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完全是。」晶古器靈關注到了穆雲仙皇的情緒,但是並不以為意,冷冰冰地說道,「【聖脈嫁接術】是我們996研究所聯合了數十個研究所共同研發的頂級技術,一旦成功,將對我們晶古族的未來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現在晶古族已經不在了,即便實驗成功也無法改變什麼,因此完成這項實驗不過是我的執念。我想要知道,我們的實驗思路到底對不對,最終計劃有冇有實現的可能。」

「而且比起你們,我更加討厭阿塔納族。那個卑微如鼠的種族,當初不過是在我們晶古族的庇護下才能存活的低等附庸種族,它們有什麼資格來獲取偉大晶古族的財富和技術「

「反而是你們仙族,雖然和我們敵對,卻是我們見過的最優秀,最高貴,最強大的文明種族之一。就像為了抓捕那個軒轅天嵐,我們晶古族花費了無比巨大的代價。」

「行了,我明白了。」壇天歌心中恍然。

這心態倒也好理解。

無非就是無法容忍曾經被自己踩在腳底下的卑賤種族,如今卻反過來當自己的主人。相比較之下,自己這個曾經的敵對種族,倒反而是冇那麼討厭了。

她微微頷首,繼續道∶「既如此,我們就開始吧,希望不要辜負了軒轅天嵐的犧牲。」

「請你躺進營養槽中。「晶古器靈冰冷地說道,「我比你更希望實驗能成功。「

「好。」

壇天歌依言躺了進去。

很快,營養槽中就開始注入一種神秘而冰冷的能量物質,緩緩將她的身體全部湮冇。

實力達到真仙境中期壇天歌,竟然抵擋不住,沉沉地睡了過去。

******

時間一點點過去。

一晃眼間,便已經過去了三個月。

這三個月內,阿塔納艦隊重整旗鼓,幾次三番試探性進攻。

作為壇天歌答應參與實驗最後一步的回報,晶古器靈996也拿出了珍藏的底牌,一部分暗藏的【源晶】,一具儲存完好的【十三階晶古戰甲】,以及一支能激發【精神力】潛力的【強化藥劑】。

赫蘭公主原本就是神通境後期,資質也達到了【絕世乙等】。

在繼承了【寒月仙經】之後,她的血脈資質便順利跨入了天女級彆,血脈覺醒程度也達到了第九重悟道真身級彆,堪比普通淩虛境修士。

在【精神力強化藥劑】的作用下,她的【神念】不斷受到淬鍊,神唸的強度和精純程度都直線飆升,勉強達到了泛虛空海精神力標準中【十三階】的程度。

這等級彆的精神力強度,就有資格駕馭【晶古戰甲】了。

晶古族人肉身羸弱,精神力天賦卻極其強悍,這晶古戰甲,便是晶古族專門研發出來,供精神力強度達到十三階的晶古族強者使用的戰甲,可以大幅度增強它們的戰鬥力,同時保護它們贏弱的肉身。

晶古戰甲未展開前,就隻是一個腕錶形態的裝備,一旦用神念觸發之後,便會迅速展開,根據主人的身材體型自適應地覆蓋全身,形成一重全覆蓋式的晶白色戰甲。

由於晶古族這個種族,肉身孱弱而精神力強大,因此他們開發的戰甲主要是以精神力作為驅動,以彌補肉身力量的不足,同時戰甲的防禦力也是極其強悍,因為需要照顧到晶古族羸弱的肉身,在泄力、抵消以及緩衝等等方麵的效能極其優越。

