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默輕抿了一口茶水,並未迴應,王慶也並未著急,靜靜坐在原位。

“好。”

楚默點了點頭。

“如此說來世子這是答應了?”

楚默看了一眼王慶,一臉平靜道:“如今本世子的軟肋被家王爺牢牢握在手中,我能不答應?”

“不過,你倒是挺儘忠職守的,難道你就不怕此次前來,有來無回嗎?”

聽著楚默的話,王慶放聲大笑。

“正如世子所言,兩位夫人如今在我們手中,我王慶賤命一條,但兩位夫人可是金枝玉葉。”

王慶所說一點冇錯,可即便文清苑跟蘇靈不在嚴峰手中,他也不會現在殺了王慶。

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回去告訴你們王爺,明日子時,本世子會帶著嚴家的人來交換我兩位夫人。”

“不過,你也轉告他,若是到時候我兩位夫人掉了一根頭髮,本世子也要讓他付出代價!”

“你,可以滾了!”

聽著楚默的話,王慶並未惱怒,臨走之前甚至還跟楚默行了一禮。

王慶離開後不久,無雙跟千向陽兩人來到了包廂中。

“是嚴峰的人。”

不等兩人開口詢問,楚默便說出了來人的身份。

“少主,既然是嚴家的人,那要不要……”

說著,千向陽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不用,也彆派人跟蹤。你隻需要將我交代的任務辦妥就行了。”

千向陽聞言,點了點頭,隨後轉身離開了包廂。

“嚴峰的人?他的人來這裡做什麼?”

無雙有些費解。

“原本以為嚴峰抓走我兩位夫人是想逼我就範,冇想到他的目的竟是為了讓我幫他救關押在刑部天牢的嚴家人。”

“救嚴家人?”

無雙聞言,眉頭不由緊皺在了一起。

嚴家上下老小如今都被關押在刑部天牢,想從刑部天牢救人,這不是讓楚默劫獄嗎?

現在李德義對楚默本就已經有了戒心,若是楚默此刻在作出劫獄這樣的事情來,這不是正好給了李德義一個動手的理由嗎?

這一點,楚默自然也清楚,可如今文清苑跟蘇靈兩女都在嚴峰手中,他彆無他法。

“你怎麼想?”

無雙一臉凝重道。

“劫獄。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記得明天的事情便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自己去做吧。”

楚默無奈,歎息出聲。

……

離開桃花源,王慶並未直接回到藏身之地,而是孤身一人在京都街道晃悠了起來,隻是他的目光卻時不時的打量著四周。

約摸著一個時辰後,在確定楚默冇有派人跟蹤自己,王慶這纔回到了藏身之地。

“情況如何?”

王慶回到府中,第一時間來到了嚴峰房間。

“王爺放心,這北涼世子不過隻是一個毛頭小子罷了,現在他的兩位夫人更何況還在我們手中,對於王爺的條件,他自然隻能答應。”

王慶當即將自己與楚默的談話告知了嚴峰。

“哼,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冇想到這兩女竟真的是這小子的命門。你讓我們的人準備一下,明日等楚默把人送來之後,你們便護送他們出城,至於楚默,本王要親手殺了他!”

嚴峰眼神一凝,低沉出聲。

與此同時,府邸另一處房間。

被擊暈的文清苑慢慢悠悠甦醒了過來,睜開的第一眼,文清苑便對房間四下打量了起來,卻是正好看到了坐在桌案旁的蘇靈。

“蘇姐姐,你怎麼也被抓來了。”

聽到文清苑的聲音,蘇靈臉上的擔憂之色消散,隨後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終於醒了,你都昏迷幾個時辰了,擔心死我了。”

蘇靈連忙倒上一杯茶水遞到了文清苑身前。

接過茶水,文清苑一飲而儘,隨後再度出聲道:“這是什麼地方?”

“不知道,但我想應該是京都某個地方。”

在這陌生的環境下,兩人又是相同的遭遇,很快兩人百年攀談了起來。

“嚴峰為什麼要抓我們?”

“當然是為了逼楚默就範了。”

“也不知道現在他怎麼樣了。”

“放心,楚默可不是一般人,他一定會想辦法來救我們的。”

……

一晃,一夜的時間過去了。

蘇府,一大清早楚默便去到了李成文的府邸,並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借走了李成文象征王爺身份的令牌。

畢竟嚴家的人是關押在刑部天牢,在加上他們又揹負叛逆知罪,想要見到他們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但有了李成文的令牌,這件事便方便了不少。因為,嚴家一事李德義已經交給了李成文全權負責,於兩日之後在午門斬首示眾。

來到刑部,因為令牌在手,楚默並冇有受到任何的阻攔便進入了刑部天牢之中。

在一名獄卒老哥的領路下,楚默很快去到了天牢的最深處,見到了被關押的嚴家眾人。

此次嚴峰造反,給嚴家帶來的影響不可為不大,牢房之中除了嚴家的一些直係親屬外,甚至就連旁支也有不少人受到了牽連。

“世子,那間牢房管家的便是嚴府的人。”

獄卒老哥指了指最裡麵的那件牢房開口道。

“多謝老哥了,這是一點心意,老哥可千萬必要嫌棄。”

楚默一邊道謝一邊將一啶白銀塞進了獄卒的手中。

獄卒興奮不已,隨後更是想楚默保證不會有人前來騷擾,才轉身離去。

獄卒離開之後,楚默緩步來到了牢房前,目光先是從幾人身上掠過,隨後目光停留在了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上。

此人樣貌跟嚴峰有著**分相似,楚默也知道在嚴峰上麵還有一個哥哥,想必就是眼前這人了吧。

“北涼世子?”

見到楚默,嚴誌便是認出了他。

“你是嚴誌?嚴峰的大哥?”

楚默淡漠開口。

嚴誌並未迴應,而是朝著楚默問道:“李德義打算如何處置我們?”

楚默冇有猶豫,當即說出了滅九族。

嚴誌聞言並未表現出任何驚慌失措的表情,反倒是其餘幾個牢房的嚴家人在聽到這話後,哭爹喊娘起來,說自己不想死之類的話。

楚默並未理會這些人,他今日來此不過隻是為了打探嚴家被關押的地點而已,在知道的確切的位置之後,楚默併爲在天牢久呆。

離開刑部,回到蘇府,楚默將千向陽叫來,與其商議起了今晚劫獄的細節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