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聞言這才明白,自己居然又不經意間承了花仙子的情!

不知為何,內心深處夜歡對這花仙子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愧疚感。

回想之下,自始至終,對方幾乎都很少向自己索取什麼!

除了一開始的時候,服用過一些低品質的丹藥外,餘下的時間,對方幾乎一直是單方麵地朝自己做利益輸送。

不知不覺間,他居然成為了一個索取方!

這種感覺並不爽,每每想起花仙子,夜歡總是莫名地從對方身上看到鹿天香的影子,這讓夜歡很不自在!

可是,有些想要回報對方些什麼,又不知從何處著手。

總不能乾巴巴地說些場麵話吧,這完全不是夜歡的性格。

無奈之下,他也隻能將那份情誼深深地記在心裡,在日後尋找回饋對方的機會。

殊不知,自從兩個人簽下那個‘共生’契約的時候,自己就註定成為了索取者。

那花仙子的命運也註定要為夜歡獻祭,為其絢麗一生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夜歡也註定要成為一個虧欠者,正如他對鹿天香的虧欠一樣,需要在特定的時空,以特定的方式償還!

作為複出一方的花仙子,也會以另外一種方式,在另外一個方麵得到回饋!

這便是宇宙世界,最強的法則:因果!

就算是夜歡成為凡神階強者也無法掌握的存在!

因為,掌握因果法則,是成為至高神的標誌效能力!

遠不是現在的夜歡甚至是這個位麵的任何修士所能企及的!

……

回到打鬥現場。

此刻夜歡緩緩地將自己的‘魔爪’撤回,隨手將團藏的屍身丟棄在一邊,心念轉動間,九尾魔狐體內的那股邪魔之氣也如時撤回。

夜歡也再次變為滿身橘紅色的九尾狀態!

然而。

就在他打算離開這鬥武場,將那幾方勢力驅散之時,靈魂之力不經意地掃過團藏的乾癟屍身,卻發現其眉心處一個鼓鼓之物突突著,顯得格外詭異。

“是未開啟的天眼!”

“那裡麵封印著一顆眸子!”

夜歡登時就發現了異樣。

於是,他信手一揮一股精準的靈魂之力湧來,化為刻刀,直接將那鼓鼓之物強行剜了下來。

外層的包裹除去,一顆血紅的眸子出,一道道玄奧至極的靈魂紋絡浮現其上,居然是被奇異的靈陣所守護。

夜歡先前那等恐怖的汲取,居然未曾傷到它分毫!

仔細看那血瞳之上的紋絡,夜歡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因為,上麵的墨色勾引已經勾勒出一大部分輪迴瞳的紋理。

與先前白向團藏發動最強一擊時的輪迴之瞳完全一致!

他這才明白,那些萬花血輪瞳的力量,最終都是灌注到這顆隱藏的天眼中才得以施展這種逆天神技的。

也恰在這時,一旁的宇之斑卻是飛身而來,厲聲大喝道:

“夜歡,把這顆輪迴之瞳還給我!”

“這東西是我暫時借給團藏用的!”

“賭鬥結束,你已經贏了,我可以帶人離開,但是,這東西你必須還給我!”

嗡!

說話間宇之斑周身騰騰的殺氣釋放,一臉的凝重之色,好像真的動怒了一般!

然而。

夜歡何曾是個聽彆人擺佈的主?

不等對方說話,一股空間之意湧來便直接將其收入到神鼎空間了!

“嗬嗬,宇之斑,是你太天真了,還是我傻過頭了?”

“這是我的戰利品,那怕這東西是團藏從你手上搶的,又與我夜歡有何乾係?”

“你若是真想要他,就拿出你的實力來!”

“至於你們己方走不走,那是你們的事!”

“我夜歡能打退你們一次,就能打退你們十次百次!”

言罷,夜歡意念催動,手中的天魔斬浮現,滾滾的仙法靈力灌注其中,卻是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不遠處的太古祖龍和魔童等人也早就按捺不住,全都釋放氣息飛身而來,滾滾的殺意釋放,大有要大殺四方的意思!

局勢瞬間變得緊張起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宇之斑身上。

此刻,隻有對方率先出手,異常準神階的大戰將一觸即發!

然而,宇之斑畢竟是一個準神階的修士,已經成為經常與天地法則打叫道的層麵。

達到這種階彆,對於信譽都極為重視,尤其是正式達成的約定,更是不敢輕易違背。

否則,日後形成心結,突破之時難免會成為最大的阻礙,被天雷劫所殺!

稍作思量之後,宇之斑還是不願意承受這違約的後果。

他一臉憤恨地颳了夜歡一眼,這才心有不甘地道:

“好,你有種!”

“這萬年來,你卻是除柱間兩兄弟之外,第三個值得我正視的人!”

“不過,這顆眸子是帶土原本的眸子,就算是我不把它拿回來,他也一定會找你取回的!”

“咱們走著瞧!”

“我們走!”

說完,宇之斑一個空間真意釋放,整個人便突兀地退出數千丈外後,便隱藏在虛空之中。

宇之鼬見狀頗有深意地看了夜歡一眼,還是跟隨對方而去。

隻有魔刹天愣在原地,神情複雜地看了夜歡一眼後,搖了搖頭這才離去了。

看其眼神中流露出的覬覦之意,居然比起那宇之斑更勝三分。

顯然,夜歡剛剛得到的那顆眸子已經深深地吸引了他!

此刻。

夜歡環視四周,那些與之對視的目光全都紛紛避讓,眾人冇有過多的猶豫便全都飛身離去,隱冇進外圍的虛空深處。

唯獨那個叫做乾屍鬼鮫的人久久不肯離去,手中一柄長滿倒刺的怪異武器緊握,周身上下騰騰的殺意毫不掩飾。

夜歡一臉疑惑地看了對方一眼,對方不過半神後期實力,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能輕易將其斬殺。

“怎麼?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後者聞言,卻是一臉警惕地接連後退了數百丈,這才冷冷地道:

“夜歡,你把我的金主殺了,誰付給我報酬!”

“我這段時間拚了命想要得到的東西,居然就被你這一會的功夫全毀了!”

“我記住你了,團藏欠我的酬勞,我早晚會找你取回的!”

說完之後,乾屍鬼鮫卻是不敢過多停留,揮手將周遭的浩瀚海水收起之後,便疾速遁去!

哢!哢!

就在對方離去之際,其手中的那柄怪異武器卻是大口一張,露出兩排灰金色的獠牙,對著虛空不甘地連咬數下!

一股極其暴虐地嗜殺之意一閃而逝!

夜歡見狀不明所以,完全冇有看清楚,對方手中的武器到底是何物。

明明是一塊金鐵,卻好似擁有生命一般!

其餘人見狀也同樣疑惑,如此怪異的現象他們也是第一次遇到。

“咦?那傢夥手中的武器是什麼?好像有生命一般,能動!”

“難道是刻畫了什麼奇異的靈陣嗎?”

“不對,肯定不是靈陣那麼簡單,難道你們冇有感受到嗎?那怪物剛纔明明釋放了自己的氣息!”

“好像一個小孩子,因為冇有得到什麼玩具很生氣一樣。”

……

然而。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金星河的一番話說出,卻是登時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