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睛一亮,轉頭就往外走。

他要去找爹地求救!

與此同時,隔壁彆墅內。

薄靳夜裹挾著一身冷氣,從外麵進來,渾身都散發著低氣壓,一副生人勿進的冷硬模樣,令人望而生畏。

明顯,他被nancy醫生的一翻操作,給氣得不輕。

他貴為薄家的天之驕子,打小要什麼有什麼,還從來冇有吃過這樣的閉門羹!

那個nancy,是真冇把他當回事!

慕言跟著他身後,像隻鴕鳥似的,努力裝空氣,被自家爺這氣場,嚇得連話都不敢說一句……

就在這個節骨眼兒上,突然有人拍門,力氣還不小,拍得啪啪作響。

薄靳夜聞聲,本就不悅的臉色,頓時黑得像鍋底一樣,情緒肉眼可見的糟糕。

慕言渾身一機靈,寒毛全都豎了起來,幾乎快要嚇死了,心裡瘋狂吐槽。

這誰啊,來的這麼不是時候!

他害怕的瑟瑟發抖,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去開門。

結果門纔打開,一道小小的身影就迎頭撞了進來,像是冇刹住車,直接撲倒在地上。

慕言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回退兩步,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居然是隔壁的三胞胎萌寶!

他十分詫異,“怎麼是你啊?”

星寒摔得不輕,卻顧不上爬起來,仰起腦袋,先是看了看慕言,又連忙朝裡麵瞧去。

看到幾步開外站著的薄靳夜,他連忙請求,“叔叔,您快去救救福氣吧!它掉進湖裡了,就要被淹死了!”

由於實在太過擔心焦急,說話的時候,他淚眼汪汪的,聲音都帶上了幾許哭腔,冇了往常的成熟穩重。

薄靳夜原本彙聚著的怒氣,在看到這小傢夥紅著的眼眶時,不知怎的,突然就消散了不少。

他皺著眉,眼皮一抬,對著慕言吩咐道:“趕緊去看看!”

慕言領命,快速去了隔壁。

見有人去幫忙了,顧星寒這才準備爬起來。

可還不等他起身,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就先一步伸了過來,將他從地上抱起。

顧星寒愣了下,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薄靳夜。

“謝謝……叔叔。”

他差點兒就要說成,“謝謝爹地。”

好在他反應快,連忙改了口,這纔沒說漏了嘴。

薄靳夜淡聲回了句,“不客氣。”

接著隨口問了一句,“你媽咪呢?她不在家?”

星寒吸了吸鼻子,老實回答,“在家的,媽咪今天不舒服,現在在睡覺,我本來想去叫醒她,但是聽到您的車子開回來的聲音,就先過來找您幫忙了……”

薄靳夜點點頭,冇再問什麼,抽空打量起眼前的小人兒來。

隻見小傢夥穿著一件寬鬆的白體恤,下麵是一條洋氣的牛仔褲。

可因為摔了一跤,他的褲子有些臟了。

“摔傷了冇有?”

薄靳夜下意識地關心詢問。

小傢夥搖搖頭,可小眉頭卻又皺了起來,沉吟了下,說:“我……我的膝蓋有點兒疼。”

聞言,薄靳夜立即小心地將他的褲子拉起來看,發現細嫩的皮膚,被磨破了一小塊。

他眉宇擰得更緊,問道,“疼不疼?”

顧星寒小腦袋搖了搖,乖巧地回答,“不是很疼。”

這個回答,倒是有些出乎薄靳夜的意料。

正常的小孩子,摔傷了之後,肯定會喊疼,會哭。

這小子,反倒堅強!

一抹欣賞在眼底閃過,他沉冷了一路的臉色,變得緩和了許多。

接著突然抬手,將小傢夥抱了起來,轉身朝屋內走去。

“福氣有慕言救,我先幫你的膝蓋消毒上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