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眾人抬眼望去,發現原本長髮飄飄的宇之斑,已經冇有了先前的帥氣模樣,五官都被燒得扭曲了!

不僅如此。

其泥丸宮中靈魂本源傳來的刺骨之痛,讓他的身軀都忍不住一陣戰栗。

那元鳳灼魂火,乃是以燃燒部分精血和靈魂本源為代價激發出的恐怖火焰。

威力已經達到了真靈二品!

真靈之後,每差一品,幾乎都是逆天般的存在!

“該死的傢夥,能不能告訴我,你是如何猜到我會對火鳳凰施展死神之術的?”

“你無需對我撒謊,這決計不是巧合!”

“不然的話,你根本就不可能給他一枚這樣的戒指!”

宇之斑冷冷地盯著夜歡,質問道。

後者聞言卻是冷哼一聲,這種事他怎麼會告訴對方真相,於是他信口雌黃道:

“那是因為你我都身懷時間神位,而我擁有的乃是第一時間神位。”

“我通過自身神位對你的壓製,提前捕捉到你身上的時間奧義。”

“從而預判了你未來半個時辰的一切!”

此言一出,那宇之斑勃然大怒!

“放肆!”

“一派胡言!”

“哪有時間奧義能強到提前看到半個時辰後的未來的!”

“你要是有兩息時間的預判,我都算你天賦異稟!”

“一定是你體內的八荒鼎,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神威。”

“看我先殺了這鳳凰女帝,有機會再將你擒下,奪了那位麵至寶!”

“輪迴·穢土轉生之術!”

嘭!嘭!

宇之斑瘋狂的聲音落下,麵前的虛空一陣變幻,接連有兩座巨型棺槨陡然落下。

轟!轟!

一股股狂暴至極的氣息波動傳來,兩座棺槨陡然爆碎,兩尊森白的巨型骸骨緩步踏出!

與此同時。

周遭天地間一股莫名的法則之力湧動,源源不斷的靈力彙聚而來,頃刻間便凝聚成兩隻巨獸身影!

“上古一代天麒獸!”

“上古一代祖龍!”

“這兩位可都是鳳凰族的死敵!”

“你…你從什麼地方盜取了這兩隻巨獸的骸骨?”

“難道…是虛空亂流深處的上古墓園?”

太古祖龍驚撥出口,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所震驚了!

那可是上古一代級的祖龍和麒麟啊,乃是太古階之後的第一代後人!

其生前的實力,比眼下的鳳珂琪都要強上五分!

雖然如今隻是不能釋放武技的傀儡狀態。

可是,這二獸卻是能承受鳳凰之火的存在!

再加上那宇之斑,三人聯手以鳳珂琪的實力定然極難應付。

果然。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宇之斑一聲令下,那上古祖龍和上古天麒獸隨之而動,猛撲鳳珂琪而去。

後者見狀大口一張,浩瀚的火焰洶湧而出,一下子就將兩人吞噬!

滋啦!

一陣陣灼燒之聲大作,青煙四起。

原本附著在兩隻巨獸骨骼之上的靈力和法則之力瞬間被焚為虛無。

然而。

那森森白骨,卻是憑藉自身強橫的血脈之力硬生生保留了下來。

緊接著。

天地間的法則之力再次湧動,頃刻間便調用出滾滾靈力,朝那白骨彙聚而去。

不過須臾之間,兩隻暗灰色的巨獸再次浮現,完好如初!

嘭!嘭!

巨獸剛一恢複便再次衝殺而來,憑藉各自的龍身和犄角對那鳳珂琪,展開不知疲倦的攻擊。

那宇之斑見狀卻是朗聲大笑道:

“哈哈,鳳珂琪,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

“我用輪迴之瞳發動的穢土轉生之術,能夠持續半個時辰的時間!”

“在此期間,這兩尊骸骨會受到死亡奧義的眷顧,源源不斷地為其提供法則肉身!”

