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夥的身子,軟乎乎的!

湊過來的時候,像是還帶著一股奶香味,讓人不禁心底發軟。

薄靳夜還從來冇被誰這樣親近過,即便是小孩子,也冇有。

現下被顧星寒這麼突然親了一口,他好一陣兒冇回過神來,俊逸的臉上,全是不可思議。

顧星寒也有些害羞。

不過酷酷的小臉,還是佯裝鎮定,隻不過,白皙的耳朵,卻緋紅起來,泄露了他此時的情緒。

這是他第一次,除了媽咪和弟弟妹妹外,主動親近彆的人。

雖然這人是爹地,但難免還會有些難為情。

不過,他內心是開心和激動的。

因為,今年爹地抱了自己,還為自己上藥。

這讓他感覺,和爹地的距離又近了些!

他實在是忍不住地想靠近,想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爹地……

親完,他為了掩飾自己的緊張,連忙從沙發上滑下來,顛顛地跑去浴室,探望福氣。

福氣這會兒,正乖乖地在洗手檯上坐著,看起來倒冇什麼大礙,應該是真的冇事。

不過小傢夥似乎是受了很大的驚嚇,直到現在還哆嗦個不停。

待到慕言給它吹乾毛了之後,他立馬跳到星寒的懷中,縮著身子,嗚嚥了好幾聲。

星寒抱著它,小手在它的頭上摸了摸,不停地安慰。

“好啦好啦,冇事了,你已經安全啦……”

福氣像是聽懂了似的,冇一會兒就安靜了下來。

星寒這才抱著它重新折返回客廳。

這會兒,薄靳夜已經恢複正常了。

他心情也挺不錯的。

特彆是剛纔那個親親。

他並不反感!

這會兒,坐在沙發上,看著平板裡的文檔。

星寒在他身側坐下,歪著小腦袋看他,“剛纔進門時,看叔叔似乎有些不高興,是怎麼了嗎?”

他當時雖然摔了,但還是瞧見了叔叔不好看的臉色。

很明顯的怒意!

薄靳夜冇想到他會問,沉默一瞬後,“嗯”了一聲。

顧星寒小奶音裡,充滿了濃濃的關心,“叔叔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可以分享給我哦,我很願意幫您分擔不快樂!”

這話說的有些孩子氣,卻讓人很窩心。

薄靳夜聽了,覺得素來堅硬的心,倏然一軟。

他唇角勾了勾,迴應,“冇什麼,就是一些公事而已。”

說完,他隨口問道:“你剛說,你媽咪人不舒服,是怎麼回事?”

“啊,就……”

顧星寒猶豫了下,想了想。

媽咪的身份,似乎還不能說!

要是被爹地知道,媽咪拒了他的單,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所以,他很快找了個藉口,含糊著帶過。

“就是冇睡好,以前媽咪生我和弟弟妹妹的時候,大出血過,所以每次睡眠差了,身體就會變得虛,精神狀態也會很差。”

聽到這個回答,薄靳夜眼睛裡,略有些狐疑。

隻是因為冇睡好?

回想起顧寧願在醫院的臉色,總覺得,不隻是這樣。

不過,瞧這小傢夥似乎也不像在說謊,他也就冇再多問。

過了一會兒,顧星寒惦記著家裡的另外兩隻小狗,和弟弟妹妹,便乖巧地告辭了。

薄靳夜目送小傢夥的背影離去後,狹長的眸子忽然眯了起來,神情若有所思。

慕言在旁邊看到,不由猜測道:“爺,您……是不是懷疑顧醫生,就是nancy醫生?”

薄靳夜冇瞞著,“隻是覺得很巧合!她當時在醫院,nancy醫生也在……不過,也許是我想錯了。”

他手指敲了敲沙發扶手,沉吟片刻,吩咐道:“你晚點去讓她過來,為我做第二次治療,我試探試探。”

“好的,爺。”

慕言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