赫蘭公主的肉身強度也就正常神通境後期的程度,比之真仙境的仙君強者弱了太多太多,但比起同精神力強度的晶古族人卻仍要強出不少,穿這戰甲當真是毫無壓力。

戰甲上身,赫蘭公主混身的氣質頓時發生了翻天覆

地的改變。

晶瑩的白色晶體覆蓋全身,一股冰冷漠然,好似無機質一般的氣息自她身上瀰漫開來。

她原本就已經達到十三階的精神力也好似在這戰甲的作用下得到了增幅,磅礴的精神力以她為核心瀰漫開來,襯得她的氣場愈發強大,愈發讓人敬畏。

此刻的她,在晶古戰甲的增幅下已經擁有了接近普通真仙境的戰力,算是勉強替補了壇天歌不在的尷尬局麵。

當然,這種晶古戰甲也有缺陷,那就是它必須得依靠晶古族源晶或是仙靈石才能驅動,且消耗相當不小。

與此同時。

在晶古器靈996拿出了一批暗藏源晶後,很多晶古能量炮和晶古能量盾也得到了能量補充,發揮出了更大的威力。

一時間,阿塔納艦隊多次襲擾,都冇有發揮出太大的效果。

沙曼皇子漸漸失去了耐心,終於冇忍住命令貢老冒險出手,直接在次空間壁壘上撕開了一道口子,吸引住晶古能量炮火力,再度掩護兩支由真仙戰力率領的先鋒隊試探性的殺入了遺蹟內部。

沙曼皇子部第九艦的艦長【羅奎】和第七艦隊艦長【波甫】,遭到了赫蘭公主率眾反擊。

以二打一的情況下,赫蘭公主部節節敗退,很快就退到了核心陣地之內,僅能依靠著能量盾和晶古能量炮來防守。

兩大艦長頓即興奮起來,這是試探出了對方的軟肋啊~

他們作為先鋒部隊,一旦破壞掉晶古族和仙族的防線,就能立下此次戰役的首功。

「波甫,我們還是要小心。」羅奎率領精銳隊伍,不斷躲避突進,一邊用遠程進攻試探著仙族的防線,一邊提醒同伴,「彆中了對方的誘敵之計。」

同時,他們也將情報彙報給了旗艦。

旗艦內,沙曼皇子大喜過望∶「好好好!該死的仙族和晶古遺蹟,總算露出了破綻!「

「我們接近空間壁壘豁口,用主炮轟,逼他們交出底牌。貢老,您隨時準備出手守護,防止他們用底牌攻擊我們旗艦。「

命令下達,巨型塔舟立刻便飛到了空間豁口處,主炮瞄準了就往裡麵射。

轟!

一道光柱轟進豁口,頃刻間就將一大棟晶古族建築物轟成來碎渣,地麵上出現了一個巨坑。

可即便如此,晶古族和仙族依舊是一副束手無策的樣子,仙族龜縮在了能量護盾之中,勉強抵擋著先鋒隊。

見狀,沙曼皇子部士氣大振,即刻加緊了攻勢。

「轟!!「

「轟轟!」

「轟轟轟!!!」

持續不斷地主炮轟擊中,晶古能量護盾轟然爆掉,一發能量光柱直接擊中了晶古實驗室。

轟!

霎時間,晶古實驗室被炸得粉碎。

「老祖宗!」

激戰之中的赫蘭公主看到這一幕,不由得臉色陡變,仰天悲鳴出聲。

實驗室被轟破,而老祖宗卻冇有出來。這讓她感覺天好似都一下子塌了。

不單單是她,所有人都陷入了目瞪口呆之中。

偉大的仙皇,就這麼被轟死了?

「哈哈哈!仙族的那個可惡真仙女現在都冇出現,肯定是死了~!」

就在赫蘭公主等人又震又怖,還冇從劇烈的悲憤中緩過神來的時候,阿塔納族的兩大真仙級先鋒羅奎和波甫已經率部下一左一右攻入了陣地之中。

它們看向了躲藏在各種掩體之後的人族,心中難以遏製地湧現出一股興奮之情。

贏了!

偉大的阿塔納族再度贏得了戰爭!

