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一幕出現,夜歡登時就察覺到不妙!

“不好,這木柱有問題,裡麵摻雜的居然是一些細小的花粉!”

“什麼情況,這傢夥到底要乾什麼?”

然而。

不等夜歡想明白,那白向團藏手臂上的又一顆眸子如時發出一股妖異的虹光,瞬間將麵前的大量粉塵,連同夜歡一起籠罩起來。

冰冷的聲音響起,滿是無情的殺意!

“仙法·木根爆葬之術!”

下一刻。

唰!唰!

原本瀰漫在天地間的細小粉塵陡然變幻,一下子就化為無數條細小的樹根,相鄰的樹根相互盤旋間,纏繞在一起,形成一個由樹根構成的密集矩陣,死死地將夜歡困死在其中。

而且,那些原本附著在夜歡身上的花粉,化為樹根將其纏繞的同時,好在不斷地催生出木刺,試圖刺破夜歡的皮膚,朝其體內注射劇毒,汲取精血。

夜歡見狀急忙催動體內的極致九品火焰。

“浴火真身!”

謔!

洶湧的火焰噴薄而出,一下子就將周身的仙法樹根儘數焚燬。

可是,距離其百丈開外的樹根卻是硬生生地憑藉法則之力的庇護,承受住了那火焰的洗禮。

由此可見,仙法靈力對火焰也是有著極強的防禦力的。

然而。

就在夜歡打算一鼓作氣衝出這樹根矩陣之時,那團藏卻是站在矩陣最外圍,雙臂猛地按在一條粗壯的樹根之上,全身的萬花血輪瞳都同時爆發出一股無比璀璨的血光。

漠然般的聲音響起,已經不帶任何的感**彩。

“仙法·血瞳剝魂之術!”

嗡!

喝聲落下,夜歡頭頂的虛空之上,一顆碩大的血眸虛影出現,好似一輪碩大的圓盤高掛蒼穹,一道道玄奧至極的黑色紋絡浮現其上,勾勒出一隻輪迴之瞳的模樣。

緊接著。

那血眸之上陡然爆發出一股妖異的霞光,直接落在夜歡的身上。

下一刻。

詭異的一幕出現,原本夜歡周身宛如實質化的仙法靈力,居然被一股莫名的吸扯之力,直接撕扯出體外,源源不斷地朝著半空中的血瞳中灌注而去。

伴隨著大量的仙法靈力被吸收,原本那些被夜歡焚燬的樹根居然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迅速催生。

不過半息的時間,便再次將全身浴火的夜歡死死的束縛住。

而此時的那些樹根藤蔓已經全都呈現出橘紅之色,完全不懼其火焰。

彷彿這些樹根就是夜歡自己召喚而出的,隻是,其束縛的對象就是他自己。

驚人的畫麵出現,卻是出乎在場所有人的預料,幾乎少有人能看出此中端倪。

他們完全搞不懂,那白向團藏是用什麼方式,從夜歡體內汲取仙法靈力,又用其將夜歡束縛死的。

同樣。

此時的夜歡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神境萬戰的他雖然冇有慌亂,思緒卻是在疾速運轉,意圖尋出原因所在。

可是,他嘗試了數種彷彿,調用出多種法則之力後,依舊是無法阻止那血瞳極其自己體內的仙術。

也根本無法破開樹根的束縛,逃脫出去。

恰在這時。

腦海中傳來那九尾魔狐的聲音。

“夜老大,小心了,這是靈族輪迴之瞳的一種能力!”

“這團藏不知道是用了什麼秘法,將十數顆瞳子的力量彙聚在一起,發動出超越萬花血輪瞳限製的仙法武技。”

“好在這武技的威力,遠不及真正的萬花血輪瞳,還不足以致命。”

“夜老大,我體內的這股邪魔之力,可以破除它的約束力!”

“隻是,這股邪魔之力源自地獄位麵的魔界,異常凶煞。”

“等我將它釋放的時候,您可一定要守住心神。”

夜歡聞言急忙開口道:

“魔狐放心,我有八荒鼎以及諸多神位護身,你大膽的釋放那股邪魔之力便可。”

後者聞言也不廢話,意念催動間,內心深處一股封印許久的邪煞之氣如同翻滾的海嘯一般洶湧而出。

“邪魔之心,開!”

嗡!

喝聲傳來,夜歡一股漆黑如墨的仙法靈力瞬間便從九尾魔狐體內迸發而出。

原本通體呈現橘紅之色的八荒真身,瞬間變為漆黑之色。

除了少有的幾道橘紅色的鎖鏈紋絡浮現周身,取代了原本的黑色鎖鏈外。

此時的夜歡,周身居然冇有半點其餘的顏色。

伴隨著這股漆黑如墨的異樣靈力湧入四肢百骸,夜歡也登時發現,自己的心智都受到了極強的影響。

一對並不算大的眸子微微眯起,凶厲般的目光流露,所過之處儘是殺機。

一股前所未有的嗜殺之感湧來,目光所及,幾乎人人該死,就連妖傀宗一方的人,他都想狠狠地教訓一番。

此時的夜歡就彷彿是一個憤世嫉俗的惡魔,好似對整個位麵都產生了濃濃的恨意!

意念催動間,其四肢和關節處,居然直接催生出一根尖銳的突刺。

其外形居然與魔域的惡魔有幾分相似。

而頭頂十根鋒利如刀的犄角更是透露著一股極為不俗的氣息。

隻是,那股恢弘而又暴虐的氣勢,卻是連魔神路西法也有所不及。

就連一旁觀戰的魔童見狀,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身軀一顫間,彷彿自己的心臟都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

“殺!殺!殺!”

一連三個殺字出口,夜歡內心暴虐、嗜殺的氣息毫無保留。

沖天般的氣息釋放,形成一根氣息磅礴的黑柱,一下子就將半空的血瞳衝得一飛而散。

那些堅韌的樹根藤蔓也以一種摧枯拉朽之勢迅速瓦解。

隻留下通體呈現漆黑之色的巨人夜歡站在原地,與那眼眸幾近呆滯的白向團藏對麵而立。

而此時的在場之人,彷彿自己的眼球發生了一場地震一般,完全陷入震撼般的驚愕之中。

巫祖的空間祖巫更是驚撥出口:

“天呐,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恐怖、嗜殺的氣息,就算是魔域的魔神也不曾達到這般層次吧!”

“你看那大魔帝的氣息都完全收斂起來,體內的魔氣運轉都幾乎要停滯了!”

“那夜歡體內不是封印著一隻九尾魔狐的嗎?怎麼一下子又變為惡魔了?”

“單純憑藉氣息就能破開輪迴瞳發動的仙術,這真的是一位準神初期修士能夠擁有的實力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