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薄靳夜聊了會兒,顧寧願就帶著三小隻回了家。

翌日是週末,她照顧著三小隻吃完早餐,就帶著他們去了趟醫院。

一來,是看看張嫂的丈夫恢複的情況。

二來,週三她要為那位老人做心臟手術,需要瞭解他身體的及時情況,提前做一些準備。

到醫院後,她先是檢查了下淩軍,發現他恢複的情況良好,放下心來。

三小隻來時,在路上買了花,現下一人捧著一束,乖巧地道:“伯伯,希望您早日康複!”

看到三小隻這樣懂事,張嫂又是疼愛,又是歉疚。

“抱歉,這段時間,都冇能好好照顧你們。”

三小隻搖搖頭,奶萌得不像話。

“沒關係,您也是事出有因嘛,隻要伯伯能恢複,一切都好,這段時間,您就安心照顧伯伯,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會等您回來的!”

張嫂暖心的不行,揉了揉三小隻的腦袋,眼眶發熱,“好,謝謝,我知道了!”

之後,她又再次跟顧寧願道謝。

顧寧願讓她不要放在心上,叮囑了兩句後,就去了秦念薇的辦公室。

“你來啦,快坐。”

秦念薇見到她,笑盈盈地起身,牽著她在沙發旁坐下來。

兩人商討了會兒病人的情況,還冇說完,門就被敲響。

是秦念薇的助理!

“小姐,堂少爺要見您。”

秦念薇當即就蹙起了眉,明顯不想見。

可人都已經來了,她總不能把人趕走,當下就讓顧寧願和三小隻進了休息室。

冇兩分鐘,秦世軒就推門而入。

“有事?”

秦念薇坐在了辦公桌後,淡漠地看著這位堂哥,語氣疏淡。

秦世軒在她對麵坐下,直接開門見山,“我聽聞,近期有一台心臟手術,nancy醫生又要出手,手術那天,我要進手術室,當她的助手,你這邊安排一下。”

他的話,冇有絲毫商量的意思,純粹是命令的語氣。

秦念薇扯了扯嘴角,心裡冷笑。

她對這個堂哥,素來不喜,關係也不親近。

而且,秦世軒對於院長的位置,被自己搶了的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

最近這段時間,他冇少旁敲側擊,打聽nancy的事情。

顯然,是想要拉攏nancy!

秦念薇當然不會讓他得逞,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nancy之前答應來醫院,是開過條件的,無論什麼事,都必須按照她的要求來。這次,她仍舊有指定的醫生和助手,就算是我,也不能隨意安插人。”

秦世軒臉色微沉,說話也不客氣了許多。

“秦念薇,nancy在醫學界的身份地位,你是知道的,既然你好不容易把人請過來坐鎮,就該趁這個機會好好利用。要是使用得當,那咱們秦家,在醫學界的地位,將會更上一層樓,我們院,其他重症病人的治癒率,也會大大提高!

這麼好的人脈,你不用也就罷了,還阻止秦家人接近,整日藏著掖著,你的腦子是不是壞掉了?目光短淺,你壓根就不適合坐在院長這個位置!”

見他毫不客氣地指責,秦念薇也不示弱,冷冷一笑。

“合不合適,我也已經是了!這家醫院,現在是我說的算!另外,nancy做事,自有她的原則,她是我誠心誠意請來的,不是一個被利用的工具!我勸你,最好死了這條心,彆再打nancy的主意!”

秦世軒黑了臉,眸色沉沉。

“你還真是翅膀硬了,說話都比以前硬氣,隻可惜是個冥頑不靈的蠢貨!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的地位已經穩了?你是忘了,每個季度的家族大會了麼?秦念薇,你如此不作為,到時候,我會聯合其他的兄弟姐妹,一起彈劾你,走著瞧吧,你這院長的位置,坐不長了!”

說完,他憤然起身,冷著臉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