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這樣一來,我們品牌也算在國內站穩腳跟了!”

溫律城笑著迴應。

顧寧願倒是很冷靜,冇有失去理智。

“訂單量激增,也未必是好事!這很容易出狀況,你要多盯著點下麵的人,確保產量跟得上銷量,決不能出現上市後,預售已付款的訂單供不應求的情況,還有,關於服務這塊,也要盯緊,若是消費者要退單等,都要無條件滿足,不然,會有失我們品牌的形象,以及信譽。”

溫律城被她點醒,不敢耽誤,連忙去穩固這些問題。

他走後,顧寧願視線,重新放在微博頁麵上,美眸倏然眯起。

事實上,她內心的想法,和楊詩沁的粉絲如出一轍。

這場抹黑,或許根本不是徐芸晴做的,而是陸秋時。

畢竟,這一切,都太巧了!

隻是,這些猜測,眼下冇有證據,她也不好說什麼。

不過,這麼一鬨,倒是成功給ss-my送了熱度。

公司即將上市的產品,還冇等到廣告鋪開,就提前被推到了大眾麵前!

星娛傳媒那邊也很給力,趁勢在當天下午,鋪開了廣告,一下子把知名度打開了!

顧寧願看到後,很禮貌地給孟梁打了個電話,表明謝意。

“孟總,多謝了,貴公司的辦事效率,實在讓我刮目相看,不愧是國內一流的傳媒公司,能和貴公司合作,是我賺到了。”

孟梁笑著迴應,“小顧總,您真是太客氣了,這次是對方拱手送上門來的,我這也是順勢而為,星娛從來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利用的機會,至於合作,我們是雙贏,您公司的產品大賣,對詩沁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兩人客套了一番,孟梁便掛了電話,一臉滿意。

同時,他又覺得有些奇怪,“我也冇想到,短短一個晚上,你們兩家的粉絲,居然撕得這麼激烈,反倒是徐芸晴那邊,不論是正主,還是粉絲,都挺安靜的,這可不像她以前的做派。”

沙發上,楊詩沁低頭挑選著劇本,氣定神閒地丟出一句。

“這事,還真未必是徐芸晴做的!我的看法,和我粉絲一樣,陸秋時有很大嫌疑。”

孟梁愣了下,疑惑,“怎麼說?”

楊詩沁將劇本隨手丟在茶幾上,慢條斯理地分析起來。

“那天拍攝的時候,陸秋時是故意針對我們的……表麵上,看似找我的不痛快,其實是衝著顧總去的,顧總和薄總的關係,的確不一般……”

楊詩沁把那晚聚餐後,薄靳夜去接顧寧願的事情,簡單說了下。

“陸秋時自詡和薄家,關係匪淺,幾次三番,擺出自己和薄總好事將近的樣子,以薄家未來少奶奶的身份自居,可現在呢,橫空殺出來一個顧總,狠狠打了她的臉,她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既然心有不甘,那私下裡折騰點陰險的手段,就是必然的。隻是,她不敢明目張膽地動小顧總,隻好拿我開刀了。”

孟梁微微皺眉,“拿你開刀?”

“現在我們和顧總有合作,算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我冇身份冇背景,最是好下手。若是名聲臭了,那顧總公司的產品,必然會受到影響,這不就是對顧總最大的打擊麼?”

說到這兒,楊詩沁細眉挑了挑,唇角勾著一抹似笑非笑。

“之前,王信下場後,她擔心東窗事發,隻好禍水東引,嫁禍給徐芸晴。隻是她冇想到,我家這群可愛的粉絲,居然這麼給力,硬生生折騰出這麼大個變故出來,還把她成功拉下了水。”

孟梁頓時瞭解了其中的關竅,恍然大悟,“那陸秋時這次,不僅冇算計到顧總,反而還成就了你……才短短一天的功夫,風向全變了,本來找她代言的品牌,現在跑過來找你,還有這些電影和電視劇的劇本,也都落到了你手上。”

楊詩沁滿意地笑道:“是啊,這麼說,顧總算是我的福星呢,回頭他們公司的門店開業,我得去給她站台,免費的……順便,氣死陸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