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此時此刻,不光是他想不明白,這夜歡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

就連對九尾魔狐極為熟悉的宇之斑都完全看傻眼了。

那九尾魔狐他雖然冇有見到過,可是,家族的典籍對其記載極為詳細。

身為大筒木一族的後裔,每一個男子甚至都被要求去尋得其下落,並且交由神子級的成員馴化。

起初,夜歡進入尾獸化的時候,他已經感受到那魔狐的氣息之強橫。

他本以為,這就是家族竭力都想找到它,並且將其馴化的原因。

直到現在,夜歡進入這種近乎魔化的狀態,他才明白,這九尾魔狐到底強在哪。

因為,就在那魔化的夜歡現身之時,就連他的一對輪迴之瞳都出現了短暫的失效。

不僅體內的仙法靈力停止運轉了,就連靈魂之力都無法凝聚。

也就是說,在那短暫的一瞬間,自己是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的。

要知道,他可是準神中期強者,若是這樣的現象發生在同階戰鬥時,幾乎就已經決定了生死。

“原來,這九尾魔狐體內的暗屬性仙法靈力,具備壓製輪迴之瞳的能力!”

“怪不得家族規定,神女不得與之簽訂柱力契約,隻有神子可以!”

“這樣的手段一經施展,神女更為擅長的輪迴之瞳根本就發揮不出作用!”

“隻有這樣,才能強迫對方,履行那個荒唐的族規!”

“不愧是來自上位麵的九尾魔狐,底蘊果然不凡。”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股邪魔之氣,好似與魔域異道魔像體內的那股氣息極為相似!”

“就算是以我巔峰時期輪迴之瞳的能力,也不可能強行操控他太長時間!”

“隻有帶土那種超越異空間範疇的召喚類瞳術,才擁有左右他的能力。”

“必要的時候,將其逼到暴走狀態,然後招到自己對頭的老巢,卻是一個非常不錯的辦法。”

“可惜,這傢夥有八荒鼎護身,暴走的可能性極低。”

宇之斑心中一陣自喃,已經開始盤算如何算計夜歡,為自己做事了。

就如同當年他讓帶土把異道魔像召喚進靈族,大幅度打壓其勢力,以便自己趁亂乾些盜挖墓府、偷取秘技之類的勾當。

可是,如果說在場之人誰對夜歡的實力最為忌憚的話,還是要數那大魔帝的。

身為惡魔族響噹噹的人物,他是擁有與魔神和魔像密切接觸的能力的。

在血脈為尊的魔域,幾乎每隻惡魔出生時的血脈品質,就決定了對方在魔族的地位。

如果說魔童的血脈氣息,還是介於魔像和魔神之間的話。

眼前魔化狀態下的夜歡,便真的擁有與魔像平起平坐的能力。

甚至,那股凜冽的魔煞之氣襲來,他感覺眼下的魔像,都要稍顯遜色。

也就在赤山噬魂發呆之際,腦海中也如時傳來魔神路西法的聲音。

“噬魂,怎麼回事,這是哪來的異界惡魔?居然頭生十角!”

“這血脈品質可是比現在的魔像,都要高上一絲!”

“是至高神羅睺大人隔空投射來的新統領嗎?還不速速請回魔域?”

“我和魔像剛纔在閉關,全都被他的氣息驚擾,差點傷了道心!”

顯然,這路西法也是剛剛探查這片區域,並冇有留意到夜歡先前的變化。

那大魔帝聞言卻是麵如土灰道:

“魔神大人,他不是上位麵投射而來的統領!”

“他…他是夜歡啊!”

“啊?什麼?夜歡?!”路西法登時大驚,言語中儘是質疑的意思。

“你開什麼玩笑,那傢夥身上的邪煞之氣,分明就是來自魔界地獄魔龍的!”

“而且,其品質決計不會低,至少也是太古階,甚至是盤古八代、九代層次!”

“魔像體內的魔龍之心,也不過才盤古十代,也就是太古階!”

“你小子是不是睡迷糊了,敢跟我瞎扯!”

那大魔帝聞言卻是不敢反駁對方,直到隔空催動靈魂共享,將先前夜歡變身的畫麵,投射給路西法看。

接下來,便是一段漫長的沉寂,路西法呆立原地,久久不曾開口。

……

回到戰場之上。

此時的白向團藏已經完全被夜歡的氣勢所震懾,體內的仙法靈力早就停滯了。

眼看那魔化的夜歡就要斬殺自己,他卻是一邊後退,一邊開口。

“夜…夜歡,不要殺我!”

“這一局我認輸!”

然而。

此時的夜歡,本就被那邪魔之氣所影響,哪會放過這個險些要了他命的傢夥?

“認輸?我反對!”

噗!

巨大的魔爪猛地探出,一下子就破開對方的須佐之身,然後洞穿其本體,將其一把抓在手中。

緊接著。

魔爪之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極強的吸扯之力,直接將團藏體內的精血和神魂吞噬進體內,源源不斷地湧入到九尾魔狐的身體裡。

伴隨著這一股異樣的血脈之力湧入,夜歡感覺自身的氣息居然隱隱間又攀升了一絲。

這邪魔之氣居然擁有吞噬精血進化的能力。

同樣,發現這一現象的九尾魔狐也如時開口。

“夜老大,你感受到了嗎?這團藏的精血能讓我體內的邪魔之氣進化!”

“我感受到了,這幾個人的精血和神魂,也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他!他!他!還有他!”

“最強的一道血芒卻是在虛空深處的那個位置,好似是個女子,不知道是誰!”

那魔虎施展靈魂共享,直接將在場的幾個人提示給夜歡看。

與此同時。

夜歡的目光也如時落在那幾人的身上,濃鬱的殺意毫不掩飾。

其目光所及眾人無不靈魂顫抖,紛紛避讓,尤其那幾個夜歡刻意留意之人,更是一陣慌亂,六神無主!

夜歡也發現,這魔狐看中之人,無不是血脈極其尊貴的存在。

首當其衝的便是宇之斑,然後,宇之鼬、大魔帝、空間祖巫全都在列。

甚至,就連靈婉兒、太古祖龍、魔童,這些貼己之人,對方都表現出濃濃的嗜血之意。

好在夜歡的心神遠非常人可比,異常堅定,冇有完全被其奴役。

否則的話,一場血腥殺戮就在眼前。

這時,夜歡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開口詢問道:

“魔狐,你先前為什麼冇有釋放這股氣息?”

“難道你不停地吸收精血可以讓自己的血脈進化嗎?”

聞聽此言。

那魔狐卻是開口解釋道:

“這就要謝謝花仙子大人了!”

“我的魔心一直被暗夜姬留下的靈魂烙印封印著!”

“前幾日的時候,我剛剛在仙子姐姐的幫助下尋到一絲突破口!”

“剛纔情況危急,仙子更是不惜浪費自己的修為,當場助我徹底突破那股封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