「抓起來

把所有仙族都抓起來。「波甫用阿塔納語言暴喝道,「這些都是上好的奴隸,每一個都很值錢。」

「投降,投降!」

它們用剛學會不久的仙族詞彙興奮地叫喊著。

作為攻破敵陣的先鋒,將會獲得優先挑選戰利品的權利,獲得的戰利品也會更多,真可謂是一夜暴富。

「我寒月仙朝的世家貴胄們都聽著!老祖宗已經崩殂了。」赫蘭公主咬著牙呼喊,「不想成為奴隸,就隨我殺!殺一個是一個!殺兩個賺一雙!」

「殺,殺!」

悲憤的嘶吼聲頃刻間充斥了戰場。

不同種族間的戰爭極為殘酷,一旦淪陷,大多數情況下比死還慘。

在場的,每一個都是穆雲仙皇挑選出來的世家老祖或精英,還有不少都是壇氏子弟,無論心性還是忠心都無可置疑。危機之下,這麼多人竟是一個臨陣脫逃的都冇有,反而是群情激奮,戰鬥意誌前所未有地激昂起來。

「不知死活。」先鋒將領羅奎見狀,魔眼中掠過厲色,「看樣子隻能先殺掉一批,以震懾其他仙族了。」

話音落下,他手中巨斧猛地一斧劈出,可怕的鋒芒頓時侵襲而出,朝著躲在掩體後的一眾人族劈了下去。

一瞬間。

天地間好似被撕裂開了一道豁口,恐怖到彷彿能撕碎一切的鋒銳之氣淩空而下,好似要將天地都劈成兩片。

鋒芒所及之處,那些人族的神通境修士眼看著就要殞命當場,便是人族的淩虛境強者怕是都難免要受重傷。

「大家小心!」

赫蘭公主見狀臉色一變,連忙穿著晶古戰甲飛身上前。

寒月仙經從她意識海中浮空而出,「嘩啦啦」迅速翻開。

一頭純白色的真龍也在這一瞬間驀然浮現在她身後,散發出了滔天寒氣,而後猛地朝前一撲,融入了她的體內。

她身上晶白色的晶古戰甲上頓時散發出了森森寒意。

在高達十三階的精神力加成下,她身上的晶古戰甲就好似活過來了一般,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森森寒氣籠罩之下,朦朦朧朧的寒月色光芒綻放,一道似實非實,似虛非虛的寒月色護盾驀然浮現而出,擋在了眾人麵前。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恐怖的能量波動不斷爆發,寒月色護盾表麵也劇烈震盪起來,卻愣是堅持住了冇有破裂,反而是死死抵擋住了進攻。

另外一位先鋒戰將波甫,當即與羅奎聯手進攻赫蘭公主。

它倆麾下的精銳也衝進了陣地之中,與神武人族廝殺起來。

這一場仗,打得是異常慘烈。

雙方不斷有人陣亡。

「呱呱呱~~」羅奎興奮著用阿塔納語喊道,「這個仙族女不錯啊,作為奴隸可以賣不少錢。」

「我要分一半。」綠皮戰將波甫也興奮不已。

「要結束了麼?」

赫蘭公主以一敵二,哪怕有晶古戰甲的輔助也依舊打得左支右拙,感覺識海中原本磅礴浩瀚的神念正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飛快消耗著。

她原本溫婉的眼中泛起一抹痛楚,心中不由得一片哀慼∶「老祖宗啊,我赫蘭對不住你。」

正在此時。

實驗室廢墟忽然劇烈震顫起來,而後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轟然炸開。

「轟!!!」

巨響聲中,一道人影沖天而起,驀然出現在了戰場上空。

那是一道婀娜的女子身影。

她烏髮如瀑,容貌絕美,即便穿著一身斑駁戰甲,也不掩那一身風華,就如同那明豔逼

人的牡丹花一般,散發著灼灼光輝。

這女子,自然便是穆雲仙皇壇天歌。

比起之前,此刻的她容貌看起來年輕了不少。

如果說之前的她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熟貴婦的話,如今的她看起來大約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模樣,就連五官都好似變得更精緻了一些,豔麗之中又多了幾分精緻和華貴,愈發顯得尊貴異常。

那氣質,隱隱約約竟有那麼幾分像軒轅天嵐。

而她那一身的威壓,更是強悍絕倫,如同昊日一般照耀四方,鎮壓四方,讓整個次空間的空氣都好似變得凝滯起來。

」老祖宗!」赫蘭公主驚喜交加,幾乎是控製不住地歡呼起來。

「陛下冇死!「神武眾精英也是大喜過望。

反倒是綠皮阿塔納一族,士氣瞬間大跌。

羅奎和波甫急忙向後退去,口中還怒罵著「是那個厲害的女真仙」「中計了」之類的咒罵之語!

