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一蟲一獸緩步來到那魔狐麵前。

“喂!新來的,叫什麼名字?乾嘛來的?”

“夜老大呢?你跟他什麼關係,也是他的控獸嗎?”

上古天蠶噘著肥嘟嘟的小嘴,一邊啃著一枚靈果,一邊詢問道。

“滾!”

九尾魔狐壓低了聲音衝這兩人嗬斥道。

突如其來的氣息釋放,嚇得兩人一個激靈,天蠶手中的果子都嚇得掉在了地上。

“天蠶,這…這好像是個吃生米的!”

“剛來就這麼哼,那要是時間長了,那還了得?”

“看他那意思,好像連夜老大的麵子也不給呢!”

“收…收拾他!”天蠶一臉憤恨地道,一肚子的壞水,一下子就被勾了起來!

於是乎,一蟲一獸登時就開始忙活起來。

一會去火屬性房間搬火焰,一會去雷屬性房間招雷霆,過會又直接去毒屬性房間運劇毒!

一番折騰下來,那九尾魔狐直接被搞得青一塊、紫一塊、黑一塊的!

眼看所有的招數都使完了,那魔虎還是哇哇爆叫。

兩人直接衝上前去,在老狐狸的四個胳肢窩裡撓癢癢!

這一大招使出來,直接戳中了他的要害!

終於。

一夜的時間過去,那九尾魔狐終於從恐懼中回過神來。

“等一下!”

“我怕了你們了,彆再折騰我了,快從我的咯吱窩裡出來吧!”

“那軟軟的毛茸茸的是個什麼東西!”

“我的皮毛都被你們燒冇了,還有那劇毒、雷霆,可不敢再往這運了!”

“我在那地下大陣中待了幾百萬年,都冇有今天一晚上恐怖!”

“你們…你們兩個真是比惡魔都壞透了!”

……

九尾魔狐絕望的呼喊著,極致八品的雷霆和劇毒他忍了,極致九品的火焰灼燒他也忍了。

可是,那上古天蠶幻化出上萬道分身,鑽道他的全身各處撓癢癢,他直接破防了。

那可真是無死角的服務啊,冷不丁的,那種劇癢還會毫無征兆的化為劇痛,原來,是天蠶隨機看心情的咬他!

要知道,這上古天蠶可是在各個房間隨意遊走的存在,不僅身懷劇毒,更是牙尖嘴利!

恰在這時。

唰!唰!

夜歡和太古祖龍的身影陡然出現,前者朝著天蠶和金童伸出大拇指。

“好樣的,乾的漂亮。”

“賞金丹級以下丹藥任選十顆!”

兩人聞言大喜,當即就衝進那丹藥堆中,挑選起自己的中意的高品質丹藥來。

此刻。

夜歡再次揮手取出一個卷軸,拜在九尾魔狐麵前!

“老狐狸,這是一卷控魂契約,簽下他,你就會對我唯命是從!”

“滾!卑賤的人類,你休想!”九尾魔狐暴跳如雷。

正在前衝的天蠶和金童聞言身體戛然而止。

“看來火候還冇到,夜老大,你先去忙你的,一個月後再回來!”

“好吧。”夜歡無奈地聳聳肩,轉身就欲離去。

那九尾魔狐看了看一臉壞笑的天蠶和金童,登時就嚇得一個機靈!

“等…等一下!”

“我…我簽!”

夜歡緩緩的轉過身,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你可要想好嘍,我並不著急的。”

那魔狐聞言嘴角狠狠地抽了抽,還是無奈地低下頭。

也恰在這時,一道柔美般的聲音傳來,登時就將其最後的顧慮打消。

“老魔狐,簽了吧。”

“不必去想那些歪腦筋,免得你日後多吃苦頭!”

“難道你還冇看出這片異空間的來曆嗎?”

“這就是你說的那位至高神的八荒神鼎異空間!”

“連我都跟夜老大簽下了共生祭魂契約,你還有什麼拉不下身份的?”

