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瀾府。

星辰這邊,動作很快,不出一個小時,就查到了造謠的源頭。

“搞定!”

他敲下回車鍵後,利落打了個響指,小模樣顯得有些驕傲。

顧寧願和另外兩小隻,立即湊過來,“是誰在造謠?”

小傢夥喝了口水,隨後細說起來。

“這個謠言,最開始散佈的源頭,是一個叫‘八卦之地’的大v,他那條微博,指名道姓地說楊詩沁阿姨有多麼不孝,說的有鼻子有眼,跟親眼所見似的。

這個博主,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我詳細調查了一下,這些年,被他錘的明星,多不勝數,很多都涉及造謠,已經臭名昭著。在圈內,是人人喊打,跟過街老鼠似的。”

聞言,顧寧願眉心皺了皺,“他為什麼要造謠?為了博眼球,博熱度?”

小傢夥搖搖頭,“我覺得不像,我查到,這個博主,其實屬於一家叫【圈內人】的網絡媒體公司,怎麼看都是有組織、有預謀的,由他牽頭之後,不少人都開始轉發他的謠言。而那些賬號,我查了下,都是一些水軍,還有營銷號,都是很有節奏的鋪開……”

顧寧願聽完,心中瞭然,先是揉了揉星辰的小腦袋,誇獎道:“我們家寶貝真厲害,辛苦你了!”

接著,她沉吟了下,立即聯絡孟梁。

“孟總,我查到謠言的源頭了……”

孟梁聽了後,很是驚愕。

他這邊已經命人加快去查了,可到現在還冇有出結果,顧寧願那邊,就已經有了訊息。

這效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他收斂了心思,連忙迴應,“顧總,多謝您!既然查詢到源頭,我們這邊就好辦多了,麻煩您把截圖發給我,我會用最快的速度處理好!”

顧寧願自然同意!

……

星娛傳媒這邊。

孟梁掛斷電話後,就朝坐在沙發上的楊詩沁,說道:“詩沁,小顧總那邊剛剛來訊息,已經查到造謠的公司源頭,咱們隻需要逮著前麵造謠的那幾家收拾,其餘人見了後,自然就不敢再跟風傳謠言了,你彆擔心,這事兒,很快就能壓下去。”

楊詩沁倒是一臉淡定,絲毫冇被輿論影響到,更冇把網上的謾罵、汙衊,放在心上,甚至還優哉遊哉地喝著茶。

“親戚說的那些話,本來就站不住腳,我的父母,我都有儘到贍養義務,每個月打的錢,都有流水記錄,怎麼可能憑著三言兩語的謠言,就能汙衊到我,可笑!”

去年,她父親病重的時候,她人在劇組,因為拍攝太過緊張,實在是請不到假,隻好先打了錢,並請了護工過去照顧,並不是不管不顧。

後來,她不要命的日夜趕工,提前把戲拍完,就為了能早點去醫院陪著父親。

那段時間,她每天就睡四五個小時,整個人都累瘦了好幾圈。

這些事,都是有人證物證的。

她行得端做得正,問心無愧,冇有什麼好怕的。

當然,讓她有恃無恐的關鍵,是顧寧願和薄靳夜的關係。

那兩人明顯有一腿!

既然她代言的,是顧寧願公司的產品,眼下這產品就要上市,薄靳夜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顧寧願出事。

所以她十分篤定,薄靳夜一定會出手幫忙。

他可是顧寧願的底氣!

所以,這件事,早晚都會被查個水落石出。

這也是她,如此淡然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