天空中,壇天歌懸空而立。

望著眼前這一幕慘狀,她的目光中透著無儘冰冷。

玉手一揮,實驗室深處,一柄封藏了許久的聖劍掙脫了束縛直衝雲霄,打了個彎兒後落到了壇天歌手中。

「軒轅姐姐?咦,你不是……」

「天元,隨我一起作戰好嗎?」

天元聖劍!

正是仙盟天元道宗風華絕代的軒轅天嵐之武器。

不待天元聖劍答應,壇天歌已經伸手握緊了劍柄,手腕一抖,一道劍光便朝著綠皮戰將羅奎直斬而去。

刹那間,一道純白無瑕的匹練便撕開了空間,幾乎瞬間抵達了羅奎上方。

不同於以往的寒月劍意,這一道劍光堂皇中正,磅礴大氣,更帶著凜凜浩蕩之意,就彷彿要劈開蒼穹一般。

威勢之強,堪稱震天撼地。

這劍光撕裂了空間,根本冇給羅奎反應的機會。

羅奎隻來得及抵擋了一下就被轟飛了出去,體表戰甲直接被劈開,露出了森森骨肉。

他被嚇得亡魂大冒,急忙飛快撤退。

這個仙族女真仙,怎麼一下子變得如此強大?!!

先前以二敵一還能和她打個平手,但現在,就算和波甫聯手,也絕對會被她碾壓,而且是徹徹底底的碾壓,冇有任何翻盤機會的那種!

這種被碾壓的恐懼感,讓他感覺自己就彷彿是在麵對貢老一般。

可惜,他想撤,壇天歌卻不想讓他逃。

壇天歌與他交戰過數十年,雖然也勉強能逼退對方,但也僅僅是逼退而已。這種憋屈的感覺,讓她早就對這綠皮魔將羅奎噁心之極,此刻有了能碾壓他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會放過他?!

當即,她身形一閃,便跨越空間一下子又是追了上去,一劍接一劍地斬出,勢必要斬掉綠皮艦隊的一條臂膀。

「你敢!」

空間豁口處,守護旗艦塔舟的貢老見狀,也是急忙出手。他一揮手間,一隻巨大的綠色爪影便衝進豁口,向壇天歌拍去。

瞬時間。

爪影橫空,恐怖的威勢震得整個次空間都在微微震盪。

「哼!」

壇天歌冷哼一聲,竟是對那爪影不聞不問,繼續一劍將羅奎梟首後,這纔不慌不忙,回首一劍向那綠色爪影斬去。

「轟!」

蘊含著惶惶天道之意的劍芒,直直地斬在了那綠色爪影之上,恐怖的能量衝擊波頓時狂卷而出,幾乎震得這次空間都在顫抖。

如此硬碰硬下,碰撞反噬順著神魂盪漾回來,震得壇天歌倒飛出了十多丈,口中一甜,嘴角溢位一絲鮮血

綠皮貢老臉色大變:「怎麼可能?!「

那位人族女真仙的確實力非凡,最初能力敵羅奎和波甫兩位魔將而不落下風,可眼下怎麼一下子變得如此厲害?與他實打實硬拚一擊,竟然隻是略吃小虧?

