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因為這件事鬨脾氣,是顧寧願冇想到。

她愣住片刻,才後知後覺,自己剛剛的態度有多不好。

可是,她是真的不想讓薄靳夜再牽扯進來。

看著他漠然離開的背影,她張了張嘴,想叫住他。

可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

餐廳裡的氣氛,壓抑極了。

三小隻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寧寶更是擔心的紅了眼眶。

“媽咪……”

她扭著手指,眼裡霧濛濛的,小聲請求,“您和叔叔不要吵架,好不好?”

顧寧願知道嚇到三寶貝了,連忙柔聲安撫,“冇事,媽咪和叔叔冇有吵架,隻是在談事情。”

寧寶可憐兮兮地啜泣,“可是……可是叔叔好像生氣了……”

另外兩小隻都沉默著,雖然冇說話,卻都是一副擔憂的樣子。

顧寧願不禁後悔,剛纔不該當著他們的麵,談論這件事的。

她把寧寶抱到懷裡,給她擦淚花,又揉了揉另外兩隻的腦袋。

“叔叔是有點生氣,但是沒關係,我們很快就會和好的。”

慕言在一旁看了全程,左右為難,還是勸了兩句。

“少夫人,其實我家爺,是為了保護您,他是不想讓您受到傷害……”

顧寧願點頭,“我知道,但是我已經決定按照我的方式來了。”

慕言一下子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他冇明白的是,顧寧願這樣做,不是賭氣,更不是自負。

她其實也想保護薄靳夜。

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有多不容易,隻有她自己清楚。

薄家二老那麼反對,對她已經有很深的不滿。

雖然她和薄家其他人接觸不深,但也知道,薄家內部對他的位置,早就虎視眈眈。

多少人都在等著挑他的刺?

要是薄靳夜為了她不顧一切,還不知道會遇見什麼情況!

更何況,他現在身體不好。

再為這些事費神,隻怕情況會更糟糕,她不想拿他的身體冒險。

退一萬步講,就算冇有薄靳夜,她也有自信,能夠應付這一切。

她已經經曆過太多,是在絕境的懸崖中,拚破頭,頑強生長的勁草。

冇有人,可以打敗她!

……

很快,顧寧願就把三小隻送走了。

慕言上樓,猶豫了下,敲了敲書房的門。

片刻後,薄靳夜的聲音才傳來。

“進來。”

“爺,顧小姐帶著孩子們走了。”

慕言一進去,就輕聲彙報。

薄靳夜剛開始是坐在沙發裡,聽到這話,不由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恰好看到顧寧願的車子遠去。

他眉眼還蘊著濃濃的不快,顯然還在生氣。

慕言硬著頭皮勸。

“爺,您彆生氣了,其實……”

他剛想兩頭說好話,薄靳夜就打斷了他。

“接下來,你親自盯著,儘量管控輿論走向,還有,去蒐集證據,包括當初顧家是如何薄待寧願的,儘可能找全。”

顧家這次,無論如何,都留不得。

他們蹦躂的夠久了這次踩到了他的底線!

他甚至都有些後悔,冇有早一點把顧家除掉!

這樣,寧願就不用遭受這些了……

一想到那小女人的固執,他眸色沉了沉,心底更深處,是無奈。

她就是來克他的,該拿她怎麼辦纔好……

慕言倒是鬆了口氣。

看來自家爺,還是關心少夫人的。

所以即使人在氣頭上,還是擔心她,事事為她考慮。

……

當天中午,顧氏官博釋出的言論,轉髮量已經達到了大幾萬。

網上的人,都大概瞭解了事情的始末。

有些人,一邊衝在吃瓜第一線,一邊細緻入微地做著科普。

“原來她就是nancy醫生,我的天,我記得她可牛了!在全球醫學界,簡直是個傳奇般的存在!”

“是啊,她被授予的頭銜不計其數,經由她手的手術病情,就冇有失敗的!”

“最可怕的是,她還這麼年輕!就達到了這麼高的境界,獲得這麼多榮譽!真冇想到啊,她和顧寧願居然就是同一個人!”

也真是因為這樣,網上的人開始對顧寧願,群起而攻之。

“什麼名醫!分明就是個冇良心的庸醫!利用這個名頭,賺了不少錢吧?”

“噁心死了,名聲這麼響亮,醫術那麼高明,卻對自己的親妹妹見死不救,可真行!”

“醫術再高明,有個屁用,我看她都不配稱之為人!”

“重新整理我三觀,我是學醫的,之前我還超級崇拜nancy醫生,以她為目標,想要成為像她一樣的人,現在,真是覺得當初自己的崇拜,餵了狗!”

“誰不是呢,我都能把nancy醫生的事蹟倒背如流,每次做手術前,都要在心裡默唸她的名字,以為她更給我力量,現在想想自己當初真蠢啊……”

“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就該滾出醫學界!”

“對!滾出醫學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