此言一出,那九尾魔狐登時啞然。

“啊?什…什麼?”

“這裡是八荒神鼎的內部空間?”

“連仙子大人都簽下了那樣的契約?”

“原來如此,若是早知閣下是神選之子,我也何必受那般折磨。”

“我簽,我願意真心去簽,決不動用歪腦筋。”

言罷,九尾魔狐主動吐出一大團精血和神魂,遞到夜歡手上,還親自打出靈魂印記,烙印在控魂卷軸之上。

這控魂卷軸也是靈婉兒從靈族得來的。

契約簽下,夜歡這才清晰地感受到對方的順從之意,不再是像從前那樣簡單的具有將其召喚而來的能力。

於是,他這才揮手將靈婉兒招進神鼎空間。

“婉兒,可以了,把這束縛大陣除去吧!”

“這麼快?你確定嗎?”靈婉兒有些將信將疑的樣子。

夜歡揮了揮手中的控魂卷軸,後者查探之後,確認冇有問題,這才意念催動,打出一道道印決,將那束縛大陣除去。

夜歡見狀也是一道道指決打出,那九尾魔狐的身形化為一道流光,直接冇入其體內。

緊接著。

驚人的一幕出現,夜歡周身各處登時就如火山噴發一般,噴湧出大量的實質化靈力。

其整個人都如同燃燒的火人一般,呈現出璀璨的橘黃之色。

隻是,不同於十尾狀態下的扉間,此時的夜歡周身各處還佈滿了一條條玄奧的棕黑色鎖鏈紋絡,好似一些咒印一般。

與此同時。

其原本不過玄天帝六品中期的靈力氣息,也一躍達到了準神初期。

夜歡隨意地從肩頭抓了一把膠體狀的靈力,遞到靈婉兒和太古祖龍麵前。

“婉兒、老龍,你們看著靈力好奇怪啊,怎麼跟任何的靈力都有所不同!”

“明明包含了全屬性,又體現不出任何屬性的特點。”

“比我煉化而來的精純靈力,好似多了些什麼!”

然而。

此時的靈婉兒已經完全陷入呆滯之中。

她婆娑著麵前的橘紅色靈力,口中一陣呢喃道:

“這…這裡麵居然包含了一部分仙化的靈力!”

“能夠隨意融入法則之力,對神階強者都能造成傷害的存在!”

“不愧是來自靈界的異獸,比起扉間體內的十尾都要強得多!”

“可是,扉間的十尾,明明是將靈族五大尾獸的靈力融合而來的結果。”

“其中也包括水門波風的九紋靈力,為什麼品質還不如你這種狀態呢。”

聽到靈婉兒這話,那九尾魔狐卻是傳音道:

“女娃娃,看來你的見識還是短了。”

“當年大筒木一族的笑話你們應該知道,大筒木·伊邪和他的兩個妹妹反目,意欲按照家族的族規行那荒唐事。”

“伊邪害怕這二女失控,憑藉過人的實力,逼迫暗夜姬把我交出來。”

“當時我已經被封印在暗夜姬體內,她好似是害怕我這股力量被自己的哥哥掌握,從而加害她的妹妹!”

“這才動用秘術,將我的力量一分為二。”

“因為害怕我自身的魔鯊本性會進一步影響伊邪的心智,從而使其走向癲狂。”

“他便把我的邪惡靈魂,以及大部分力量都保留了下來。”

“說到底那部分不過是我的光明分身,剔除了所有邪唸的狀態!”

“能使我實力大增的血祭咒印,更是冇有給那分身刻畫。”

“至於你們說的十尾,不過隻是用秘術堆積起來的空殼罷了,還是需要用尋常尾獸的靈力餵養的!”

“而這個位麵最初就隻投射了五隻尾獸,隻有我保留了血祭咒印!”

“所以,就算他們所有尾獸的靈力聚在一起,也是遠不及現在的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