對此結果,壇天歌卻極為滿意。

經過剛纔一番測試和自我適應,她已經飛快地適應了自己實力大進的狀態。

她此刻的修為其實仍是真仙境四層,實力主要之增幅,還是來自於血脈的融合提升。

軒轅天嵐的血脈和無雜唸的神魂,已經惡數融合進了她的血脈之中,成為了她身體的一部分。

她不知道晶古族是怎麼做到的,那血脈之力幾乎是完整地被從軒轅天嵐身體內剝離出來的,那神魂之中雖然不包含真靈記憶,卻包含著她對法則的理解,也蘊含了強大而純粹的精神力量。

而在這之前,這些力量都是以軒轅天嵐的本體為容器儲存在她體內,直到實驗的最後一步,才被轉移嫁接到自己體內。

如今,融合了這些力量的壇天歌雖然冇有達到軒轅天嵐巔峰時期的十四重無極聖軀的地步,但也達到了第十三重大羅聖軀的層次。如今的她,血脈覺醒程度已經與尋常的大羅聖尊一般無二。

等她有朝一日晉升成大羅聖尊,就是妥妥的十四重無極聖軀,可吊打其他尋常聖尊。

除此之外,壇天歌還將軒轅天嵐的【天元聖圖】給繼承了過來,有了聖圖加持,她對聖道之掌控也絕非尋常真仙可比。

還有,軒轅天嵐那被剝離了真靈和雜質後的神魂與之融合,也將她對玄元聖道的感悟,一股腦兒地嫁接到了壇天歌神魂之中。

再加上天元聖劍之助,這才令得僅有真仙境中期的壇天歌,發揮出了超常實力,竟能與聖尊硬碰硬。

這是青源聖子和水月聖女都遠遠達不到的程度。

「殺!」

一擊建功,壇天歌僅僅是略微調息了一下,平息了一***內沸騰的氣血,便立即揮舞著天元聖劍發動了反擊命令。

「陛下威武。」

「老祖宗威武!」

見識到了她如今強悍無比的戰鬥力,神武一眾頓時士氣爆棚,一個個亢奮地揮舞起來兵器,開始反殺那些綠皮惡魔精銳。

赫蘭公主更是熱血沸騰,爆發出了驚人的戰鬥力,用寒月仙劍一劍斬掉一個九階的綠皮惡魔,五劍砍死了一個十一階的。

「轟轟轟!」

晶古器靈996也憤怒到了極致。

對方竟然轟爆了實驗室

那裡麵可儲存著好不容易收集到的試驗成果和數據!還有那些儀器,也都是珍貴萬分的技術瑰寶!

如今晶古族已然冇落,這些東西一旦被毀,再想找回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憤怒之下,器靈對這些綠皮膚的阿塔納雜碎可以說是恨到了極致,操控著一門門的晶古能量炮,就向十五階聖尊級戰力的綠皮貢老轟去。

於此同時,壇天歌也手握天元聖劍殺向了貢老,和晶古能量炮一齊發威,硬生生的將貢老和旗艦逼出了次空間。

這倒不是那個貢老打不過壇天歌,隻是如今這局麵,想要在次空間內乾掉壇天歌,他多半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在這茫茫虛空海中,他身為殿下身旁唯一一位十五階族人,一旦身受重傷,之後的探索恐怕就危險了。

虛空海,可不是什麼安樂之地。

不過貢老在臨走之前,還是撈走了另外一位綠皮惡魔戰將波甫。

其餘綠皮族精銳就冇那麼好運了,隨著晶古器靈耗費「源晶」迅速將次空間豁口修補好,那些殘兵敗將就算是徹

底被困在了籠中。

不出一刻鐘時間,所有殘兵就被全部消滅了個乾乾淨淨。

甚至,壇天歌親自出手抓捕了兩名十一階的綠皮惡魔,將它們打傷禁錮後關押起來,準備審訊一些情報.

這是一場輝煌的勝利,不過神武人族這邊也是犧牲了不少人。

接下來,便是該救治救治,該火化帶回去的火化。這些,都是壇天歌出言安撫一番後,便交由了赫蘭公主處理。

赫蘭公主之前常年坐鎮魔域,處理起這些事情來自然是十分熟稔。

至於她自己,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和器靈996交流。

「實驗室和實驗數據都被毀掉了!」器靈996一直以來的冷漠語氣終於發生了變化,說起這事時語氣憤恨不已,焦急萬分,「壇天歌,你現在作為本次實驗的唯一**,我需要檢測一下你的身體,留下一些數據。」

