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至此,夜歡朗聲喝道:

“燭前輩,得罪了,這一局我非贏不可!”

“仙絲纏靈陣!”

唰!唰!

喝聲落下,一連六十四塊碩大的陣基石飛掠而出,分彆落在對應的位置。

嗡!

一股極為不弱的氣息波動從夜歡的腰牌發出,密密麻麻的細絲如時浮現,將兩人的身形一下子包裹其中。

緊接著!

那燭鶴年登時就感覺到一股身陷泥沼般的感覺,拳腳揮出,力道和速度全都大減。

這等作戰手法,以他上萬年的戰鬥經驗,也是生平僅見。

夜歡見狀抓住機會,一個迅捷的閃身出現在對方身後,升龍十三踢的頂級絕學即刻施展。

“乾坤擺!”

嗡!

一腿踢出,卻是直奔老者的後心!

這一腳夜歡動用了十成的力道,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哪怕是把對方踢傷,大不了用仙品八紋大還丹救治對方,也要拿下此局!

一旁觀戰的鵬蕾兒見狀也是粉拳緊握,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燭鶴年跟了他上萬年,是非常忠心的屬下,如今大限將至,他可不想夜歡一腳把他踢死了。

然而。

眼看那一腳就要落下,老者周身一股強橫的法則之力湧動,其身形卻是一陣變幻。

下一刻。

那足有五丈有餘的身影,便毫無征兆地出現在數丈外的地方。

唰!

就在燭鶴年消失的刹那,夜歡的一腿也閃電般踢過,一掃而空。

“時間奧義,回到一息之前,不愧是龍族強者!”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前輩身懷的乃是時間之神的第二準神神位吧?”

夜歡驚撥出口,毫不掩飾自己的誇讚之意。

“算你有眼力,看招!”

“燭龍吐息!”

謔!

話音剛落,燭鶴年大口一張,一股恐怖至極的黑色火焰洶湧而出,直奔夜歡而去。

觀其火焰品質居然達到了極致六品層次,動用的正是靈火榜排名第三的天照之火。

火焰襲來,夜歡不敢大意,畢竟這天照之火號稱是能夠洞穿虛空的存在!

對破防空間護鎧有著格外的殺傷力!

一念至此。

夜歡意念催動,極致八品的水屬性靈力調用而出,猛撲對方而去。

“浪海濤天!”

嗡!

一座百丈高的海龍壁壘如時浮現,裹挾著排山倒海之勢,直奔那燭鶴年而去。

與此同時!

數條水龍在夜歡的刻意操控下,也陡然凝聚,封鎖了燭鶴年的一切退路。

後者也感受到夜歡這一擊的果決,心知在劫難逃。

可是,他也是神經萬戰之人,底牌又怎會少得了?

“夜小友,就算是我贏不了你,盞茶的時間內,你我也得是平局!”

“請原諒老朽無禮!”

“時空互換!”

嗡!

一股堪稱狂暴的時間真意湧來,夜歡清晰地感覺自己周身的時間奧義在急速湧動。

下一刻。

詭異的一幕出現,自己的身形居然憑空出現在燭鶴年的位置,而對方則取代了自己的位置!

轟!

水浪和數條水龍如時落下,卻是轟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夜歡登時大驚,空間屬性房間的神位如時被催動,一股更加霸道的時空真意滾滾而出。

驚人的畫麵出現,那洶湧的海浪壁壘和水龍開始急速倒退,夜歡的身形也如時回到先前的位置,燭鶴年再次歸位。

緊接著!

轟隆隆!

攻擊第二次落下,將那老龍一下子轟出千丈之外,地麵之上數條巨龍湧出,直接將其死死地束縛住。

後者有心想要掙脫,卻發現那巨龍之堅韌,居然是由木、金、空間三種屬性靈力凝聚而成,根本就撼動不了分毫!

“你輸了!”夜歡淡然的聲音響起,將鵬蕾兒和燭鶴年一起帶回到現實之中。

燭鶴年連連點頭,口中一陣呢喃道:

“我認輸,隻是,還請小友解惑,你剛纔明明已經被自己的攻擊擊中,又是如何脫身的?”

“如果我的感覺不錯的話,可是閣下動用了更加高深的時間真意?”

“可是,這施展的範圍也太廣了吧?連百丈高的海浪和水龍都能操控?”

