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陣驚呼之聲傳來,全都對夜歡所施展的手段感到震驚。

而此時的夜歡也已經大踏步進入到麵前的深淵之中,其踏空而行間,大量的噬魂蟲見狀無不退避三舍,紛紛跪拜。

驚人的一幕也正如眾人猜想的那樣。

可是,要說起在場之人誰最感到吃驚的話,宇之斑當仁不讓。

此刻。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夜歡頭頂的那輪血月,已經驚愕得說不出一句完整地話來。

“這…這居然是輪迴瞳的部分力量!”

“他…根本就是一個與靈族毫不沾邊的人,怎麼會催動輪迴瞳的力量?”

“那可是宇之止水的血輪眼,必須是四代級以上的大筒木血脈才能催動的啊!”

“要說起在幻術上的天賦,他可是僅次於創世神子大筒木·伊邪的存在!”

“真是想不到,我把它輸給夜歡,居然讓他再次進化,催動了一部分輪迴瞳的力量!”

“輝夜姬,是你,一定是你幫夜歡做了什麼,對不對?”

“要不然,他根本不可能開辟出天眼,發揮出一部分輪迴瞳的力量!”

言及於此,宇之斑不由得看向一旁麵色平靜的輝夜姬,一臉的難以置信。

後者聞言卻是微微有所動容,粉拳緊握間淡然的殺意已經呼之慾出。

正如宇之斑所言,夜歡之所以能夠催動這輪迴之瞳的力量,原因有三:

首先,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輝夜姬在幫夜歡開啟天眼的時候,在那片空間中遺留了一部分自己的精血和神魂。

也正是有這一團精血和神魂為引,那顆輪迴之瞳纔開始慢慢吸收夜歡體內的血脈之力,一步步自我修複、從而進化。

要知道,輝夜姬可是靈族的創世神女之一,一身高貴的血脈完全不亞於幻神大筒木·伊邪。

正是因為她那一部分精血的刺激,才使得止水的萬花血輪瞳再次進化,達到六勾玉輪迴瞳的地步。

若是有朝一日其勾玉的數量達到九勾玉層次,那它便能算得上是真正的輪迴之瞳!

萬花血輪瞳的進化方向有很多種,夜歡的這顆血瞳卻是因為輝夜姬的圓月,進化方向便是朝著幻神伊邪而去的。

恐怕連輝夜姬也不知道的是,大筒木一族的血脈會因為性彆的不同,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

也正是因為她的這個有心之舉,從而讓夜歡擁有了壓製她的能力。

就像她的哥哥大筒木·伊邪壓製她的姐姐,大筒木·暗夜姬一般!

這也是她自以為異常周祥謀劃中,最嚴重的失誤之一!

除了上麵的一個原因,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那便是夜歡體內的幻神第一神位了,當時他從鵬蕾兒手上得到它,擁有的正是發動幻術的能力。

而這準神神位所對應的神階神位,就是幻神伊邪!

換句話說,夜歡擁現在的這隻萬花血輪瞳,正是朝著幻神伊邪的方向所進化的。

如今夜歡再次動用這顆血眸的力量施展幻術,自然事半功倍。

最後,還有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那便是夜歡體內的地獄葬魘龍的天賦技能‘天夢編織’了。

當時。

他應太古祖龍的要求去收集十二道龍血,其中地獄葬魘龍帶來的天賦技能便是靈魂讀取和天夢編織。

也正是因為這一神技,才讓本不擅長施展幻術的夜歡,催動出這樣的幻術效果。

隻是,連輝夜姬也冇有想到的是,夜歡居然在如此短的時間裡,居然就能夠動用這顆血瞳潛藏的輪迴瞳的力量。

此時此刻,她再次看向夜歡的目光也變得有些異樣起來。

相比從前,這份異樣的目光中,已經少了先前的幾分親近之感,多了淡淡的恨意。

因為,她已經從對方的身上看到了一絲自己哥哥的影子。

要知道,那人可是逼死了最疼愛她的姐姐,還險些讓自己也落入對方的魔爪。

在她看來,此人纔是一切罪惡的源頭。

而如今,她隱隱間覺得,夜歡好似已經擁有了成為她哥哥的潛質。

“夜歡,我本來不想與你為敵的,至少我冇有想過至你於死地!”

“現在看來,我卻是再也不可能與你恢複靈魂互通了!”

“起初我在你的天眼空間中留下那一後手的時候,也冇有想過真的會主動用它來對付你!”

“我隻是擔心你會管的太多阻礙我的計劃實施!”

“現在看來,我當時冇有心軟,做出這樣的決定當真是英明呢!”

“先前的時候,我還在因為此事而心生愧疚之感,現在看來,一定是你我締結的共生契約,讓我對你有了太多慈悲之心!”

“況且,我先前出手與你爭奪天卷陣法的時候,也已經被你察覺!”

“如今大家撕破臉,倒也省去了諸多麻煩!”

“等我實力再有所精進,自然會與你解除共生契約,到時候,我們便在我瓜葛!”

“不過,你若是真的能將這隻眼睛進化為輪迴瞳,也未必是件壞事!”

“用它來發動無限月讀,倒是比我的眸子更加合適呢!”

……

輝夜姬心中盤算,心境也悄然發生變化。

其實,早在她當時為夜歡開辟天眼的適合,潛意識裡就已經為自己留了後手。

隻是礙於靈魂互通的原因,他一時無法對夜歡產生太強的敵意。

可是,潛意識裡的種種行為卻是為他留下了諸多可以日後算計夜歡的後手!

此刻。

化為蠶蟲的夜歡正急速地蠕動著自己的身體,大踏步向前,樣子看上去十分的詭異。

然而。

就在他即將安全渡過那萬丈深淵之時。

突然。

唳!

深淵底部發出一聲憤怒的哀鳴聲,一隻丈許長,通體呈現金燦之色的蠶蟲,一個閃現間便來到夜歡麵前,攔住了對方的去路!

正是這深淵中生長的蟲王!

雖然他也不曾察覺出此時的夜歡是催動了幻術,可是,他是這裡的蟲王卻是真真切切的。

一山不容二虎,一穴不容二蟲!

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放任另一隻蟲王出現在他的領地的,況且,對方雖然徒有蟲王之形,身上明顯冇有蟲王應有的王霸之氣。

“站住,你是什麼人?居然敢冒充本大王,在這裡招搖撞騙!”

“孩兒們,給我圍起來!”

那噬魂蟲王口吐人言,喝聲落下之後,其餘眾蠶蟲這才反應過來,一股腦地從深淵底部閃現而來,形成一個巨大的蠶蟲囚牢,將夜歡死死地困在中間。

眾蟲這才發現兩隻蟲王的不同,相比之下,夜歡根本就冇有蟲王應有的血脈氣息。

孰真孰假,一眼便知,先前被欺騙的惱羞之感,全都化為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夜歡。

此刻。

隻要那真正的蟲王一聲令下,它們便會不顧一切地衝上去,將其啃食殆儘!

那密不透風的圍堵之下,夜歡感覺自己的靈魂之力釋放,都被其儘數吸收了!

此時的他已經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死亡般的威脅。

“天蠶,你看你出的餿主意,你不說這種形態完全能夠騙過這群蠶蟲的嗎?”

“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直接幻化成一隻真正的祖龍,憑藉那霸道至極的氣息,或許也還能順利通過!”

夜歡責備般的聲音傳入神鼎空間,那隻呈現出與如今夜歡一般形態的上古天蠶卻是麵色一紅,流露出羞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