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在這時,神鼎空間內傳來花仙子的提醒之聲:

“夜歡,這片異空間是動用巫族秘術,基於遊動性的空間力所開辟的,比你的青石戒指還要低上一級!”

“如今你將那東皇天一斬殺,那片被鎖定的空間之力,一定就在這周遭天地間遊走呢。”

“如果你真的找不出破開這大陣的法門,不如尋得那片遊走空間團!”

“隻要將其破開,這片異空間自然就會毀掉!”

“畢竟,巫族的靈陣術也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

聽到這話,夜歡急忙閉目凝神,將時空神位的奧義催動到極致,開始仔細探查其周遭天地間的空間之力來。

果然。

在他地毯式的搜尋之下,方圓萬丈區域的空間之力都儘收眼底。

哪怕是連肉眼都不能捕捉的空間之力分子也不曾放過,就連隱遁在虛空深處的空間亂流,他都一併仔細探查。

功夫不負有心人。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一小團附著在樹葉之上的空間之力分子卻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不同於其餘的空間之力,這個小團卻是以抱團的形式存在的!

一股隱晦而又霸道的法則之力將其籠罩,緊緊地束縛在一起。

隱隱間,還有一些玄奧的法則紋絡浮現,居然是動用大能手段,直接用法則之力勾勒出的奇異陣紋。

就算是以夜歡這樣的見識,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形式的靈陣。

如果不是他身後空間屬性神位,對空間之力的敏銳程度遠超常人,否則根本就不可能發現它的存在!

內心深處,夜歡不禁暗自懷疑,這巫族當真是像靈族人說的那樣,是靠剽竊靈族和亡靈族的手段成長起來的家族嗎?

為何他總是隱隱地感覺,這團由法則之力勾結的陣紋,玄奧程度足以甩靈族一切陣法的好幾條街!

就衝對方能夠承受自己的雷霆萬劫而不崩塌這一點,便足以看出此物的不凡!

當下,夜歡就動用靈魂之力,將麵前的一切刻錄下來,好留作日後好生體會!

然後。

夜歡意念催動,一股霸道至極的空間真意宣泄而出,直接將那小團空間之力裹挾,招出極致九品後期巔峰的火焰,對其就是一陣瘋狂的灼燒。

伴隨著火焰之力湧來,夜歡登時就感覺,整個異空間的壁壘都開始變得虛幻起來。

天地間的溫度也開始急劇攀升,自己體內的火屬性靈力居然在迅速消耗。

“好詭異的陣法,居然直接將我的火焰之力吸收,分散在了異空間內,我倒是有些小瞧你了!”

“我倒要看看,是你這靈陣厲害,還是我的真靈之火霸道!”

“靈火,完全轉化!”

嗡!

意念催動間,其手中的火焰氣息瞬間暴漲,一躍就達到了恐怖的真靈一品!

真靈之火,那可是足以傷及凡神階強者的存在!

此時的夜歡又是處在尾獸化的狀態之下,其恐怖的灼燒之下,又豈是這種殘破的異空間所能承受的!

緊接著!

嘭!

一陣天崩地裂般的炸響聲傳來,頭頂的虛空瞬間破碎,浩瀚的天火滾滾而入,一下就將異空間內的密林點燃。

大量的魔獸被當場焚殺,一些殘存者也被席捲而入的空間亂流吸入到亂流深處去了。

夜歡見狀也抓住機會,一個霸道的空間真意過後,人就已經出現在先前的戰場之上。

為了保留九尾魔狐這張底牌,他也刻意將那股異常霸道的靈力收了起來!

此時的戰場之上,慘烈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雙方全都死傷慘重。

夜歡的六萬多屍鬼軍團死傷過半,隻剩下不到三萬!

妖傀大軍因為留了一部分在宗門鎮守,在此作戰的也有五萬之眾,折損也超過兩萬!

隻不過,留存下來的也大都是些精銳級的!

慶幸的是,七魔刹以及大部分的核心級成員,以及那一千猿狼軍團,並冇有出現什麼大的折損。

隻有血穎兒和燭燈兒被聞訊趕來的幾位魔帝所傷,又被太古祖龍及時救下,還有三十餘位猿狼隕落。

可是,反觀惡魔族、巫族、血魂殿等勢力便更為淒慘了。

在太古祖龍的精心指揮下,已經造成了尤為慘重的傷亡。

尤其是巫族一方,發現不敵之後,接連又派出雷之祖巫和木之祖巫前來助陣!

然而。

負責在妖傀宗鎮守的白玉兒見狀,卻是再次帶著聖域的妖傀宗大軍趕來,直接加入戰場!

局勢瞬間便朝著一邊倒的方向發展,不過半刻鐘的時間,巫族帶來的十數萬大軍便被屠戮大半!

可是,他們卻是誰都冇有撤退的意思,任誰都知道,隻要那東皇天一將夜歡擒下,妖傀宗一方必然不敢造次!

也恰在這個時候夜歡及時出現,直接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握草,什麼情況!”

“巫祖的傢夥們,你們不會是搞笑呢吧?”

“我們幾乎吧家底都拿出來了,給你們創造這樣的機會,半神後期出手都奈何不了這傢夥?”

“你們家族的秘法囚牢是假的吧?還打什麼包票,說什麼異空間內還有彆的底牌!”

“玩呢!”

惡魔族的大魔帝赤山噬魂一邊與金魁大帝鏖戰,一邊衝著巫族之人叫罵道。

若不是他見到巫族一方死傷最為慘重,否則他肯定會懷疑是巫族人有意與夜歡串通,故意欺詐他們。

同樣,血魔帝尊的血魂殿一方也死傷慘重,此時的他本體不僅被水門波風斬得遍體鱗傷,手下更是死傷數萬!

幾乎是傷筋動骨的存在!

那宇之斑本來也在與魔童不斷的周旋,見到夜歡完好如初的出現,他還是無奈地搖搖頭歎息道:

“唉,你們這群蠢材,我居然傻到相信你們!”

“東皇玉聰,你要對今日之事負責!”

“都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躲在東皇太一的墓府中閉關?”

“等你成為神階強者,這個位麵早就凡神遍地走了!”

血魔帝尊見狀也出言對巫族叫嚷道:

“就是啊,這可是我們幾大勢力第一次公開合作,你們可不能這麼坑我們!”

“若是今日就這麼草草了事,以後便休想跟我們有半點來往!”

果然。

在這三方勢力的共同施壓下,久居巫族的巫祖東皇玉聰終於忍不住了,一股霸道至極的空間真意過後,一位仙風道骨的老祖出現,剛猛至極的氣息釋放,居然有著準神後期修為。

而其身後站著的卻是烏壓壓一片足有十萬之眾的巫族大軍,隆隆般的聲音響起,好似九天悶雷一般!

“既然諸位一再質疑我巫族的能力,那老朽便隻有現身一見了!”

“是不是你們都以為本座老了,拔不動刀了,就可以這般藐視我巫族?”

“巫魂軍團聽令,全力出手,斬殺妖傀宗餘孽!”

“至於那夜歡,本身親自出手!”

嘩!

話音未落,身後的十萬巫魂大軍全都掏出利刃如同潮水一般猛撲戰場,其騰騰的氣息釋放,居然全都是擅長靈魂力的靈魂念師!

唰!唰!

一道道密集如雨的靈魂衝擊落下,卻是使得本就靈魂力薄弱的傀儡和屍鬼紛紛出現短暫的失神。

眾人見狀急忙抓住機會,對著那傀儡軍團就展開了瘋狂的屠戮。

不過數息時間,最前排的屍鬼軍團和傀儡大軍就死傷慘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