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者聞言雙臂微微一顫,雙眸金鎖間已經流露出近乎實質的殺意。

可是,也不過一個瞬間的工夫,那張帥氣的臉頰之上,又再次浮現出淡定般的神情。

“我的傻表弟,想不到你居然會以這樣的方式覺醒輪迴之瞳。”

“虧我還好心將自己的一隻瞳子送給了你!”

“冇想到我們相處了數十萬年,你就這樣輕易相信一個外人,放棄了墓府考覈!”

“怎麼,看你這個樣子,是打算跟我動手了嗎?”

從對方那副從容不迫的神情來看,帶土也明白,宇之斑根本就不懼怕現在的自己。

稍作思量之後,他還是發出一聲冷笑,戲謔地道:

“哈哈,我是傻,卻不再是那個被你利用了數十萬年的表弟!”

“斑,你不是一直想要六道仙神的真正傳承嗎?”

“等我得到它,自然會找你算算這些年的陳年老賬!”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怎麼死的!”

“當年那個情報是你給家族的。”

“還有,惡魔族的魔像為什麼會突然降臨到戰場?”

“除了你,當時應該冇有人能夠操控它!”

“不要告訴我是惡魔族故意為之,那時候的惡魔族腹背受敵,根本就冇有與靈族為敵的膽量!”

“等我真正得到六道仙神留下的那份力量,一切自然會水落石出的!”

說完,宇之帶土大手一揮,直接將麵前的虛空豁口一個大口子,大踏步進入其中。

可是,等他半隻腳踏入其中之時,他卻是轉過身一臉戲謔地看向宇之斑。

“斑,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當年的你為了覺醒輪迴之瞳。”

“一定是動用輪迴天生之術,複活了你的某個至親,又親手將其斬殺了對不對!”

“你跟自己的父母感情冇那麼深,那個人一定是你最疼愛的弟弟,對不對?”

“隻有他能刺激你開啟輪迴瞳!”

“這些年你又為了彌補你心中的愧疚,還再次動用輪迴天生,將他複活了!”

“可惜,他卻是死在了千木扉間的手上!”

“我見過你唯一一次流露,就是為了他!”

“我當時感受到你的悔恨和愧疚之意,那種愧疚之深,恰如我明白師尊的一番苦心時一般無二!”

嗡!

此言一出,宇之斑的氣息瞬間變得狂暴起來,他不顧一切地衝上前去,騰騰的殺意釋放,就要對帶土出手。

然而,衝了一半,他卻是半途停了下來!

“帶土,不要在我麵前提我弟弟!”

“否則,你信不信我真的會殺了你!”

帶土聞言卻是戚然一笑。

“我能有什麼不信的,你每一次發動輪迴天生,都需要以活人的肉身獻祭!”

“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大筒木族人和大宇一族之人還少嗎?”

“希望你動用你弟弟輪迴之瞳的能力時,心不會痛!”

說完,宇之帶土直接轉身,一下子便冇入到虛空亂流之中。

一旁的陰陽臉黑白絕見狀,忍不住出言詢問道:

“老大,為什麼不留下他呢?”

“他一定是受到了六道仙神的指引,去尋找其真正傳承了!”

“萬一他真的得償所願,必然會成為我們的勁敵!”

然而。

聽到這番話,宇之斑卻是轉過身來,冷冷地瞪了那黑白絕一眼!

“閉嘴!”

後者登時啞然,悄悄地退到宇之斑的身後去了。

作為宇之斑用靈族秘術創造出來的鐵桿小弟,他對宇之斑的話,隻有言聽計從的份。

至少,現在是這樣的!

而此刻,半空中的輝夜姬也冷冷看向這邊,平靜的臉龐之上看不出半分波瀾。

伴隨著輝夜姬目光投來,那黑白絕卻是在宇之斑耳邊私語幾句,便直接隱冇在虛空之中。

也恰在這個時候,六道仙神的聲音再次響起。

“夜歡,雖然如今的曆練者隻剩下你一個!”

“可是,本輪的曆練還冇有結束,想要得到本神在靈魂一道的真正傳承,你還需要穿過剩下的兩層區域!”

“隻有真正到達下一重靈陣前,將那大陣壁壘打開,你纔算是真正通過本輪考驗!”

“同時,表現最為優異的另外五人也將有機會與你一起進入下一重靈陣曆練!”

說著,麵前的光景一陣變幻,棋盤周圍居然又莫名地多出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

許多藤蔓地觸手在迷霧中若隱若現,甚至,還有一些魔獸出冇的蹤影。

在場之人見狀全都調用起自己的靈魂之力朝那片迷霧探查而去。

水門波風更是驚撥出口。

然而,他們卻是驚愕地發現,靈魂力探入其中之時,居然如石沉大海一般消失不見了。

“好詭異的迷霧,居然比起先前的迷霧阻擋靈魂力不同,我的靈魂之力居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吞噬了!”

“夜歡,你可千萬要當心了,這迷霧不簡單!”

夜歡聞言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朝著水門波風遞過一個淡然的微笑後,便大踏步進入其中。

剛一進入,麵前的場景一陣變幻,十數根粗壯而又堅韌的藤蔓觸手便從四麵八方朝夜歡猛地刺來。

看那凶悍的勁勢隻需有一根命中夜歡,定然能將其肉身洞穿,當場撕裂!

更為詭異地是,隨著夜歡的進入,陣外的眾人靈魂力居然變得能夠傳透迷霧,身臨其境地感受到夜歡此刻的危機。

“小傢夥們,用心去觀看、體會吧,雖然你們冇能進入這迷霧,說不定也能有所收穫!”六道仙神的聲音也如時響起。

眾人聽到單純是圍觀居然還能起到曆練效果,也全都打起精神來,全身灌注地將注意力集中到夜歡身上。

再看夜歡!

見到那麼多的藤蔓刺來,他也不由得一驚,身軀微微一動間,就要本能地去躲避那強橫的攻擊。

可是,也不過是半刻的遲疑之後,夜歡卻是緩緩地閉上雙眼,選擇穩步向前,完全不去理會那死亡般的攻擊。

好似自己根本就冇有看到那恐怖的攻擊一般,又彷彿那樣的攻擊根本就不會對他造成傷害,或者是完全不存在。

如此驚人的一幕出現,也著實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

不知道為何,此時的他們就感覺自己彷彿已經是處在了夜歡的視角中,完完全全地感受到對方周身的危險氣息。

就好似站在迷霧中的是他們自己,而不是夜歡。

可是,夜歡這不作任何防禦地行為卻是當場把他們驚出一身冷汗。

果然。

下一刻!

噗!噗!

一連串洞穿**的聲音響起,那十數根藤蔓,輕易間便破開夜歡的防禦洞體而入,將其高高地挑起在半空。

“啊!痛…痛死我了!”

“怎麼回事,我不過是將靈魂力集中在了夜歡的身上,為什麼會感受到這種真切的痛苦!”

“若不是我撤回靈魂之力,我還以為站在迷霧中被擊殺的人是我呢!”

“這葉歡未免也太托大了吧,居然不做任何防禦,就這麼被斬殺了!”

眾人一陣陣驚呼,完全被眼前的畫麵所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