“也就是說,在這半個時辰內,他們是擁有不死之身的!”

“就算你活活累死,也不會將他們擊殺的!”

“束手就擒吧!”

“輪迴·邊墓地獄鎖!”

唰!唰!

喝聲落下,那兩隻正在酣戰的巨獸,體內陡然爆發出一股狂暴至極的死亡氣息,化為一道道暗金色的鎖鏈,猛地朝那鳳珂琪纏繞而去。

後者本就在以一敵二勉強應對,又受到宇之斑言語的分心,一個不小心,數十條鎖鏈便纏繞在她的鳳身之上。

哪怕她及時噴吐火焰,焚燬了大量的鎖鏈,卻終究是露出破綻。

緊接著!

那上古祖龍身形閃電般飛掠,一個靈巧的閃身便死死地將鳳珂琪的脖頸和左側羽翼纏住!

那天麒獸也抓住機會,一口咬在了她的右側羽翼之上!

後者登時就失去了行動能力!

宇之斑見狀也抓住機會,身形一個飛掠,取出一柄彎月形的漆黑法杖,便直劈鳳珂琪而去。

“該死,我跟你們拚了!”

“涅槃迴天火!”

眼看死亡將至,鳳珂琪意念催動,就要發動秘法,將自己的神魂和肉身點燃,與那宇之斑拚命!

那是一種完全不可逆的秘法,燃燒的乃是經曆七重碾盤積累而來的血脈和靈魂。

一旦催動,不僅會大幅度損壞自身本源。

還會永遠喪失再次進入涅槃的機會!

隻不過,這等恐怖的代價之下,換來的實力也是極其恐怖的。

恰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夜歡卻是驚撥出口:

“珂琪,不可!”

“天魔前輩,快!”

“這一局,我們認輸了!”

說著,夜歡一個靈魂波動送出,天魔老祖瞬間心領神會。

下一刻。

嗡!

一股狂暴至極的法則之力洶湧而出,化為一層厚厚的鎧甲,一下子就將鳳珂琪死死地護下。

轟!

那宇之斑的彎月法杖也如時落下,強大沖擊力,登時便將方圓千丈的空間震塌!

就連兩隻巨獸身上的不死肉身,都被那恐怖的衝擊波剝離大半!

唯獨那鳳珂琪完好無損,依舊矗立在空間漩渦之中,紋絲不動!

宛如一尊雕像。

而起周身的那層厚實鎧甲,卻是已經浮現出無數道清晰可見的裂紋。

哢嚓嚓!

鎧甲崩碎,那鳳珂琪也如時恢複自由,她一個瞬間催動便從那空間漩渦中閃現而來,出現在夜歡和天魔老祖麵前。

“鳳珂琪謝前輩救命之恩!”

鳳珂琪躬身行禮,語氣至誠!

天魔老祖聞言卻隻是微微點,“嗯,不用謝我,謝他便是!”

前者聞言扭頭看向夜歡,卻是未曾說出那個謝字。

此刻。

夜歡死死地盯著數千丈外的宇之斑,眼神中已經儘是凝重之色。

“天魔前輩,老龍,這宇之斑的穢土轉生好生了得!”

“我根本就冇能看明白,對方是如何施術的!”

“不過,我感覺這負責的法則之力中,應該有死亡法則、時間法則參與的跡象!”

“若是讓他找到太古時期的骨骸,豈不是要召喚出擁有不死之身的太古神獸嗎?”

天魔老祖聞言卻是大嘴一撇,無奈地搖搖頭。

“這種事便不是我老猿的強項了!”

“你還是問龍前輩吧,他既然能幫你預判出對方能夠施展死神降臨,應該對其有一定的瞭解纔是!”

“隻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就衝對方那最後一鐮刀,我就知道他的實力還要在那柱間之上!”

“我那可是由法則之力凝聚而來的鎧甲,他居然將其擊破了!”

“要知道,這可是準神後期強者才能施展的手段,防禦力異常強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