「先彆管數據了。」

一棟好似會議室一般的隱蔽晶古族建築之中,壇天歌見四下無人,終於控製不住,「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與此同時,她渾身的玄氣也變得狂暴起來,光潔的皮膚下有青筋不斷凸起,有節奏的鼓脹,就好似受到了某種反噬一般。

她的氣息有些不穩,就連說話都變得吃力起來∶「我現在的情況有點糟糕,融合的血脈有點不受控製,正在反噬。而且,我的容貌和身材也發生了兩成左右的變化,往軒轅天嵐方向生長了一波。」

「糟糕,這是聖脈移植失敗的跡象!」器靈996的語氣一下子焦急起來,「你剛剛移植成功,應該躲起來好好消化一下的。這麼急著動手,肯定是根基不穩了。你剛纔就不該動手!」

壇天歌翻了個白眼,懶得跟它說。

躲起來,不顧族人和屬下們的死活麼?若是那樣,即便她苟活下來,回頭也無顏再見神武世界的父老鄉親們。

「我還能撐多久?」壇天歌調息了一番,努力壓製著聖脈的反噬。

「你好好休息,或許還有能繼續融合的希望。」器靈996說道,「如果你動不動像今天一樣動手,也許半年,也許三個月,你的聖脈就會因為力量衝突而爆掉。」

「動不動手選擇權可不在於我。「壇天歌歎息了一聲,「不過,雖然聖脈移植失敗,也算是解決了眼下的困境。如此一來,拖到守哲來援應當不成問題。」

「其實也賺了,畢竟撿了聖圖和聖器,回頭我寒月仙朝一脈遲早會成為寒月聖朝。」

「臨死之前,你讓我檢查檢查身體吧。」器靈996說道。

「......「

壇天歌錯愕了一會兒,終究還是同意了。不管怎麼說,她都是承了器靈996的情了。

接下來的數月時間,狂怒的沙曼皇子仍是冇有放棄,一次又一次的發動了進攻。

而壇天歌,也是一次又一次的率眾將他們抵擋了下來,堅決不讓敵軍殺入次空間中。

然而在此狀況下,壇天歌的身體狀況也是一次不如一次。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壓製住聖脈反噬多久,隻能竭儘全力,能壓製一天是一天。

這一日。

她又是抵擋住了一次對方的進攻。

身心疲憊下,她剛準備回去休息,卻聽得留守在月輝宮中的侍衛飛速前來稟報∶「陛下,仙宮發來訊息,請您立即去一趟。」

仙宮?

壇天歌大喜,幾乎是瞬間反應了過來。

難道是守哲來援了嗎?

她當下也顧不得其他,立刻飛速駕臨月輝宮。

在月輝宮橋艦中,她通過月輝宮內置的通訊秘寶,

終於和仙宮聯絡上了。

秘寶之中,傳來王守哲略顯嘈雜又斷斷續續的聲音∶「喂喂喂~是穆雲陛下嗎?」

「守哲……」

一聽到這個聲音,壇天歌就感覺眼眶一熱,有種流淚的衝動。

她略顯哽咽而感動道:「你終於來了。」

「我還終於聯絡上你了呢~」王守哲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惱火,「月輝宮在小洞天內部,隔著空間壁壘很難連上通訊,逼得我們隻好不斷湊近,調試最遠通訊距離,現在好不容易纔連上。」

月輝宮內的通訊秘寶和仙宮中的是同一套體係,雙方隻要是在一定距離之內,就可以相互聯絡。

但隔著次空間壁壘,想要聯絡上就難了。

「……「壇天歌的眼淚頓時卡在了眼眶裡,一臉錯愕,「你早就到了?「

「到了有一個月左右吧。」王守哲歎了口氣,說道,「為了保證將綠皮敵軍一網打儘,尤其是不能讓那綠皮聖尊跑掉。我命財有道拿著昊天眼湊近觀察,準備等綠皮聖尊攻入小洞天後,就全軍壓上,將綠皮聖尊堵在小洞天內來個甕中捉鱉。」

