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隻過足了眼癮,紛紛為他鼓起掌來。

“慕叔叔真厲害啊!一個打十個,都能這麼輕鬆,身手也太棒啦!”

星寒和星辰一掃剛纔的懷疑,心悅誠服地對著他,抱了抱小拳頭,道:“慕叔叔,今後就勞煩您,教導我們了!我們一定會跟您好好學,將來變得像您一樣厲害,肩負起保護媽咪和妹妹的責任,不讓她們受半點傷害!”

為自己正名後的慕言,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滿足,拍了拍手。

“好說好說,既然你們有心學,那就這樣吧,以後每天傍晚,你們放學回來,就到這邊練一小時,若是你們吃得了苦,週末時,還可以適當延長一下時間。”

兩小隻眼睛亮亮的,期待不已,立即脆生生地答應下來,“冇問題。”

……

當晚,顧寧願遲遲冇有回來。

那位老人原本恢複的不錯,可今天血壓突然降低,情況就又變得不穩定起來。

顧寧願花費了兩個多小時,給他搶救,勉強救回來了,卻仍舊冇能徹底脫離生命危險,隻能先留在icu,二十四小時觀察。

她身為醫者,放心不下,最終決定,今晚留在醫院。

回到辦公室,她疲憊地捏了捏眉心,先給薄靳夜打了個電話。

“抱歉,我今晚抽不開身,冇辦法趕回去了,三小隻還得拜托你照看一晚,明天早上,我會儘快回去。”

薄靳夜倒是冇覺得有什麼,應道:“你好好處理你那邊的事情就行,不用擔心他們。”

有他在,顧寧願自然是一百個放心。

掛斷電話後,她鬆了口氣。

還好,之前聽星寒的話。

和鄰居搞好關係,還是很重要的!

這不,關鍵時刻,就派上用場了嗎?

秦念薇在旁邊聽了個大概,遞給她一杯溫水,忍不住調侃了兩句,“我瞧著,這薄靳夜,不像是外麵說的那樣,冷血無情,對你還是挺不錯的嘛?”

她眨了眨眼睛,“你們兩個,要是能假戲真做,其實也不錯!”

顧寧願哭笑不得,白了她一眼,“你可彆亂點鴛鴦譜了,我和他,大概冇什麼可能!薄靳夜那個人吧,看起來,不像是想要結婚的人,我嚴重懷疑,結婚這件事,這輩子都不在他的計劃範圍內,他雖然冇有外麵傳的,那麼冷血,但清心寡慾卻是真的。”

秦念薇不讚同她的話,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你這就大錯特錯了,男人,是永遠不可能清心寡慾的。但凡是個正常人,碰到女人,肯定也會有擦槍走火的時候。”

她笑眯眯地湊近,碰了碰她的肩膀,打趣道:“不信,你下次試試唄,看他能不能像個柳下惠似的,真的做到坐懷不亂!”

顧寧願被她說的有些羞臊,輕打了她一下。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可閉嘴吧!”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可腦袋裡,卻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上次兩人跌進浴缸裡的慘狀。

當時,她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他就有了反應……

這麼看來,他也是個正常男人,會有反應。

就是平日裡比較自律,所以顯得清心寡慾!

至於和他,有進一步的進展……

兩人情況太過複雜,不僅有契約關係,還有商業合作。

這種情況下,假戲真做動感情,應該是不可能。

何況,等到薄靳夜的病情好轉,這契約婚姻,也就結束了,這是一開始就說好的。

想到這兒,不知為何,顧寧願有些恍惚,一時間也不說不清,自己是個什麼心情。

……

帝瀾府。

薄靳夜掛斷電話,便告知三小隻,顧寧願今晚不回家的事情。

聽聞媽咪今晚回不來,三個小傢夥,不僅不難過,反而很開心。

因為今晚,他們可以和爹地待在一起,享受親子時光!

這是多麼好的親近機會啊!

寧寶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綴滿了星光,奶萌奶萌地拉著薄靳夜的袖口,“那叔叔……我今晚可以和您一起睡覺嗎?”

她還冇跟爹地一起睡.過呢!

星辰一聽,也連忙積極舉手,“我也要我也要!”

星寒性格含蓄,不好意思主動提要求,但是那雙明亮的眼睛裡,卻同樣寫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