“哈哈……”

畢元仙仰天大笑,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站在位麵之巔,受萬人敬仰的畫麵。

呼喝的同時,他也不忘施展分神控物,裹挾起大量的藥材進入鼎爐之中。

不僅如此,其手掌翻騰間,一塊碩大的血精石浮現,更是泛著熠熠的霞光!

“是蘊含太古元鳳的精血的血精石!”

“裡麵還有一絲神魂之力!”

“我的天呐,這畢元仙為了這次鬥丹,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此物一定是從丹神的神廟中所得吧?尋常的墓府根本不可能有如此珍貴的至寶存在!”

在場之人不乏眼光毒辣者,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血精石的不凡!

就連一旁觀戰的太古祖龍都不由得眼冒綠光,麵露貪婪之色!

這樣的血精石若是被他服下,定能激發出他體內沉睡的太古級精血!

見到這般情形,夜歡也不由得眉頭緊鎖,變得凝重起來。

正如對方所言,這太古醒血塑魂丹乃是上古時期傳承下來的丹方。

是幫助上古神獸直接覺醒太古級血脈的存在。

隻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其需要的藥引,也就是帶有太古級血脈的精血和神魂異常難尋,這丹方也就慢慢不在使用,漸漸失傳了。

如今那畢元仙不僅從丹神的墓府中得了這丹方,還把最關鍵的藥引子也帶了來。

最關鍵的,看其選用的藥材,顯然也不是尋常之物,都是在墓府中生長的上古級藥材!

看其品質,夜歡也猜得出,對方要煉製的丹藥至少是仙品九紋,甚至是仙品十紋以上,也就是金丹層次也大有可能!

要知道,這樣的丹藥若是煉製完成,可是足以媲美一枚同品的血蓮返祖丹和太乙大還丹加在一起的藥力了。

所以,不管夜歡選擇煉製哪一種丹藥,都將敗給對方!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冒失了!

一念至此。

夜歡卻是並冇有著急出手煉製,一來是想看看對方到底要煉製什麼品質的丹藥。

二來,是擔心自己的火焰招出,會影響對方元鳳之火二級火種的發揮。

這種層次的丹術比鬥,他是不屑於用這種小伎倆的。

這既是他對自己對手的尊重,也是對煉丹一道的尊重!

果然。

在半真之品元鳳之火的輔助下,那畢元仙的一切操作都如行雲流水一般,不多時便凝聚出丹藥雛形,開始刻畫丹紋。

夜歡也再次確認這丹藥的品質,乃是金丹一品!

呼!

見到這般情形,夜歡長舒了一口氣,心中已然冇有了必勝的信心!

捫心自問,就算是自己超長髮揮,煉製成金丹二品的血蓮返祖丹,也比這太古醒血蘇魂丹若上三分。

終於,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之後,虛空的九彩祥雲漸漸退去,一枚足有水缸大小的赤金色丹球煉製完成,一條異常清晰的彩色丹紋浮現,絢麗奪目。

金丹一品,品質絕佳!

嘩!

就在丹藥成型的刹那,在場之人當場便是一陣沸騰的喧嘩聲大起。

“我的天呐,金丹一品的上古級丹藥,足以讓上古五代以上的血脈的上古神獸,覺醒部分太古級血脈和神魂的存在!”

“這樣的丹藥,完全是堪稱逆天般的存在!”

“你看剛纔的雷劫就能知道,半神後期強者都是勉強接下。”

“這纔是奪天地造化的神丹呐!”

……

眾人毫不掩飾自己的誇讚之聲,當場就把那畢元仙捧上神壇。

原先處在壓抑狀態的丹神宗眾人,更是瞬間變得揚眉吐氣起來,許多人已經忍不住對夜歡惡語相加,要出當日那口惡氣。

此刻。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夜歡身上,靜等對方發話。

畢元仙更是手托丹球,一臉的戲謔之色。

“怎麼樣,夜聖主,我這太古醒血蘇魂丹可還說得過去?”

“你怎麼還不出手啊?若是冇有贏我的底氣,主動認輸也並不丟人!”

“畢竟,我乃是受到丹神抱樸子殘魂的親自指點,積累了近萬年的煉丹經驗與你比鬥!”

此時的夜歡也是麵露頹然之色,心中完全冇有勝出的把握。

恰在這時,腦海中盤古魔猿的聲音傳來,卻是一下子讓他變得興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