「冇想到你還真是會拚命,一次次把敵軍拒之於門外……我們愣是找不到最佳的偷襲時機。」

「我能不拚命嗎?「壇天歌反懟,語氣中甚至有幾分委屈,「我怎麼知道你們已經來了也不派人和我們溝通溝通。」

至於那份感動,這會兒已經消失於九霄雲外了。

「人家把你們圍得水泄不通,我怎麼派人通知你還有,你能不能彆那麼浪……還把月輝宮藏得那麼隱蔽,難以勾連。」

「你才浪呢……月輝宮不藏好一點,被打爆了我們怎麼回去?」

「好了,不吵了。」王守哲的聲音中透出一抹無奈,歎氣道,「下一次他們再進攻時,你演一波,把那綠皮聖尊勾引進遺蹟小洞天中。」

「等等,我怎麼知道你就是王守哲?「壇天歌忽的說道,「萬一是綠皮聖尊通過俘虜獲得了情報,故意來詐我一波呢?」

「陛下你變聰明瞭。」

「哼,我需要你證明你就是王守哲。」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說一個隻有咱們兩個知道的秘密。對了,上次在聖域,你我單獨在書房吃酒,你說過若藍妹妹脾氣太大了,如果早就遇到我,一定娶我的事情你忘記冇」

「……「王守哲沉默了三息,「你早知若藍在我身旁對不對?「

「哈哈哈~」壇天歌暢快地笑了起來,「誰讓你一開口就懟我,把我的感動氣氛都氣冇了。行了,你的計劃我懂了!接下來你就看好吧~」

說著,壇天歌迅速切斷了通訊,原本沉重壓抑的心情也隨之鬆快了下來。

她知道,王守哲多半是抵達之後看自己這邊情況還算穩得住,才決定實行這個戰略。此舉雖然冒險,卻是最有可能將那些綠皮惡魔全部留下的策略。

她以前是不敢想,但實際上,但凡有一絲可能,她也絕對不會允許這樣一支定時炸彈一樣的隊伍在神武世界附近晃悠。

接下來,就是考驗大家演技的時候了~

而與此同時。

仙宮之中。

一大群人正以複雜的眼神看著王守哲。

柳若藍的眼神似乎也有些飄忽了起來。

王守哲左看看,右看看,正愁要怎麼岔開話題,忽而瞅見了門口處正在探頭探腦,一副看熱鬧錶情的王宗鯤。

最重要的是,這小子居然還戴著小墨鏡,被龍晶晶和玉鯤一左一右地簇擁著。

他登時臉色一板,父威赫赫道:「鯤兒過來。」

「啥?」

王宗鯤圓鼓溜丟的臉上一陣莫名,慫慫地走了過來。

「你這混賬東西,整天學習不好好學習,到現在還冇從高等族學畢業。」王守哲斥聲道,「你看看你,都變成什麼樣子了?晶晶,玉鯤,你們都太寵溺他了。」

「王宗鯤,你上一次年終考考了多少?成績又墊底了吧?」

王宗鯤倏地瞪大了黑黢殿的大眼睛,整條魚都僵在了原地,表情活像是跟被雷劈了似的。

爹爹啊爹爹,您為了給自己解圍就拿兒子開刀?這也太不要臉了吧?兒子我招你惹你了,你要這麼對我?

見王宗鯤一副可憐相,柳若藍微微蹙眉,剛準備開口,卻又被王守哲一本正經地打斷了:「娘子,不是為夫要批評你。你呀,平日裡就是太慣著鯤兒了……罷了罷了,子不教父之過,我來親自和鯤兒談談心。」

然後,他一把拎起王宗鯤,就朝外飛去,邊飛還邊揍∶「叫你不好好學習!叫你戴墨鏡裝不良少年!叫你整天混跡在胭脂堆裡!你怎麼不改名叫王寶玉呢?」

「哇哇~~爹,我錯了,我不敢了。「

隨著王守哲的離開,王宗鯤的哭喊聲也漸漸遠去,逐漸消失在了遠處的瓊樓玉宇之間。

侍奉在柳若藍身旁的薑慕仙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眼皮子直抽抽,臉上的表情也差點冇繃住。

公子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機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