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古魔猿道:

“夜老大,休要氣餒,他有太古級血精石,我老魔猿還特意保留了隕落前的部分盤古級精血和神魂呢!”

“這樣,你把血蓮返祖丹和輝夜姬給你的血祭·超界塑身丹一起煉。”

“用我給你提供的精血為引,還能比他的上古級血脈差?”

“不僅如此,我這靈陣最深處,還有太古時期的天材地寶輔助,保證在藥力上碾壓對方就是!”

“不過,我有個條件,這丹藥若是煉成,我需要她為我提供一個月的丹液!”

此言一出,夜歡精神大振,可是想起兩卷丹方融合,他又有些擔憂起來。

“多謝魔猿前輩饋贈,丹液事小,這丹寵煉出來歸您所有都不是問題!”

“隻是,將血蓮返祖丹和血祭·超界塑身丹一起煉製,我冇有十成的把握能成功啊!”

“畢竟,這兩種丹藥煉製之法差彆很大,不同的丹藥融合我也冇有經驗!”

然而。

不等夜歡說完,那盤古魔猿卻是再次發話。

“你冇有,我有!”

“你收好了,這本來是你通關第七層靈陣考覈,成為我記名弟子時才能得到的通關獎勵!”

“既然如此,我便提前將他拱手送給你便是!”

“這卷丹方乃是我的至交好友,也就是八荒鼎的第一代宿主開辟而來!”

“其效果跟血蓮返祖丹和血祭·超界塑身丹融合的效果差不了太多!”

“因為這丹方對我有大用,當年我那好友隕落前便把它留給了我!”

“本來是想你擁有半神階實力的時候再給你,讓你幫我煉製的!”

“現在擇日不如撞日了,至於能否成功,便看你的水平了!”

唰!

一道流光從青石戒指中躥出,順著夜歡的指尖直接冇入其泥丸宮。

與此同時。

一大團泛著璀璨霞光的精血和太古級藥材也放置在青石戒指中,靜等夜歡隨意取用!

一股浩瀚的記憶力洪流湧來,煉製丹藥的法門也如時出現在夜歡的腦海,一切都清晰可見,好似有人手把手的教一般!

“超界·血魂返祖丹!”

“妙哉!,妙哉!這世上居然還有如此高深的煉丹之方!”

“雖然我冇有信心能夠像這位前輩般達到這等高深的境界,可是,戰勝這畢元仙還是極有可能的!”

“莫猿前輩,您可真是幫了我的大忙了!”

“大恩不言謝,這份恩情我夜歡記下了!”

當下,夜歡便盤坐在地閉目凝神,在腦海中仔細地體會起這丹方的諸多細節來,進而確保一會煉製的時候能萬無一失!

此刻。

眾人見到夜歡這般怪異的舉動,全都投來鄙夷般的眼神,質疑之聲大起,還夾雜著許多嘲諷的聲音。

“切,我就知道,這小子在老祖麵前不堪一擊!”

“若是昔日的葉聖主巔峰時期,或許還有一戰之力,這半步半神初期的夜歡便隻有認輸的份了!”

“就是啊,實在不行就快些認輸吧,彆再拖延時間了!”

“輸給這樣的強者,這樣的丹方也不算你丟人!”

“乖乖地把第一丹神的神位和那天妖鼎交出來,免得死於天雷劫之下!”

……

然而。

不過是十數息的時間過去,夜歡便緩緩地睜開眼,再次起身之際,其神情之上已經流露出自信般的神采。

恰在這時,腦海之中也傳來輝夜姬的聲音。

“夜歡,需不需要我恢複彼此的靈魂互通,這樣你便能擁有半神中期甚至是半神後期的實力!”

“把握應該會大很多!”

夜歡聞言淡然一笑,“不用了,有傀儡幫我承接丹雷,便無需如此!”

聽到這話,輝夜姬雖然頗為擔心,以她那冷傲的性子,卻是不願意再主動多說什麼。

此刻。

那畢元仙也察覺出夜歡的異樣,不由得出言提醒道:

“夜聖主,遲遲不肯出手,難道是想到應對之法了?”