“而且,這真意的時間也至少有兩息之多,這可是準神強者也未必能做到的。”

“我從來冇有見過如此霸道的時間真意!”

鵬蕾兒也如時閃現而來,同樣遞過一個詢問般的眼神,美眸之中的期待之意毫不掩飾,其中還多出一絲欣賞的意思。

就剛纔夜歡施展的手段,完全不像是一位半步半神強者能夠催動的。

哪怕是擁有時間神位,達不到準神階,幾乎不可能發揮出其真正威力!

就如同燭鶴年一樣,空有這麼好的神位,卻是曆經萬年,都不曾達到準神階!

若是鵬蕾兒能有大機緣與之融合,恐怕憑她準神階的修為,就不隻是發動一息的時間真意那麼簡單了。

夜歡見狀也並不遮掩,直言道:

“我動用的是時間真意不假,隻不過,我的時間真意同樣是一息,並冇有達到兩息!”

此言一出,兩人登時流露出狐疑之色。

鵬蕾兒率先開口道:“不可能,算上你撤回小年施展的一息真意,還有後麵你又發動的時間真意,應該剛好兩息纔對,怎麼會不到兩息呢?”

夜歡聞言淡然一笑道:

“那是因為,你們不過是中了我的幻術罷了!”

“我的時間真意比較特殊,具有預判時間真意的能力!”

“也就是說,有人對我施展時間真意時,我會提前預判出對方的詭計!”

“所以,我第一時間動用天夢編製技能,在你們的腦海中模擬出自己中技的場景!”

“實際上隻不過是我催動時空真意,阻礙了燭鶴年的時間真意發動,模擬出燭前輩得手的假象罷了!”

“這樣一來,他便失去了防範的意識,我纔好發動攻擊!”

“而我的幻術具有任意拉長和縮短時間的能力,纔給你們造成了種種假象!”

“所以,我現在有一個問題想問燭前輩的是,如果我不提前製止你的真意發動,你是如何做到把你我呼喚位置的!”

“因為,這根本就超出了時間真意的範疇!”

……

聽到夜歡的的解釋,二人這才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鵬蕾兒仔細品味,卻是發現,當時時光倒流時,還是有諸多破綻的,確實隻是環境。

麵對夜歡的詢問,燭鶴年也毫無保留地道:

“夜小友大能,老朽佩服!”

“至於那彼此的位置呼喚,不過是我提前記住了你曾經所在的位置,在那個地方留下了時間烙印!”

“然後,又刻意來到你曾經出現過的地方,等你對我發動攻擊!”

“這樣一來,我便能通過我的第二神位,催動時間烙印,讓你回到從前的位置。”

“這個技能是我苦苦鑽研近萬年所獨創,需要有高深的空間真意輔助,也是我最強的底牌!”

“而且,它有個限製,隻能對空間真意低於自身的對手施展。”

“我這才僥倖得手!”

“比起你將時間和空間真正融合的時空真意,我這手段著實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

夜歡聽到這番話,也對那燭鶴年刮目相看起來。

對方不像自己,除了時間神位外,還額外懷有空間神位,這纔將時間和空間融合。

可是,對方卻是硬生生靠著自己的參悟,動用空間真意,發動出類似時空真意的武技,這顯然是極為難得的。

就這樣。

夜歡贏下賭鬥,燭鶴年苦笑一聲,就要取出那天照之火,贈與夜歡。

後者見狀卻是連忙阻止道:

“燭前輩不必如此,我有八荒鼎相助,您隻需分出一道火種來,我便能自行凝聚出本源火種!”

“這樣,便不會損失您的壽元!”

燭鶴年聞言大喜,當即就分成一團極為凝實的本源火種!

“哦?這樣也行?我還以為天命之子降臨,我必然是要與這天照之火無緣了!”

“前段時間,我甚至還在時間神位的輔助下,從自己的夢境中,看到了我大限將至的場景!”

“難道是我的時間神位感知錯了?”

……

夜歡將其接過,揮手收入神鼎空間的火域內。

伴隨著煉靈大陣的運轉,夜歡的氣息開始急速攀升,不過一個多時辰,他就突破桎梏,達到了玄天帝六品初期!

煉體術也達到十重境第四洞天初期,距離夜歡最為期待的第五洞天,也隻差一階!

而原本極致八品的火屬性靈力,也陡然躥升,直至極致九品!

距離足以傷到神階強者的真靈境,也不過半步之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