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仙和陳長興對望了一眼,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堅定,毫不猶豫地選擇出手了。

真的被擒,憑兩人殺的杜家軍,肯定會被淩遲處死。

動手了,有冇有生機不說,就算死也能死個痛快。

許仙不怕死,死了就會變回真正的許仙。

陳長興有太極宗師的驕傲,隻有戰死的宗師,冇有束手就擒的宗師。

因此,兩人就一起出手了。

許仙雖然不怕死,卻也不能刻意尋死,以免被係統判定有尋死之心,無法變回許仙。

因此,許仙還是儘力為自己尋找一條生路。

許仙先是一刀斬斷附近那人持駑弓的手,再將之提起擋在麵前。

呼嘯聲過處,慘叫聲響起,許仙感到左邊肩膀上傳來一陣劇痛,他中箭了。

許仙趁敵人駑箭用儘,還來不及換上箭的瞬間,揮刀斬向了另一人。

對方已經有了準備,許仙的一擊落空,另兩人的駑箭已經射出。

在生死之間,一道瘦削的身影飛來,接住了射向許仙的五支駑箭。

駑弓每次最多可發射三箭,兩人向許仙射出了六支駑箭,冇被接住的駑箭正掛在九蓮的手臂上。

九蓮雖然力氣比較大,反應比較靈敏,卻還是有弱點,並不是真的無敵。

當時的她一心隻是想著救許仙,不想許仙受傷,速度還是不夠快,冇能接住最後一支駑箭。

九蓮感到手臂上沏骨的疼痛傳來,她冇有哭,也冇有出聲,以免許仙分神,卻還是牙關緊咬,泫然欲泣。

“撤!”

許仙見九蓮也中箭了,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拉起九蓮的手臂就往前方一個通道衝去。

陳長興的實力比許仙強,情況卻比許仙更加的糟糕,他中了三箭,也隻殺了一人。

敵人都是杜家軍的精銳,並冇有因為同伴的死去而有絲毫猶豫,出手狠辣無情,再不走,真的會折在這兒。

因此,他也趁敵人上箭的瞬間,和許仙等人一起溜了。

許仙會醫術,冇有係統的藥物支援,他不敢說自己會醫術,也無從下手,無法處理三人的箭傷。

陳長興會醫術,身邊也帶有金瘡藥,也會療傷,就由陳長興負責處理傷口了。

許仙的左肩中箭,就算取出箭頭,冇有十天半個月也難以恢複。

陳長興雖然中了三箭,因為避開了要害,反而是受影響最少的人。

九蓮右手手臂中箭,傷箭動骨了,按陳長興的處理方式,不把斷掉的筋脈接起來,基本上是廢了。

許仙對係統說道:

“我現在要醫蓮兒的傷,我需要藥物和無塵手術室。”

係統這次冇有為難許仙,直接替許仙準備了藥物和無塵手術室。

許仙說道:

“蓮兒,你手臂上的筋脈需要接起來,否則就算好了,也無法自由活動。”

陳長興醫傷可冇有麻藥,撥箭的疼痛,讓蓮兒已經是眼淚汪汪了。

為免被敵人發現位置,九蓮冇有出聲,雙手緊緊地抓住許仙的手,正在極力與手臂上傳來的痛楚對抗。

九蓮點了點頭,道:

“蓮兒不怕痛,爸爸幫蓮兒醫傷。”

九蓮雖然說不怕,內心卻極恐怖,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不想許仙擔心,卻又極力擠出一絲笑容。

許仙知道,現在不是說廢話的時候,早點接駁好九蓮受損的筋脈,才能減輕九蓮的痛苦。

斷肢再續,接駁受損的筋脈,這是許仙的強項,唯一的問題是,他現在的修為受限。

許仙對係統說道:

“彆那麼小氣,至少在醫傷的時候,讓我恢複修為吧?”

係統說道:

“許仙纔有權限向係統提要求,已自動忽略陳三的聒噪。”

許仙真是服了係統不通人情的規則,知道爭辯冇用,也冇再多說什麼。

作為一個普通人,眼睛、耳朵、手指的靈活度都要大打折扣,做起事來也慢了許多,經過幾個小時的折騰,也隻是能讓九蓮的手臂將來恢複七成功能。

處理好九蓮了,許仙又洗掉金瘡藥,重新用現代藥物處理了一下自己的傷口,對未知的金瘡藥始終是不放心。

許仙想幫陳長興重新處理一下傷口,卻聽到了腳步聲,杜家軍已經追過來了。

剩下的四人搬開石頭回到了溶洞外,將許仙、九蓮、陳長興等三人受傷的訊息詳細地說給了杜威聽。

杜威大喜,狂笑道:

“陳三,原來你不但不是無敵的,還這麼弱。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

知道許仙不是無敵的,杜威就有了應付的策略,他把剩下的三百餘人分成每十人一組,對整個溶洞展開地毯式搜尋。

杜家軍的精銳是擁有駑箭的數十人,他將他們分成五人一組,讓他們分散混入普通的隊伍中,隻要許仙等人一出現,附近的精銳就會立刻趕過去。

如果陷入包圍,被數十隻駑弓對住,許仙插翅難飛。

上次麵對六位持駑弓者,趁其不備,除掉了兩人,卻還是被另外四人所傷,差點集體失去戰鬥力。

許仙受傷的是左肩,左手行動不便,右手還是保持著戰鬥力。

九蓮右臂受傷,又經過了一係列的治療,很難說還保有多少戰鬥力。

至於陳長興,身上的傷雖然不重,卻失了銳氣。

三人組不適合戰鬥,以免中了敵人的埋伏,隻有選擇逃亡。

溶洞夠大,許仙和杜威玩了三天捉迷藏。

到第四天的時候,陳長興的傷口感染髮炎,人發著高燒,勉強支援了一會兒就倒下了。

許仙揹著陳長興跑了半個小時,自己也差點累趴下了。

最後,還是由九蓮用左手提起陳長興逃亡。

鼎鼎大名的金瘡藥太不靠譜了,許仙有點後悔,在逃亡的途中,就應該幫陳長興洗掉金瘡藥,用科學的方法處理傷口。

陳長興的狀態不容樂觀,不趕快處理,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來到安全區域之後,許仙檢查了一番陳長興的傷口,發現已經化膿了。

許仙對陳長興的傷口進行了清創處理,去除內部壞死組織,用雙氧水及生理鹽水徹底清洗,以達到消炎的作用。

接下來,是應用抗菌素進行治療。

傷口化膿感染通常是由於感染了金黃色葡萄球菌,抗生素類的藥物可以破壞細菌的細胞壁,組織細菌的生成,從而達到抑製細菌和殺滅細菌的效果。

為避免造成過敏等症狀,患者需要使用抗生素類藥物,如青黴素、頭孢拉定等進行治療。

許仙用清洗前留下的膿液進行細菌培養和藥敏試驗,來確定是何種細菌和對何種抗菌素最為敏感,以此來確定治療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