“且不說金丹一品的丹藥你能否煉製得出,這丹藥的藥力你可是看清楚了!”

“若是你拿那血蓮返祖丹和太乙大還丹糊弄我,這巫族的特殊陣法可是有判定丹藥品質的能力的!”

聞聽此言,夜歡也並不過多解釋,隻是淡然一笑道:

“畢前輩放心,我要煉製的丹藥並不是血蓮返祖丹,也不是太乙大還丹、滌魂丹!”

“剛纔不曾出手,隻是怕驚擾到您罷了!”

“上古丹方固然珍貴,我這太古級丹方,不知道您老人家識不識貨?”

言罷,夜歡信手一揮,泛著璀璨霞光的天妖鼎登時被招出!

嘩!

靈陣運轉,夜歡意念催動間極致八品層次的天地靈火滾滾而出,徑直朝那巨鼎中湧去。

原本聽到夜歡說怕乾擾自己煉丹,那畢元仙還不以為然,正要出口反駁之際,突然感受到一股泰山壓頂般的威壓,登時就嚇得連退數步,體內的功法都變得紊亂起來。

在那一個瞬間,他清晰地察覺到,體內的靈力運轉出現了短暫的停滯。

若不是他強行催動,功法都冇有要運轉的意思,就好像遇到了恐怖的天敵一般。

作為煉丹超千萬的老丹師,他非常清楚這樣的事情若是出現在煉丹過程中意味著什麼。

也就是說,如果夜歡願意,若是在凝丹,或者是刻畫丹紋環節,釋放火焰氣息,自己完全可能會當場炸爐爆丹,或者是因為冇有操控好雷霆,被其毀掉丹藥都是有極大可能的!

一念至此,內心深處他不由得對這夜歡的品質高看一眼。

在這等情況下,對方還能做到這般大度,決計是極為難得的。

捫心自問,若是換成自己,恐怕很難做到這般豁達。

當下,他便一個眼神製止了那些正在出言嘲諷夜歡的丹神宗眾人,自己也退在一邊靜靜地觀察,心中對夜歡也不由得高看了幾眼。

可是,當見到夜歡隨手取出的乃是上古初期,乃至太古末期品質的藥材,就連他也有些不淡定了。

要知道,就算是丹神墓府也不過是存在了數十萬年。

裡麵留存的一些藥材也不過是上古中期以後品質。

比起夜歡手上的藥材完全差了數個層次!

然而,他的驚愕纔剛剛開始。

當後來夜歡取出那一團閃耀著璀璨霞光的盤古級精血和神魂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彷彿被神雷擊中一般,當場怔在原地,瑟瑟發抖。

那種超越位麵的血脈氣息之強,幾乎讓方圓百裡的魔獸都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雖然整個過程隻不過持續了一息的時間,依舊讓人無法忍受。

一些血脈稍遜,距離又太近者,更是當場倒地,神魂潰散而亡。

就這樣。

隨著精血和神魂的融入,丹藥雛形逐步成型,馬上進入最關鍵的藥力融合環節。

隻見夜歡意念催動,其身形一陣變幻,接連有五道分身閃現而出,分彆是:水、雷、光明、黑暗、時空,五大分身,每道分身都是身懷神位的存在!

算上他占據丹神神位的火之本體,此時的夜歡,已經擁有七種神位,具備了成為天元神的潛質!

分出分身的同時,其火之本體則一直聚精會神地操控丹液,免出任何意外。

接下來,纔是真正高光的時刻到來。

隻見夜歡意念催動,各大分身和本體一起,分彆操控著自己最為熟悉的靈力元素,從天妖鼎的自帶異空間中不斷地調用靈力,與對應屬性的藥材進行融合。

從而使得藥材的藥性一次次的躍升,其次數之多,居然達到了恐怖的十次!

要知道,就算是剛纔的畢元仙,也僅僅是做到了七次藥力躍升!

驚人的一幕出現,許多對丹道有所瞭解的煉丹術,無不瞠目結舌,驚為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