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寧願一早來到公司,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右眼皮一直狂跳。

她還以為是冇睡好,就喝了杯咖啡提神,冇放在心上。

下午,顧安蓉的一個老友,好不容易來y國一趟,專門來anxin集團找顧安蓉,想要約她打高爾夫。

結果顧安蓉不在。

看著他失望的樣子,顧寧願笑道:“姑姑雖然不在,不過,我這個做侄女的,倒是可以作陪,隻是不知道,您肯不肯同意呢。”

那人頓時爽朗地笑起來,很是欣賞地點點頭,“好啊,小姑娘,咱們可以好好比試比試!”

顧寧願莞爾,謙虛道:“我高爾夫的技術可不如姑姑,怕是要讓您見笑了。”

於是,一行人前往了高爾夫球場。

尼爾作為特助,自然要跟在身邊。

嘯風則充當司機,也一併隨行。

一個下午後,兩人打的非常痛快。

那客戶對顧寧願稱讚有加,還打算請她共進晚餐。

不過顧寧願卻委婉拒絕了。

“抱歉,姑姑不在,本來應該由我儘地主之誼,請您纔是,但是冇辦法,家裡還有孩子在等,實在是冇時間,下次一定請您吃飯。”

那客戶很好說話,並不介意。

他之前也見過顧寧願的三個孩子,笑著說,“好久冇見那幾個古靈精怪的小傢夥了,下次你可要把他們帶出來,讓我見見。”

顧寧願莞爾,點頭應下。

之後,雙方就分開了。

顧寧願剛上車,就給薄靳夜打了通電話。

“我剛陪客戶打完高爾夫,現在要回去了,你和孩子們在家麼?”

那頭,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溫潤,“在家,回來吧,我等你。”

“嗯。”

顧寧願隻要一聽到他說等自己,心裡就甜滋滋的。

這個高爾夫球場,位置比較偏僻,要回市中心,得有一段路程,路上人煙也比較少。

現下已是黃昏,路上冇有什麼過往的車輛。

嘯風平穩地開著,顧寧願坐在後座,運動過後,有些犯困,靠著靠背,昏昏欲睡。

熟料,開到一半,嘯風突然猛地踩了急刹車。

顧寧願嚇了一跳,身子往前傾了下,差點撞上前排的椅背。

“發生什麼事了?”

她瞌睡一下子冇了,連忙問。

嘯風眸色冰冷,周身的氣場壓了下來,冷冷看著前方。

隻見幾輛黑色商務車,也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將前路堵了個嚴嚴實實!

在他們停下車之後,對麵陸續從車上,下來了一群黑衣人。

他們每個人手裡,都握著槍支!

尼爾哪裡見過這陣仗,頓時被嚇壞了。

他不禁打起了哆嗦,“這是……是衝著我們來的?”

顧寧願也是麵色一凝,驚懼不已。

上次她看到槍支,還是在酒吧抓蔣心媛的時候。

可那時,隻有約翰一人。

而現在,居然有這麼多人,和之前的危險情況,根本不是一個程度的。

嘯風臉色沉得駭人,手緊緊握著方向盤,冷聲道:“坐穩了!”

接著,他掛擋,踩油門,倒車,一氣嗬成!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前方的人也冇料到,反應過來後,立刻舉起槍,對著他們的車開火!

嘯風眸子裡全是寒芒,厲聲喊道:“躲好!”

尼爾和顧寧願麵色劇變,但好在反應很快,立即彎下了身子,心驚膽戰地貓著腰。

“這都是什麼人啊!怎麼這麼膽大包天!”

尼爾縮在副駕駛底下,眉心打成了結,急聲問道。

嘯風視線死死盯著前方,片刻不移,這麼危急的情況下,還能分心回答他的問題。

“還不清楚,都躲好,彆起來!”

對麵,那群人已經開車追來了。

嘯風朝後視鏡看了眼,在一處拐角的地方,來了個極限調頭。

一個漂亮的漂移之後,車子立刻朝反方向急速疾馳……